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都市小说 > 乡村小仙医 > 第155章节凶残的小农民二更

第155章节凶残的小农民二更

    苏媚和林彩晴没有想到林下帆这个小农民这么能打,刚才还想叫住林下帆呢。TXT小说下载DiyTheme.comW√wW.81zW.CoM

    现在苏媚让大厅所有客人退到一边看戏去,还对他们说,这一餐饭给他们免费的。

    在场的客人,就算赶他们走,他们都不走了,看着这个年轻人打这些垃圾。看着这个暴力的年轻抓起一个头,拖到桌面上面,把他的头砸在那一碟有蟑螂菜上面去说:

    “给我把它吃下去!”

    手段凶残?呵呵,对付这些垃圾,用得和他们客气吗?

    “不吃是吧。”林下帆说完,一脚狠狠踩他腿上面,把他骨头踩断掉。

    “啊,啊,我的腿断了!”被林下帆踩在腿上面混混,出杀猪的尖叫声。

    “吃下去!”林下帆抓起对方的头,狠狠往桌面砸了一下又一下,砸到桌面的菜飞溅起来。

    在旁边卫生局几个领导,看到这个年轻人手段,马上掉头跑,结果还没有跑几步。被林下帆冲过去,从背后抓起他的头,用力把他们拖回来,一手一个,像小鸡一样丢到一边去。

    “就这么想走?”林下帆还是那一句话,既然敢来惹事的,就别想离开。

    “你想怎么样,我们都是国家机关人员,你敢对我动手?你吃不了兜走人。”对方拿出自己身份骂道。

    “国家机关人员?你们身上那一方面是国家人员,我怀疑你们和他们是一伙的,不然他们掉蟑螂在菜你,你们就马上跳出来,不是一伙的,是什么。”

    林下帆说完,管他们是什么国家机关人员的,上京里那几个老爷子说过了,只要自己有理的,弄死他们,他们也会有办法让事平息下去。

    于是,林下帆抓起这些所谓国家机关人员头,像刚才那个混混一样,把他拖到桌面去,一下一下在上面砸起来。把对方额头砸到鲜血直溅,晕死在地上去,狠狠丢到一边去。

    “不要,不要,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是被指使的。”另一个大妈级的女人,看到自己同事,被砸得半死,吓得脸色大白起来。

    女人,这种老女人,心肠毒辣的女人,以为林下帆不敢对她动手吗?

    错了,林下帆才不会对这些垃圾手软的,一巴掌把她扇到一边去,把她扇的脸肿得老高的,倒在那儿吐血。

    “苏媚儿,你打电话让律师他们过来,把他们全都告上法院里去,如果不赔偿我们这里的损失费五千万元,一个也别想走。”林下帆双手上面满是鲜血,转过身过来,对身边不远处,双眼闪闪光,水汪汪的苏媚说。

    说完之后,林下帆到酒柜上面,取过来几瓶一品紫气东来,一瓶又一瓶狠狠砸在几个混混头上面,一瓶子下去,美酒四溅,把对方砸晕在地上去。现在不管什么他是谁指使的,就算他们不说,林下帆也能猜到是。

    “啊,败家啊,那是五百万元的紫气东来啊。”一下客人,看到林下帆抓起一瓶一瓶酒在他们头上砸碎,一副心痛的样子说。

    “真是败家,我怎么爱上一个败家的,天啊,这可是几千万元啊。”苏媚说。

    “啊,太爽了,太帅了,我喜欢。”林彩晴拍手叫好。

    “……”苏媚无语。

    “这些酒,是他们弄坏的,回头告到法院里去,让他们赔钱去。”林下帆把瓶子上面的指纹抹掉,把碎瓶颈塞在几个晕昏在地上家伙手里去。

    说完,林下帆来到一个领头的家伙身边,抬起自己臭脚,一下一下踩在他手掌上面。把他手掌上面的骨头踩断掉,让这个昏晕的家伙痛醒了过来,嘴里现阵阵的杀猪的叫声,看着这个年轻男子的脚紧紧踢住他手掌。

    “说,谁指使你们的!不说的话,把你别一只手也废掉。”林下帆大喝一声。

    “是方世雄,是方世雄让我们这样做的,不要杀我,不要!”痛入心肺的,只能把背后的人供出来,也许另一手不要被废掉。

    “我告诉你们,现在你们砸毁了四瓶价值四千万元的酒,不想赔偿的话,最好把人供出来,不然的话,看我怎么整死你们。”林下帆咬牙切齿地对他们说。

    “你……”看着自己昏晕的小弟,几个拿着一个破瓶子,还有阵阵的酒香之味,想说了什么又说不出来,这一回,踢到的不是铁板,而是钢板。

    很快,警方出现了,不得不说,那个警花和林下帆还真不是一般的缘,或是说她,没有想到惹事的,竟是这个小农民,一个身份十分可疑的小农民!

    看着十五个倒在地上痛叫的大汉,还有地上的菜溅满一地和阵阵的酒香之味,又是看了看这个双眼色涩涩盯着自己的小农民。

    她真是无视了,前几天把市里周富儿子打残,现在把这里十几个打残的,而且还十分有理地对她说。

    是的,林下帆对这个美丽的警花说:“他们几个在我酒店里吃霸王餐也算了,还在饭菜上面放苍蝇和蟑螂,你们看,上面那些就是证据了!”

    说到这里,林下帆又指被自己倒在地上家伙说:“他们不但没有赔偿,还要出手打人,和威胁我人身安全了,为了我的安全,我自卫,我还击,结果把他们打成这样子了!”

    还没有等这个警花说话,他又说:“这几个人和他们是一伙的,还有他们砸烂我酒店里,价值四千万元的美酒。对,就是他们手里拿着那些瓶子,名叫紫气东来。”

    这个警花正想问话,林下帆又是对她说:“你是国家公务员,我们是纳税人,拿我们纳税人的工资,吃我们的纳税人的钱,你们是不是要保护我们这些合法人?”

    “……”这些警员,说真的,真的不想和这个家伙扯上一丝关系,这几天出事的,伤的伤,失踪的失踪,都是与他有冲突的人。

    现在又人报案,说失踪了二十人,而那二十个失踪之前,有人说他们到石岭镇办事,之后失踪了。还有,石岭镇的警局也在忙碌,原因有人报案,说自己儿子失踪,一共九个人。

    不用说,报案的,应该是那个马疤子的手下,他们没有想到自己老大亲自带二十个过去,电话都没有打一个就失踪了,生不人,死不尸。

    六百万元,六百元的报酬,他们相信自己老大不会拿这一点跑路的,因为他们的社团,一年收入都过千万元以上。单是几间夜总会和地下赌室,一个月收入都三百万元盈利,怎么可能私吞这六百万元。

    但警方又没有证据,最多只是怀疑与林下帆有关,所以说,这段时间,这个警花被这些案子烦透了。

    “你想我怎么做?”这个警花冷冷地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