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人道帝尊 > 正文 第一章 山中少年郎

正文 第一章 山中少年郎

    平阳山,位于苍莽葱茏的无尽山脉中,四周高峰迭起沟壑险生,茫茫群山巍峨却是这一座最普普通通的小山出了名。

    每有山风吹过,平阳山上便会像山海之中泛起一片绿色波涛,在风中招展。天空中金色霞光洒落于那满山葱翠上,宛若镶上了一层金边,景致美不胜收。

    平阳山盛名远播的原因其实是在于每年立春左右,山中便会出现一轮大日,大日中午时分便会爬到山顶与最高峰相接,犹似圣人醍醐灌顶,在给这万千大山注入新的生机。

    而此日,距离立春还有数月时间,山中几乎没有游玩的旅人,多是山下以采药为生的穷苦人家。

    突然一阵朗朗读书声传来,惊得山雀上下飞舞。

    “天地未形,其象未化,无形聚集,笼罩一切、充塞寰宇,为一相者,曰之浑沌。”

    一名衣着破旧光景不过十岁的懵懂少年正背靠青石朗声诵读经书里的内容。

    手里头的这本经书已经被他翻得不能再破了,书页用一根麻绳捆束,也并无稀奇之处。

    少年名曰孟凡,是山下孟氏部落里一名普普通通的少年,普通到太过于平凡,反而让人觉得奇怪。这些年他一直压抑着自己,尽量不引起他人的注意。而这只是因为在他出生那年被一名外来的道士说成是克父克母的硬命之辈。

    也不知那名道士是胡诌诌,还是真有通天彻地的本领,竟然真的在孟凡五岁那年父亲离奇失踪,此后再无半点音讯。而母亲更是自孟凡生下来后便没见过,只是听族人们说起过母亲的故事和音容相貌。

    孟凡合上手里的经书,丢进靠在一旁的竹篓里。竹篓中倒是还放着几株药龄不大的草药,多是一年到两年。山上这些草药孟凡每隔一段时间便会来采摘一次,所以山路倒也摸得熟,几乎能达到蒙着眼也能走下山路的水平。

    趁着日头还早,孟凡要继续上山采摘草药。要知道像他这样穷苦人家出生的少年郎只有自力更生,自己养活自己。

    “族里需要的草药都已经摘到了,可这淬炼精神的淬神草却是迟迟不能碰见。看来还是要碰碰运气。”孟凡翻山越岭,突然隐约嗅到一股奇特的药香味,那药香甘甜中却又透露着火辣,清爽中却又散发出醇香,和自己三年前闻到的一模一样。

    “看来今天运气不错。”

    淬神草是整片大陆公认最适合做淬炼精神的草药,往往一株最普通的淬神草在市面上的价格便能达到八百文铜钱。

    八百文铜钱,足够孟凡省吃俭用过一年的了。

    但这次他来寻淬神草可不是为了卖了换钱,而是为了淬炼自己的精神,让自己的实力更上一步,争取早日成为真正的修士。

    在这片大陆,修士往往高高在上,而凡人只有捡修士不吃的残羹冷炙的份。悲惨得很。

    孟凡听说自己的父亲曾经就是那样一位叱咤风云的修士。只是可惜父亲走时并未留下一本半本有关修炼的册子,不然孟凡也不需要跟着家族里的野路子来。

    随着他渐渐走近,药香便越来越浓。甘甜中透露着火辣,清爽中散发出醇香,正是淬神草的气味儿!

    循着气味前行,来到一座山崖边,俯身向下看去,只见山崖陡峭,乱石突出,谷中幽深,深不见底。而在山崖十多丈远处有一块突起的岩石,有细细的水流从崖壁上渗出,滋润着几株散播异香的草药。

    他飞身而下,山崖虽陡,但身手极佳,倒没有遇上多少危险。片刻,他便来到距离那块巨石不远处,向下看去,只见深谷黑漆漆一片,冷风从下向上吹,冰寒刺骨。

    他愈发小心,终于有惊无险地来到那块突起的岩石上,正欲伸手采摘淬神草,却不料天空突然昏暗下来,他急忙抬头看去,心头不由一惊。

    奇花异草必有野兽守护,更何况是公认为灵草的淬神草呢。自然也有守护它的一方兽王存在。

    只见一头面露凶相的青翅大鹏飞临山崖,那大鹏鸟翼展数丈有余,两只翅膀宛若铁水铸成,在黝黑的山沟之中都能闪出幽光。大鹏鸟剧烈拍动着双翼向他这边俯冲下来,利爪闪露铮铮寒光。

    “凶禽!”孟凡大喝。

    那头青翅大鹏还未扑至,猎猎的罡风便铺面而来,打在脸上生疼,几乎将孟凡从巨石上掀下。

    孟凡心头一转,已经走到这步,可不能对淬神草视而不见。

    青翅大鹏扑飞而来,阵阵罡风吹得四周草木一阵摇晃,唯独淬神草屹立于风中巍然不动。孟凡在它扑至的一瞬间抓住几株淬神草,连忙塞进怀中,然后从巨石上借力纵身一跃。这头大鹏鸟扑空,就欲再度飞扑而来。

    孟凡破口大骂,“鸟货,爷爷下次定要掏了你的鸟蛋。”

    他见青翅大鹏并无罢手之意,只得摸着山沟里垂下的藤条迅速滑下。

    山崖陡峭,乱石突出,谷中更是幽深,深不见底。

    孟凡顺着手中的藤条,向谷中滑去。而头顶的青翅大鹏不停盘旋,似乎不敢跟下山谷。

    每一尊兽王都有属于自己的领地,就像这头大鹏鸟的领地范围便是这谷上百里和谷下百米。若是再往下便会侵犯其他兽王的领地,动辄两尊兽王大打出手。所以青翅大鹏只能在上方盘旋,鸣叫。

    “鸟货,爷爷今日若是不死,他日定要好生报答你的“恩情”。”孟凡大骂,这次算他马失前蹄,不曾想到这青翅大鹏最是通灵,竟生出懵懂灵智。

    大鹏鸟似乎听懂了孟凡的怨骂,长啾一声,狠狠啄断青藤。

    只听得“嘣嘣”几声,手臂般粗细的藤条被大鹏鸟生生啄断,孟凡就这样连同青藤一起直直地向山谷坠去。

    “栽了,栽了,今天要栽在这了。”

    慌乱中他伸手四处乱抓,抓住一株从崖壁凸起的干枯枝杈,下坠的速度这才止住。

    然而不等孟凡有所反应,树杈也应声断裂,一同坠入深谷。

    谷内寒风瑟瑟,一片昏暗,伸手不见五指。

    噗通

    谷底竟是一处深潭,孟凡坠入冰冷彻骨的潭水之中。因为潭水的缓冲作用,他并没有受伤。

    手忙脚乱地将一同坠入水中的竹筐拉到身边,并把破烂经书连同几株草药塞进怀中。

    孟凡自幼浪迹平阳山中,平阳山又多古泉、古潭,他自然也练就了不错的水性。不说在水下能健步如飞,但憋气龟息数十分钟还是能办到的。

    与此同时,孟凡发现潭水之下古树浸泡旁边还有一个水缸粗细的洞口,洞口内不断向外冒着泡。

    “爷爷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今日我先是遭到青翅大鹏袭击,随后又坠入深谷,可谓是背运到了极点。但大难之后必有大福,只是不知这大福在何处。”

    孟凡在水下四处张望。

    “水底多半藏着宝贝。”孟凡朝着水底洞口游去,觉得今天不发现件像样的宝贝都对不起之前的拼死一搏。

    果不其然,洞内暗藏玄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