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利息

正文 第二十八章 利息

    孟凡捡起滚落脚边妩媚女子的头颅,扔向吴家白脸公子。

    “三年前,一场大火烧死十名族人。有的已是垂暮老人,有的还是黄发婴孩。今天我便向你讨要利息。”

    “两名随从的性命,再加上你这个吴家公子的性命,支付利息还是足够了。”

    妩媚女子的头颅被孟凡抛至空中后,又是一道剑芒扫过。

    啪!

    头颅瞬间被切割成碎末,血雾弥漫在空气之中。

    “很好,你很好。杀了野人屠还不够,竟然敢杀我的小妾。今天,你必死。”白脸公子愤怒了,这次前来大山是为了家族任务,没想到任务没完成,反倒丢了两名随从的性命。若是传到家族人的耳朵里,自己在家族中的地位怕是要下降不少。

    “等我杀了你,提着你的头颅回归家族,方能抵消一些影响。”

    孟凡手臂轻抖,将纯钧宝剑上的血迹抖去。

    “你们的血太脏,侮辱了我的宝剑。”

    抬起如鹰般的眼神,盯着白脸公子看,似乎今日必杀他。

    两人都对对方抱着必杀的绝心。

    “野人,杂种。毁掉了我三年来培养的利刃和鼎炉,你万死不足抵消,我要将你的部落全部屠尽,方能解我心头之恨。”白脸公子语气阴冷地说道。

    “你不会有这个机会的。”孟凡迎风而立,手中的宝剑闪出一道道寒芒。

    白脸公子将虬龙瓷壶托在手中,旋开瓷壶的瓷盖。

    瓷壶中液体黝黑如墨,粘稠如浆,并在壶中不断轻微颤动。好似拥有生命一般,要从虬龙瓷壶中逃脱出来。

    白脸公子冲着瓷壶张口一吹,一条火舌从他的嘴中飞入虬龙瓷壶内。并迅速旋紧瓷盖。

    他脸上血色全无,却涌现出一股残忍的神色。

    只听见虬龙瓷壶中传出轻微的咆哮声,似狈似狻。

    “死吧!”白脸公子左手紧抓壶耳,右手顶在虬龙瓷壶之上。一股精神力涌出,虬龙瓷壶发出“嗡嗡”的轻鸣声。

    轰!

    一道巨大的火龙从虬龙瓷壶的壶嘴中喷出,火威凶猛,生生不息。

    孟凡面露凝重之色,手中宝剑微微震动,似在回应他。

    抬手,向着火龙一剑砍去。

    刺啦!

    火龙被破开一道巨大的口子,从中间裂开。

    然而火龙源源不断,生生不息,即使被孟凡斩断也能迅速得到补充。重新化回一条奔涌恐怖的火焰巨龙。

    刺啦!

    孟凡又斩出一剑,这一剑带着一丝浩然剑气,隐隐地要将火龙压制。

    火龙得到补充,再次扑上前来。

    “野人,杂种,被神火燃尽吧,葬身于我的火龙之下,成为我手下的亡魂。”白脸公子依旧手持虬龙瓷壶,不停地释放火龙,“等你死后,我会让你的族人一起下去陪你。啊不,强壮的男姓卖去做奴隶,漂亮的女性好好玩弄一番,再卖到黑市,定会有个好价格。”

    孟凡的脸上无喜无悲,似乎是陷入了一种非常玄妙的境界当中,只是不停地挥剑,一剑一剑地向前斩去。

    每一剑都是浩气长存,每一剑都是正中不阿。

    破开不断涌来的火龙的力量正是浩然剑气的恐怖威力。

    白脸公子的额头已经布满汗水,如此不计代价地释放火龙,对他来说也是一种巨大的负担。

    “今天你必须死在这里。”他愤怒地咆哮,咬破舌尖,喷出一口精血。

    虬龙瓷壶吸收了他的精血,闪出一道妖异的酒红色光芒。

    第二道火龙从虬龙瓷壶的壶嘴中涌出,张开血盆大口,裹挟着无上火威朝孟凡狠狠咬来。

    孟凡依旧是简单地挥动宝剑,不过却是高举过头顶,再狠狠地砍下。

    浩然剑气尽数爆发!

    一道淡金色的剑芒吞吐,让日月惧其色,让天地恐其威。

    两道巨大的火龙被浩然剑气撕裂开来,剑势依旧不停,只听见一声“嚓”!

    鲜血四溅。

    随后是一道坚硬之物砸落在地的声音。

    “啊!”

    白脸公子捂着左手手腕处,厉声尖叫。只见他的左手手腕处光滑如镜,血流不止。赫然是被一剑斩掉了手掌。

    “啊!我要宰了你,我要你不得好死。”白脸公子因为剧烈的疼痛已经面目狰狞,左手手腕处的鲜血流淌不止。

    “聒噪”

    孟凡走到他的近前,举起纯钧宝剑,一股浩然剑气将他压制地跪在地上,抬不起头来。

    “你若是杀了我,你也逃不掉的。家族会为我报仇的。到时候,就不光要你一人陪葬,还有你的家族,你的所有亲属。”白脸公子跪在地上,痛苦地嘶吼道。

    “你若是不杀我,我可以向你保证......”

    “可以保证我依旧是死,对吗?”孟凡又不是第一次杀人,自然知道斩草要除根,杀人要灭迹的道理。

    不论对方说的多好听,都不值得自己去冒这个风险。

    宝剑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

    “既然要死,那我们就一起吧。你也别想活下去。”白脸公子眼眶爆裂,瞪如铜铃。

    伸出右手,要将虬龙瓷壶里的全部神油尽数引爆。

    “孟凡,快阻止他!”小狐狸惊恐地大叫,明显是嗅到了危险的味道。

    虬龙瓷壶里尚存有大量神油,一旦被点燃,会产生恐怖的爆炸,方圆五里怕是会被夷为平地。

    只见孟凡口中喷吐出一道淡金色的剑气,冲到白脸公子的近前,将他的右手手掌割掉。同时,孟凡从怀中拿出两枚铁青色的丹药,强行塞进他的嘴里。

    “咕噜”

    白脸公子竟然将之咽了下去。

    “你喂我吃的是什么?”他恐惧地问道。

    “白家天雷丹。”

    说完,孟凡捡起地上的虬龙瓷壶,掉头就跑。

    “杂种,野人,我诅咒你不得好......”

    白脸公子的嘶吼还未说完,便被一声剧烈的爆炸声所掩盖。

    砰!

    原地只留下一个半径五米的坑洞,再也见不到白脸公子的身影。

    “哎,可惜了。他身上应该不止瓷壶这一件宝贝。”孟凡有些失望地说道。

    “那个,小凡子。我刚才趁他不注意,将他的储物袋“借”了过来。里面说不定会有你想要的东西。”小狐狸飞到孟凡的面前,有些害羞地说道。

    “真是爱死你了,木啊。”孟凡将小狐狸抓到面前,对着脸颊猛亲了一口。

    却听见小狐狸满脸嫌弃甚至有点惊恐地说道:“本神是公的,你不要乱来,我对雄性没兴趣的。”

    孟凡满脑袋黑线,恨不得一拳打过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