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二章谷中深潭,潭底幽 洞

正文 第二章谷中深潭,潭底幽 洞

    谷中深潭,潭底却是又有一处神秘幽洞。

    水底洞穴内外连接山谷和幽洞,幽洞之内无一丝水汽,干燥的很,就像是安置了古代大能炼制的避水宝珠,在水下自成一处独立空间。

    孟凡钻出水面,衣服上的水珠迅速蒸发退去。

    “好古怪的水下洞穴。”孟凡仰头望去,整个幽洞不过百平大小,洞顶却是璨若星辰,雕刻着一颗颗代表着不同含义的神秘古星。其中就有孟凡熟知的几颗古星。

    “哦,这是贪狼星,这是北斗七星,这是紫薇星。这是我们祖星。咦,祖星怎么如此黯淡。”

    看完漫天星图,孟凡注意到一面巨大的石刻。

    这面石刻纹路蜿蜒曲折,却又契合某种大道韵律。孟凡知道这间幽洞无一丝水汽定与这面石刻有关。

    这定是件宝贝。

    可是这么大的石刻自己如何撬下来带走?

    孟凡抓耳挠腮都想不出办法。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一共九条尾巴。”

    既然带不走,孟凡索性坐下来参悟,希望能从中获得些古代传承之类的。

    石刻上雕画着一只四足九尾的神兽,其耳长似兔,嘴尖似狐,身形修长,却透露出一股无上的霸气,好像生来便是要做世间主宰。

    他被这神兽画像所吸引,不自觉地伸手摸去。

    “哎呦。”

    当摸到神兽嘴部,孟凡的手指被石刻划破,流下一滴鲜血。

    而那滴血恰好处于神兽嘴部正中,宛如画龙点睛之笔,竟让原本死气沉沉的石刻像显得栩栩如生,就欲跳脱出来。

    一道白光闪过,刺得孟凡睁不开眼。

    刺目白光一闪而逝,孟凡只觉得胸口温热,似乎有一头活着的生物藏在自己的衣服之中。

    他迅速扒拉开破旧的衣襟,将略有温热的古经书取出。

    “咦,奇怪?经书怎会无端发热。”孟凡越想越觉得不对劲,他将经书摊倒在地上,一页一页地翻看。

    经书残破不堪,有的书页被人撕去一角,有的书页被虫蛀下几个洞。但即便是这样族长爷爷依旧把它当做宝,天天放在祠堂里供着,生怕丢了去。也就在三年前,孟凡七岁生日那天,他偷偷将一本包装极像的杂书与古经书调换,偷梁换柱,终于窃得自己窥伺已久的经书。

    每每想起当晚的壮举,他还津津乐道,美其名曰:窃书。

    倒是三年过去了,族长爷爷不曾发现古经书被窃,孟凡也将经书翻得烂熟,除却中间一部分粘在一起的书页外,整本书可谓是倒背如流。

    再次翻开古经书,那种对于外界苍茫大地的无限向往之感久久不能释怀。

    古经书并非全是关于天地、道法、秩序、规则的文字介绍,还掺杂了大量生动有趣的图画。其中有两位白须老者跏趺而坐于一碧如洗的万里长空,以一座座高山大脉为棋子,一人持黑子,一人持白子,在大洋化作的棋盘上互相厮杀。举手投足间搬山移海,日转星移。

    还有一幅幅头戴帝冠的肖像画,栩栩如生。

    还有手持方天画戟的神秘男子与一头口吐魔火、足生十指的睚眦巨兽大战的画面。

    ......

    孟凡一页一页地仔细翻看,而年轻人的那份万丈豪情在心中激荡,久久不能散去。

    突然孟凡轻吁一声。

    “咦?这页曾经不是张白纸吗,怎么有画了?”

