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其他小说 > 茅山捉鬼笔记 > 第1792章 看你照顾我三十多年的情分上,我可以赐你比较痛快的死法

第1792章 看你照顾我三十多年的情分上,我可以赐你比较痛快的死法

 
    那半颗头颅显然是毫无防备,结结实实地挨了一下。

    就听见嘭地一声闷响,那半颗头颅被击中,跌在地上,弹出老远。

    跟随那半颗头颅一起弹出去的还有一颗圆溜溜的鸽子蛋大小的玩意,那玩意像个玻璃球,嘭嘭地弹到墙角,还滚了几圈,才静止不动。

    那个形似玻璃球的玩意,边缘是白色,中间是黑色。

    院长紧盯着那玩意正在琢磨那是什么东西的时候,那半颗头颅立刻发出瘆人的吼叫。

    “可恶!你实在是太可恶了。居然把我的眼睛都给打掉了。”

    现在,院长终于明白那个形似玻璃球的玩意是啥东西了。

    “啊?那居然是你的眼睛吗?那真是太对不起了。”

    “对不起?把我的眼睛打掉才说对不起吗?”

    那半颗头颅腾地一下从地上跃起,用脖子代脚,站在地上。

    此时,院长才发现,那张脸上没了那唯一的眼睛,看上去更加瘆人了。尽管这马晓丽实在是不成器,可是院长毕竟照顾了她三十多年,一直把她当女儿看待,见她痛苦,立刻心生恻隐。

    “对不起啊,侄女。是叔叔的错,刚才叔叔着急了。才抓起椅子打了你,现在叔叔帮你把眼睛捡回来吧。”

    “不用,我自己能捡回来。”

    话音刚落,就看见那颗眼珠子一下子从地上弹起,飞到那半颗头颅空着的眼眶里,待在那里。

    那颗满是鲜血的眼珠子虽然重新回到了眼眶里,可是怎么看都不自然。

    “可恶的院长,我念在你照顾我三十多年的份上,不忍心对你下狠手,你倒好,抓起椅子就往我脑袋上砸,把我的眼珠子都给砸出来了。”

    “侄女,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

    “别喊我侄女,你刚才这么一砸,把咱们多年的叔侄情分都砸没了。现在我对你已经没啥顾忌了。从现在开始,咱俩的情分已经断了,你不再是我的叔叔,我也不再是你的侄女。”

    半颗头颅说完,仅剩下的一只眼睛里露出一股浓浓的杀意。

    “侄女,你可千万不能杀了我呀。我照顾你三十多年,对你恩重如山,我只有个儿子,没有女儿,我可是一直把你当亲女儿看待呀。你要是杀我,跟杀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又有啥区别呢?你自己好好想想,你上学的时候,哪怕我再忙,家长我都会抽空参加,你结婚的时候,是我牵着你的手,把你送到新郎官的手里。你心里有啥委屈,都是我在安慰你。在你的生命中,我一直扮演着父亲的角色。”

    “别,您可是高高在上的院长大人,我可高攀不起。相信我父亲如果在世,我一定不会搞到现在这步田地。所以说,你不要再以我父亲的身份自居了。对我,你压根就没有尽到一个父亲该尽的责任。”

    “侄女,你这样说,我真是太寒心了。我辛辛苦苦地照顾你,不求回报,得来的最终结果,就是被你杀掉吗?”

    “闭嘴!都说了,不许你再喊我侄女,我跟你已经恩断义绝了。现在,我要做的事,是杀了你,所以你就不要再絮叨什么往日的情分了。看你照顾我三十多年的情分上,我可以赐你比较痛快的死法。不过呢,要是咬脸的话,叔叔不会马上就死,还会感觉很痛苦。叔叔,不要说我没有良心。我至少懂得不让你死得那么痛苦。”

    院长听了,绝望地大喊,“马晓丽,你真不是人,活着的时候,不懂感恩,死了还要亲自杀死自己的恩人,你说你这人倒是有多差劲?”

    半颗头颅咳咳两声,“打住!现在不是讨论我个人品性的时候,而是讨论你的死法的时候,现在我琢磨的是,如何能让你死得不那么痛苦。”

    “没有哪种死法是不痛苦的,所以,拜托你还是不要杀我了。”

    “嘘——那种求我的废话,就不要再说了。不要打搅我,让我集中精力好好想想。嗯?既然是打算咬死你,那么咬颈动脉应该是最佳选择,因为颈动脉一旦破裂,会在瞬间造成大量失血,两三分钟之内,你就死去。叔叔,抱歉,我又喊你叔叔了,只是两三分钟的痛苦,相信你应该可以忍受吧?”

    “不!我一分钟也不想忍受。”

    “那不行,世上的死法有无数种,可是没有哪种死法是毫无痛苦的。来吧,只是两三分钟而已。过了这两三分钟,你就去另一个世界报道了,在那里,你不会再有工作上的烦恼,不会再见到总是惹你生气的侄女,你一定会过得非常开心的。”

    “呸!你少胡说八道了。”

    “可是这压根由不得你。今天你必须死。”

    “马晓丽,你这个白眼狼,我照顾你这么多年,我就权当是喂了狗。你要是真的想咬死我,就给我来个痛快的吧。”

    “看来叔叔终于想通了。叔叔,再见了。”

    半颗头颅说完,立刻腾空而起,张开嘴巴,照着院长的喉咙咬去。

    院长自知必死无疑,只得闭上眼睛等死。

    谁知,院长等来的并不是颈部被利齿撕扯的痛感,而是感觉脖子一震,就听见咔地一声脆响,紧接着,那半颗脑袋发出刺耳的尖叫声。

    “妈呀,院长,你脖子上有啥东西,硌着我的牙齿了。”

    院长一摸脖子,摸到掐着脖子上的那双手,立刻哈哈大笑。

    院长扯去围脖,露出掐着脖子的那双手。

    “看见了没?你刚才咬到的就是这双手。”

    “没可能啊,我刚才明明是咬到钢板的感觉。”

    “没错,你刚才咬到的就是这双手,因为这双手跟你一样,是被小怪物用法术唤醒的,所以它们现在已经不是一双普通的手了。它们也是小怪物的杀人工具,就跟你一样。”

    “不!我跟这双手是不一样的,至少我能说话,会思考。这双手呢?不但不能说话,还不能动。它们只能掐在你的脖子上,一动不动,实在是太死板了。”

    “可是你们的本质是一样的,都是小怪物的杀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