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乡村小仙医 > 第519章节交际舞会六更

第519章节交际舞会六更

    “那里,那里,我是一个小农民,我深表知道,有国必有家,作为一个华夏人,我爱我的国家,爱我的家园,只要我有手上有一把锄头,我是不会让人民挨饿挨穷的。★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网W√w W.81zW.CoM”林下帆表自己的肺腑之言说。

    “看,看,你们这几个小崽子,都听到没有?你看你们,整天知道泡妞,吃喝玩乐的,如果你们有小帆一半好,我走得也安乐了。”几个长辈拉上自己的孙子骂。

    “老爷子,我现在在跟他学习,你总得给我一点时间吧,我会做得比他出色的,相信我。”某个太子哥说。心里在想:“我擦,我怎么觉得这个派对,来错了。”

    派对,许多长辈都带自己孙子过来,让他们学习林下帆的榜样,不求像他这么能赚钱,只求脚踏实地做人,不求像他那么多女人,只求处处为国家,为百姓着想,那么他们这老一辈的,心满意足了。

    舞会也在慢慢进行中,男女老少都在舞池里,飘飘起舞起来,林下帆的女人三十多个,他不可能一个个地陪她们跳的。而那些公子哥们,更不敢邀请她们跳,免得惹这个小农民生意,到时像钟家一样,一夜之间破产,一个个变白痴去。

    他们不是傻瓜,小仙医收购钟家的制药集团,钟家人全都变成白痴,多多少少都与龙灵儿他们有关,不然的话,他们早已插足钟家控股了,什么东北三省老大,最后死得不明不白,连一个屁都不敢放一个呢!

    他们不敢邀请这些美女跳舞,这些美女即邀请他们跳舞,不就是跳一支舞嘛,只要对方不过分就可以了。特别司徒无名,没有想到这个贺兰雪公主邀请他跳舞,让他心里满是幸福的样子,刚才那一股不高兴的样子,抛于后脑去。

    “你们喜欢跳就跳吧,我不介意的,只要不被别人摸身子就行了,不要被别人摸进裙子里面就行了。”林下帆现她们当中几个美女校花裙子里面没有穿小裤裤,或是穿那些中间开一个叉洞的小裤裤,特别是月儿,裙子开了一个叉子,开到腿上面,里面什么都不穿,好像在方便自己似的。

    “嗯,你陪这个寿星公跳吧,我和这些公子哥们跳一下交际舞。”夜寒这个俏护士笑笑地对他说。

    大家都是上层社会人士,一个个都受过高等教育的,跳一个交际舞而已,又不是占她们身上的便宜,再说,亮他们也不敢乱来呢,他们长辈在看,大家都在看,看着他们和这些极品美女纷纷起舞。

    “月儿,赏个脸吧,和我跳一下吧,如果现在不和你跳舞的话,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朱歌来到这个今晚打扮得妖精的美女面前说。

    朱歌以前曾追求月儿这个白虎美女,一直都没有成功,觉得今晚是一个机会,和她跳一支舞,免得以后都没有机会了。因为他曾经最喜欢的女,将成为别人的女人,别人的妻子。

    “好吧,看在你是小农民的小弟,给你一个脸,和你跳一下吧,不过说好,别乱摸哦,不然被某人切了手,不关我事哦。”月儿笑笑地对这个猪哥说。

    “你看我是那一种人吗?”朱歌说完,然后做一个绅士动作,邀请月儿这个白虎美女和他跳舞。

    林下帆自然和龙灵儿这个小公主跳舞,应该说,他的手很不安分在灵儿身上乱摸,弄得灵儿双眼水汪汪地看着他,只要林下帆不掀起她的裙子,不伸进她衣领口,任他乱游动吧,反正只是隔着衣服。

    “灵儿,我说你今晚开生日派对,怎么和你的好姐妹一样,裙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穿,不怕被人看到么?”林下帆在她耳边吹气轻声说。

    “这个,不是为了方便你么。”龙灵儿脸蛋微微红羞地,轻声回应林下帆说。然后又是对林下帆说:“你真大方,让自己的女人和这些色狼跳舞,不怕他们把手伸进你的女人裙底里面去么?”

    “就算他们想伸进去,蓝雨她们都不会让的。”林下帆想到她们现在的身手,要制止一个人,十分容易,又想到她们这段时间,长期在外面游玩说:“我相信她们,如果她们想出轨的话,早已出轨了。”

    现在既然带她们过来开派对,让她们开心一下,以后修仙之路,长路漫漫的,总不能限制她们的人际圈子吧,朋友嘛,多几个朋友,好过一个朋友都没有,聊聊天什么的,都是好事的。

    “我的裙子,腰间侧边,有一个暗拉链,如果你想玩的话,可以拉开一个小口,把手伸进里面去,我不介意的。”灵儿轻声在林下帆耳边说。

    “嗯,你真好,想得真周到。”林下帆一只放在她腰间上面,与她纷纷起舞说。

    在昏暗的灯光之下,林下帆仙眼看到这些公子哥们都很安分,一只手与玉婷她们手握住,另一只手放在腰间上面,没有往上,也没有往下。

    两人之间距离也保持中,没有贴近去,没有撞击她们胸前那一对大宝贝,只有林下帆这个小农民,不断撞击龙灵儿,让龙灵儿全身像触电似的,一阵阵酥麻感觉。

    朱歌把两个女明星丢在那儿,被两个太子哥约到房间里去,现在朱歌一副幸福的样子看着月儿,看着她锁骨下面地方去,又看月儿这一张清秀的美貌,很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

    “怎么样,是不是很想把头埋进去,如果你不怕你老大把你头斩下来,你就埋进去拱吧。”月儿感到这个朱歌深沉的呼吸,喷出来的气都是火热热地说,然后又是挑逗这个奇葩的小胖子,轻轻地在他耳边说:“对了,我今晚裙子里面什么都没有穿呢,连小裤裤都没有穿呢。”

    月儿这个小妖精说完,一只玉手抓朱歌手,让他轻轻在腰间下滑一下,即腿外侧上面游动几下说:“怎么样,没有感到小裤裤子橡皮筋痕迹吧。”

    “我,我……”朱歌感到自己快受不了,觉得邀请月儿跳舞,是一件错事。

    说真的,他想借这昏暗的灯光,想从她腿上面那个叉口游进去,但想到灵儿那一把削铁如泥的宝剑,想到刚才用刀子插自己大腿,那一种痛,痛入心肺里。

    朱歌一副傻笑地对月儿说:“别这样逗我,我还不想死,我想多活几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