    古经书中留有一些空白页,似乎是原作者希望后世之人能补充进去,完善经书。

    疑惑地看着这张书页,他明确记得这页曾经是张白纸,可是现在竟然出现了一幅九尾狐狸的肖像图。

    看了看经书上的狐狸肖像图,又看了看石刻上雕画的狐狸图。孟凡确定是同一幅图画。

    “古怪,古怪。”不禁摇头,但是想不出其中联系。

    石刻上雕画的狐狸图是以朱红色纹络为底刻画出来的,而经书上的九尾狐狸肖像图是以白纸黑线条勾勒出来的,显得更加富有神秘韵味。

    一阵冷风吹过,古经书自动合上了书页。

    孟凡大感奇怪,经书无端地多出一页九尾狐狸的肖像画。但想破脑袋也想不出其中奥秘。既然想不明白就不想,这是孟凡吃惯了苦日子悟到的人生哲理。身边的玩伴都有父母疼爱,而自己没有;身边的兄弟姐妹回到家中都有一口热乎乎的饭菜,都有一床暖和和的被窝,而自己没有;身边的达官贵人可以锦衣玉食、挥金如土,而自己不能。

    有时候难得糊涂,活得那么辛苦做什么,徒添烦恼罢了。

    将经书又塞回怀里,面朝石刻坐下。

    孟凡盯着石刻上雕画的九尾狐狸图越发出神,双目缓缓闭下,渐渐陷入了冥想之中。

    头顶星图洒下一道星光,浸润着孟凡的身躯与灵魂。

    突然他的眉心有三道纹路微微跳跃,赫然是眉间“川”字纹浮现。“川”纹沐浴在星光中,大量吸收着星光之力,隐约间有撕裂的趋势。

    时间流逝,幽洞内又无计时工具可供参考,不知到底过了多久。

    “啊!”

    孟凡痛叫一声,捂着眉心从冥想中退了出来。

    刚才他的眉心猛地有一股撕裂般的疼痛感传出,将他惊醒。爬到水边,对着水面照了照,却没有发现任何异样,连伤口也没有。

    “哎,感觉又变帅了。真是苦恼啊。”孟凡冲着水面里的倒影自恋地说道。

    不知沐浴了多久的星光,孟凡的皮肤、筋骨、身形都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从原来粗犷开始变得有些秀气,有些星光熠熠。

    “咕噜噜。”

    帅可不能用来充饥,孟凡估计自己在幽洞里待了至少数天时间,现在可是饿得前胸贴后背。

    抄起冷冽的潭水洗了把脸,整顿整顿了自己妆容,又冲着水面照了照,确定没有什么令人尴尬的地方后便钻进了石刻下的一处狭小狗洞内。

    幽洞不大,孟凡在里面呆了至少数天却没有窒息的感觉,说明幽洞肯定与外界是相互联系的。再加上他混迹山林数年的经验,不多时便找出了一个隐蔽的狗洞,顺着狗洞爬出去定能回到外界。

    虽说钻狗洞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可原路的悬崖高万丈,又有青翅大鹏鸟把守,从那里出去无疑是自寻死路,只有放下尊严钻一次狗洞。再说了,又不是第一次钻。

    孟凡顺着狗洞爬行了近半天的时间,终于是爬了出来,回到了外界。

    外界太阳已经西落,玉兔从东边的山上升起,洒下银辉。

    孟凡深吸一口气,整个身子的筋骨一震,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呻吟道。

    “舒服。”

    他顺着山路走下山,赶回山下的部落。

    “回家了!”少年迈开大步,向着远处那一片灯火之地快速跑去。此刻的他没有察觉到,揣在怀里的古经书有一抹微弱的光芒一闪而逝。

    随着临近,在孟凡的眼前,那微弱的灯火渐渐清晰,可以看到那是一处被诸多巨木组建的围墙环绕而成的小型部落。整个部落以孟为姓,约莫只有数百人居住的样子,部落不大,但在孟凡眼里却最是温馨,是他的家。

    平时还可以听见阵阵热闹的欢声从部落传出来,还可以从那一排排巨木围墙的缝隙内,看到部落的中心处,那有一团巨大的篝火,四周会有诸多的族人,更有一些部落里的女子,对着篝火翩翩起舞。

    “孟强叔,麻烦给开下门。”孟凡冲着站岗的一名彪形大汉喊道。

    彪形大汉孟强揉了揉眼睛,有些惊讶地看着孟凡,终是大笑道:“是小凡回来了,快去通知族长。快开大门,快开大门。”

    一名身形明显略瘦于孟强,但同样属于彪形大汉的孟氏族人迅速跑开,去通知老族长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