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七章 药浴
    “猴崽子们不要乱跑了,都过来进行药浴,晚上再睡个好觉,将来保证比凶兽都要强壮。”一位老人坐在老槐树下笑着说道。

    “嗷……不!”一群孩子闻听全都惨叫了起来,落荒而逃,躲向村中各处。

    “一群猴崽子,身在福中不知福,那可是难得的大补药,若能持之以恒的药浴,可让你们的筋骨、力量、爆发力媲美巨兽。”大人们数落,像抓小鸡仔般开始捉自家的熊孩子。

    “疼啊,我不想药浴,上次跟刀割似的。”

    “阿爸松手,我不想再被煮熟了,你看我手上的红印还没消退呢。”

    一群猴崽子激烈反抗,有的爬上树杈,有的躲上屋顶,奈何小胳膊扭不过大腿,全都被抓了回来。

    “孟凡,药浴是什么?”突然小狐狸的声音在脑海里回响。

    “就是......”孟凡正欲解释却发现有些族里的老人狐疑地望着自己。

    孟凡立马改口,“就是,就是。这群猴崽子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要不是我超过了年龄,我还想再进行一次药浴洗礼呢。”

    “孟凡,你只要在心里想要说的话,我便可以得知。”小狐狸的声音又在脑海里回响。

    孟凡点了点头,心想,这读心术还真好用,下次就是磨也要让小狐狸教自己。

    “药浴就是用从猎杀的凶兽体内取出的少许真血,非常珍贵的真血,配合上一些药草,在族里祖传的铜鼎中熬制,再将人丢进去与混合后的配方一起熬炼。无论是对大人还是对孩子,都能明显增强体质,不过还是对于孩子的作用要大一些。”孟凡如是想道。

    “哦,和我们神族的养胎术差不多嘛。”小狐狸淡然地说道。

    “等以后你的孩子快出生了,本神便教你养胎术,保准孩子一出生就跟头小兽一般。”

    孟凡没有听说过养胎术,却觉得一定是什么了不起的法术。

    在操练场的一块空地上,一名彪形大汉摆放好六个大铜鼎,在大鼎下面燃起熊熊烈火,烧到鼎内的水沸腾,几名老人又向里面扔下一株株不知名的药草,拿起大勺在里面翻搅着,直到将所有材料混匀,让原本非常澄清的水变得和药汁无二,跟墨汁似的,很吓人。随后,又有族人取来数十个陶罐,小心翼翼地掀开封盖,将一些殷红的液体倒入铜鼎中,拿起大勺拼命翻搅,水也更沸了,向外冒出一股股白烟。

    一群猴崽子当时脸就绿了,恨不得立刻逃掉,奈何被大人们死死的按住了。

    当火熄灭,鼎中的水不再沸腾,水温稍降后,惨叫与“噗通噗通”声一同传来,第一批猴崽子被扔了进去,一口鼎内两三人。

    “痛啊,这水能将人烫熟啊。”

    “救命啊,身体跟被刀剐一样,皮肉都裂开了!”

    呲牙咧嘴,手抓脚蹬,一个个奋力向外冲,结果又都被按了回去,惨叫连连。

    十几个孩子一批一批的被扔进去,大多数都叫的很凶,不断挣扎,只有两三个孩子稍微好一些,虽然痛的满头大汗,但却忍着不吭声。

    孟凡想起几年前的自己,和这群猴崽子无异,只是因为无父无母没有人硬逼着自己去药浴。可他却没有一次逃开过,而且每一次都是坚持到最后的那个。为此还有不少族人夸奖他。

    当时村人并没有觉得不妥,因为他是孟北风的儿子,是族长的亲孙子,自家的猴崽子承受不住,哭的撕心裂肺,但他却能吃的消。就因为他是族里唯一一位修士的血脉,就因为他的爷爷曾是族里最强大的战士,所以他也应当如此。

    此外,当时药浴老族长都会给孟凡单独开一鼎,所用的黑鼎内的粘稠药液也与其他孩童略有不同,更为霸道,更加疼痛,但药效也更好一些。

    每次药浴都会持续很长时间,一群猴崽子浑身上下被泡的像是起了红疹,一个个惨兮兮,可怜巴巴。互相扶持,彼此相顾,泪水哗哗地流,直到药浴结束后才止住哭泣,大呼终于解脱了。

    “感觉怎么样?”一位老人问刚被拎出铜鼎的猴崽子。

    “身体好凉,感觉有一股气在往身体里钻,刺刺的,瘙痒瘙痒。”猴崽子没气地说道。

    “很好,这说明药浴起到了作用。”老人高兴地说。

    然而猴崽子们却高兴不起来,正背里商量着明天去掀谁家的房顶,去拽谁家的鸡毛。

    “明天去掀孟浩然老头家的房顶,今天就数他笑的最欢。”一群猴崽子连声答应。

    经过一次药浴他们都会疲惫不堪,村里暂时是安静了,可第二天注定要被这群猴崽子们闹个鸡飞狗跳、天翻地覆。族里的人也习惯了,自然也想出不少的应对办法,比如说药浴第二天家中都会留人,只要看到这群猴孩子出没便一扫帚甩过去。保准打得他们不敢上房揭瓦、拽鸡毛、扯狗尾巴。

    “带这些孩子去睡个好觉,明天都会长出不少力气来。”有老人一语双关地说道。

    “汪汪、汪汪汪”

    一头半米长的土黄色大黄狗跳了出来,将头探进铜鼎中,“咕噜咕噜”地喝干了铜鼎中残留的药液。

    “死狗,臭狗,又来偷吃药液。”几名彪形大汉连忙跳出来和大黄狗争抢铜鼎,将铜鼎中的药汁过滤出来,将药渣风干,制成药饼。

    “小凡,管好你家的狗。”

    孟凡笑了笑,这大黄狗没什么其他特别爱好,就爱喝这药浴后的药汁,且不喝个饱决不罢休。

    大黄狗偷喝了两炉铜鼎中的药液,被拎出来时跟醉酒似的,摇摇晃晃。

    “汪汪”

    大黄狗又死皮赖脸地跑到孟凡身边,蹭了蹭孟凡的腿,跑开了。

    “孟凡,这只神兽......”小狐狸的声音又在孟凡的脑海里回荡。

    “什么神兽?大黄吗?”孟凡疑惑地问道。

    小狐狸半饷没说话,“既然你不知道,那就算了。”

    孟凡看了看在田间撒欢的大黄狗,又想了想神兽这个词,摇头作罢,觉得半分没有联系。

    “孟凡,族长喊你过去一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