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乡村小仙医 > 第159章节就是那么神奇

第159章节就是那么神奇

    凌梦的父亲,之所以被提前退休,是一次执行任务,与匪徒交火,被打中膝头上面。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 网Wくw★W√. 8 1くzW.CoM是取了出来,但留下后患症,以后走路一拐一拐的,刮风下雨,风湿痛得要命的。

    现在听到林下帆的话,她像看到一丝希望,追问林下帆是怎么治的,还说什么,如果林下帆治好父亲,那么就和林下帆玩一日情,绝不反悔。

    机会,哈哈,上天不但赐给他一个逆天的仙塔子,还赐给他这个机会,让林下帆差点乐上天去。

    “快吃东西,吃完东西,我们现在就过去给你父亲治伤!”林下帆双手从这个冷若冰霜的女警收了回来说。

    “真的可以治好?”她还是有一点怀疑问。

    “真的,如果治不好,你就拿出来毙了我吧。”林下帆指了指她大腿上面的说。

    有林下帆这一句话,她不相信都不知了,只是让她没有想到,这个小农民这么神秘的。还能治绝症之类的病,如果是真的话,那么他刚才说给别人看病,收一千万元诊金,那也是真的了。

    两个年轻男女,匆匆吃一点东西后,结了账,马上离开这个西餐厅,驾驶小车,跟这个凌梦警花回家里去。

    凌梦家里,不是什么别墅,而是单位分配下来套间房子,约有一百一十平方米左右。三房二厅一卫一厨一台,凌梦是独生子女,也许是因为单位的里国家政策,只能生一胎原因。

    凌梦父母还健在,母亲也是单位里普通职工,所以她的家庭收入还算可以,一个月收入差不多一万元左右。

    “小梦,你回来了,这位是……”家里两个差不多五十岁的中年人,看到自己女儿带回一个年轻男子,心里不禁有一点乐起来,要知道,他们的女儿,从来没有带过异性回家的,特别是晚上。

    “爸,这个叫林下帆,是我找过来给你看病,他说能治好你的伤和风湿病,所以让他过来看看。”凌梦向自己父亲解释一下说。

    然后匆匆跑回自己沐浴室里去,在沐浴里面搜索起来,寻找所谓针孔摄影头,可是不管她怎么找,就是找不到。之后,又是跑回自己房里去,在房间里搜起来,连一个死角都没有放过,结果,还是一样,根本没有什么摄影头之类的东西。

    林下帆这个小农民嘛,对凌梦父母打起招呼来,自我介绍一番,然后说自己家传祖药,可以治任何病痛。说是用一些药膏,贴在伤患处,是不是真的,到时就知道。

    反正林下帆对他说,免费的,不收钱,试一试无妨。

    药膏,林下帆手上有现成的,平时没有事做,他在玄天琉璃仙塔空间里,除了弄一些药丸外,还配十几副药膏。

    “大叔,来,把裤脚卷起来,我敢说,今晚贴上去,明天你就活蹦跳的。”林下帆手里拿着中药绊制成的膏药对凌梦的父亲说。

    “真的?小伙子,你不会是想泡我女儿,才过来骗我吧?”凌梦的父亲问。

    “是不是真的,试过就知道了。”林下帆不想太多解释说。

    “好吧,如你所说的,试一下无妨,不过我告诉你,你这种方法追我女儿,可不行啊。”凌梦父亲说。

    “呵呵……”林下帆呵呵笑一下,心里在想:“小仙医出手那有不成功的,很快你女儿,就被我拱了!”

    接下来,林下帆开始笨手笨脚,把膏药贴在他膝盖旁边地方,然后,再从袋子里,取出一瓶啤酒。

    应该说是用啤酒瓶装的紫气东来,阵阵的酒香之味,让他双眼咪起来,紧紧地盯着林下帆手上这个啤酒瓶子上去。

    “这酒叫紫气东来,是我自己酿的,喝了它,对身子十分好。”林下帆把它送给这个老警员说。

    “好酒,老婆子,去取两个杯子来。”还没有打开它,他已闻出这酒绝对是好东西说。

    “你看你,闻到酒的味道,酒瘾又作了,真拿你没有办法。”这个四十五岁妇人说。

    酒杯取来了,打开啤酒瓶上面的木盖子,阵阵的酒香之味更浓,整个大厅都能闻到它的香味,酒香之中带点淡淡的果子香味。倒在杯子,淡紫色的酒水,酒水上面散淡淡的,缕缕的紫烟,随着紫烟消逝,酒水如一杯白酒一样。

    它的香味,它的神奇,让凌梦父亲禁不住举起杯子喝起来,一杯入喉,脸上如春天初开的花朵,笑起来了。

    大称赞好酒,好喝,是他一生之中喝过最好的酒,闭起双眼,回味着这酒的味道,片刻后,他才张开双眼,对身边的老伴说:

    “老婆子,你也喝一点,真的很好喝,不知怎么形容它,你喝了它就知道了。”

    “好像真的很好喝似的。”这个老婆子,闻到阵阵的酒香之味,心里早就想喝一杯了。

    结果,一口下喉后,她像自己的老伴一样,闭起双眼,像回忆着什么似的,脸上红扑扑的,浮起一丝羞涩的样子。最后依坐在自己老伴身边,一副幸福的样子,不用多语,只是用眼神交流起来,举起手中的小杯子,再慢慢抿一小口。

    这样动作,在林下帆预料之中,不过他现在不是问酒好不好喝,而是问凌梦的父亲脚上面的伤说:“怎么样,有没有感到伤势上面有什么变化?”

    “嗯,你不说,我都忘记了,不过,小伙子,你这酒真好喝。”看着这一瓶子,他觉得少了一点,都不够他二天就喝完呢,但是想到对方与自己女儿之间,还不知道是什么关系,不好意思开口问。

    “现在有感觉吗?”林下帆指了他脚上面问。

    “嗯,我感觉,没有刚才那阵阵的刺痛,好像有一点冰凉凉的感觉,好舒服。”他回过神来说,心里在想:“不会这么神奇的,他真的可以治好自己?”

    这伤势,他求医过许多地方了,从西医到中医针灸,都看过,就是治不好,说什么这是伤后的后患症,伤到神经。走路一拐一拐的,刮风下雨,痛得要命,走都走不动。

    “这个是正常现象,明天就好了。”林下帆点头笑笑地对他说。

    “真的?”他不敢相信。

    “真的,不会骗你的。”林下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