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乡村小仙医 > 第766章 节 用名誊去保释

第766章 节 用名誊去保释

    “小丽,你说吧,不要害怕,我会让人保护你全家的,要不然,我让人帮你们移民到外国去的。”

    琴香这一句话,让她觉很无奈地笑了笑说:“你知道华少是什么人吗?逃到外国就能活下去么?你根本不知道他的手段有多么的可怕。你还是走吧,我不会出来指证他的,我和你弟弟在一起的,觉得是多么一件蠢笨的行为。”

    小丽不是不想站出来指证对方,而是想到对方背后的实力,她不敢这样做,虽然现在上京里少了几个太子,但不代表太子手段软下来。特别是这个华少的,他的手段,只要认识他的人,都知道,而小丽又亲历遇上过。

    然后,小丽又对琴香说:“你弟弟藏枪之事,说不定真的有可能,男人为了报复,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呢,只是他比较倒霉,被人捕过正。”

    “……”琴香听到她的话,还能说什么?如果没有证据去证明自己的弟弟没有犯罪,就算这个小丽出来指证对方,最多只是伤人案处理的,后面只是谈赔偿之类的问题的。

    赔偿方面,现在琴香缺钱么?虽然现在林下帆没有给她们现金之类的,但她们手上都有一个银行卡,可以无限刷的,一下子刷几十亿元都没有问题。

    既然请不动这个小丽出山,那么琴香只好哀求林下帆带他去找那个华少的太子哥去了,她很想知道,是不是这个太子哥让人去坑她弟弟,让人把毒品和枪支放在他身上,然后再通知警方的!

    “不是我不想帮你,而是我与你们不同,我只是一个普通人,想过着一个普通的生活。”小丽想到自己事后,好几次被华少狠狠虐着,不想再去得罪他,谁知下次会不会找几个男人轮了她。

    所以这事,现在只能靠林下帆和琴香了,林下帆把琴香带到四合院区里去,找上那个华少太子哥去。

    现在他总算明白,为什么小丽不敢出脸指证对方了,因为对方的爷爷的是一星上将,爸爸是市局里的市长,妈妈也是副职,整个家族都是从军从政的。

    不过他们遇上林下帆这个小农民时,呵呵,先来一个敬礼的,给林下帆一个致高的军礼。虽然这个老人没有去看林下帆军训,但他从自己老友身上,知道他军功比一等功还要高!

    送太空站到宇宙里面去,让国家的天文硬生生推进十年后去,要知道,太空站展,以国家的实力,至少要十年时间才能做到。而他一下子就能做到了,还有一个重力系统的,可以让人在里面过着普通的生活一样。

    除了太空的,还给中医学界做出非常大贡献,还在给特种兵军营里,培训出一支兵的,再给他所有在城市里大力开经济,还有大力扶贫工作等等,功不可没啊。

    “你们不必这样子,大家都是为国家服务的。”林下帆来到华少的家伙,看着他们对自己十分客气说。

    “林先生,不知你深夜到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你就直接说,我知道你无事不登三宝殿的。”一个七十岁的老人,样子看起来即像五十岁左右,自己之所以这么年轻的,是吃到林下帆给的灵果。

    灵果虽然不是林下帆给的,但林下帆给了张德,张德交给大领,大领即论功行赏,给下面一些有功的老前辈们,让他们多活几十年的,多一点和他分担国家大事和贡献给国家。

    “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一些年轻人打打闹闹之事,我的女朋友弟弟,被你家里的华少打伤打残,现在被关在牢里,所以过来走走,看能不能把事情处理好。”林下帆十分尊重老一辈人,特别的对国家作出贡献的人。

    大家要知道,一个人能升到上将级别,不是说升就升,而是要立过许多一等功以上,他的贡献不是几句能说得清,而国家也不是盲目提拔人的。所以林下帆虽十分客气地和他说话,想让华少出来,问问是怎么回事。

    结果,让林下帆有一点大掉眼球的,一个十**岁的少年,被他爸爸扭着耳朵从房间拖出来,再在林下帆脸上煽他一记耳光的。爸爸煽完后,这个爷爷的也在他另一边脸煽一记耳光,然后对他大骂起来。

    “爷爷,爸爸,不要再打了,我知错了,但这事也不能全都怪在我身上,不是我一个人全错,是对方惹我在先的。”华少被自己爷爷和爸爸煽耳光,他知道自己长辈十分害怕面前这个年轻人了,别说他们害怕,他自己也害怕,看着面前个年轻人,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那一副不怒自威的样子,知道他绝对不是普通人。

    “我不是和你说过,不要老是在外面给我惹事的,如果不说清楚的,看我怎么打断你的腿,说,到底是什么回事。”这个老军人对自己这个不争气的孙子骂道。

    “这个不能怪我,是小七错在先,抢走我的女朋友,把我的女朋友骗到房间里拱起,结果我一气之下,把他给点了天灯。”华少双手捂住肿痛的脸回答他们说:“之后,我听说他和毒枭买了一支枪,想找我报复,结果被警方捉个正的,现他帮毒枭贩毒,被关到牢里去。”

    “你,你这个混蛋的,好好的,怎么点人的天灯,你不知道,男人的那活儿不能随便动的么,你看我怎么打你,打死你……

    这个老人,听到自己孙子的话,拳脚在华少身上打起来,把他打趴到地上去,真的,把打得很伤的。而这个华少不敢还手,嘴里只是不断求饶起来,说什么知错了,知错了。

    “林先生,这事情,你说怎么办,要不这样子吧,我走走关系,再用自己身份去保释他。只要他写一份保证书,以后不要收藏毒品,不收藏枪支,想必上面的人给我一个脸子,会把他放出来的。反正这事情,还没有伤害到什么的,应该不是很严重的,年轻人,总是有一点冲动的。”这个老爷子,打在孙儿身上,痛在心里说。心里在想:“一天到晚给我惹麻烦的,以后别想再出去泡妞了!”

    “这个行得通么?”

    林下帆想到刚才小七抱住琴香腿时,双眼有向他姐姐裙底里面瞅进去,肯定看到琴香裙底下面的风景了,所以林下帆对这个小七不怎么感冒的,现在只是想简单处理好这事情,不怎么想去理这个连姐姐都偷看的家伙。

    “这个没有问题的,只要有党员出来保释,而且还是用我的身份保释,上面的人多多少少给我一点脸子。但保释出来后,得写一份保证书,如果再犯的话,到时谁都保不住他了,你明白的,我这是用自己声誉去保释他的。”这个老人向林下帆说。

    在旁边的艳丽空姐琴香,她不知道刚才自己的弟弟看进她裙底里面,现在只知道,这个老人出面保释小七的话,那么小七不用坐牢了,心里自然是高兴起来,高兴起来,胸前那一对高耸的地方都在伏起。

    “老先生,谢谢你,谢谢你!”琴香高兴地说。

    “不用客气,再说,这事是我家里的混蛋错在先,不过他那儿被烧了,这个我无能为力了,但医药费,可以算在我身上。”他摆摆手说,心里即在想:“我能不帮么,面前可是一尊大神啊,我可想得罪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