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原血神座 > 第二百二十二章 堂问(下)

第二百二十二章 堂问(下)

    “哈哈哈哈。”

    场中发出欢快的笑声,这是将军们用自己的方式在为苏沉的反应点赞。

    不管太子如何权雄势大,人们对英雄的尊重总不会减。

    “是吗?”林文俊冷笑,一脸我早知你会如此说的样子:“可是永生殿堂的人却不是这么说的呢。”

    “哦?他们说什么?”苏沉问。

    “你想知道?”林文俊拍拍手道:“把人带上来!”

    随着林文俊的喊声,一名男子走上堂前。

    当他走过苏沉身边时,与苏沉对视了一眼。

    苏沉眉头微皱。

    眼前这个男人给他一点熟悉的感觉,但在记忆里却搜不到对其的相关认知。

    苏沉很肯定他不是石明峰的人,随着苏沉和永生殿堂的关系渐渐密切,苏沉的作用也越来越大,永生殿堂对他的保护力度也随之增强。除了原本认识苏沉的人,其他人已不再允许擅自接触苏沉。

    但那一份熟悉感又告诉苏沉,对方只怕还真和自己有见过面。

    这刻那男子已来到堂前,道:“孙默见过太子殿下,见过大帅。”

    林文俊假模假样道:“这里没有太子,只有副帅。”

    “是,见过副帅。”

    “说说吧。你是在什么时候认识苏沉的。”

    “是在临北的时候……”随着孙默的阐述,苏沉记忆中某个被遗忘的部分也被渐渐唤醒。

    原来这个孙默,是桑臻的手下。

    当年还在临北的时候,苏沉被带到桑臻那里,当时桑臻有一堆手下,这个人就是其中之一。

    他是如此的不起眼,又过去了二十多年,以致于苏沉根本不记得他。

    可是他可以忘记对方,那些曾经见过苏沉的人却无法抹除对他的印象。

    就象永生殿堂可以渗透龙桑上下一样,为了对付和消灭永生殿堂,龙桑也不是什么事都没干。他们也在努力拉拢,买通永生殿堂的人。

    孙默被买通已经是他认识苏沉很久后的事了,他并不知道苏沉之后和永生殿堂做了什么,但这不妨碍他知道苏沉与永生殿堂的起始联系,不妨碍他知道葬灵台。

    而对有心人而言,知道了最初的接触,也就可以分析出后面的结果。

    孙默的描述,便如揭开历史的神秘,让堂上的将军们了解了另一个时空的苏沉。

    那个时候的苏沉,弱小而无助,但就是弱小的他,面对一个强大势力的逼迫,却能硬生生从被追杀反转成合作,让大家也不得不叹服。

    如果没有太子在侧,这其实本可以是一个相当不错的传奇故事,如果没有永生殿堂的身份威胁,这甚至是一个可以传颂一时的故事,但因为有了这些先决条件,这些历史,这些传奇,也便成了黑料,让人们在心中叹息,扼腕,不知苏沉该如何应对。

    苏沉到还依然冷静着。

    他静静的听孙默将自己过去的故事,脑海则在飞速转动,灵魂晶体带给他的强大计算能力让他可以同时推演多种可能,寻找孙默话语中每一个漏洞。

    是的,漏洞。

    即便是孙默的确在场,即便孙默说的都是事实,也依然有漏洞。

    听起来很奇怪对吗?明明真实发生的事,怎么会有漏洞可言。

    但事实就是,真实既然可以比故事更离奇,那为什么就不能有漏洞呢?

    完全可以有!!!

    堂上,孙默的讲述已经结束。

    不出所料,他讲到苏沉完成所托后,一切便都结束,剩下的内容都是猜测,因为从临北之后,他就再没和苏沉接触过。但这不妨碍他从一些动向中分析苏沉和永生殿堂的合作。

    尤其是三阳药剂。

    这是个绕不开的死结。

    “……就是这样。小的可以保证,以上所述,句句属实。”孙默道。

    “你都听见了,苏沉。”林文俊问。

    “听见了。”苏沉回答。

    “那你如何看?”林文俊问。

    “一派胡言。”苏沉直截了当。

    “哦?你不承认?”

    我承认才有鬼了,苏沉在心里给了他一个白眼。

    他干脆不理林文俊,看向孙默。

    “孙默,你在永生殿堂,是什么职位?”

    孙默回答:“一名执行者。”

    执行者在永生殿堂属于地位最低的,没有爵位,属于平民阶层。当年夜魅来刺杀他的时候,就是一个普通执行者。

    苏沉立刻问:“据我所知,永生殿堂规定执行者只有执行命令的义务,没有参与计划的权利,对吗?葬灵台这么大的事,你是怎么有资格参与参知的?”

    这是孙默的第一个“破绽”。

    象永生殿堂这样的机构,有着一套完整的保密体系,身为执行者根本无权知道上面的计划与目的,毕竟执行者说白了就是小卒子。

    但是在真实运行中,实际往往脱离于计划。

    很少有人真正会把上层规定执行得这么严谨,绝大多数时候,大家都是能混则混。

    当年苏沉与永生殿堂的交易是一步步发展起来的,最初谁也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桑臻就更不可能去避着手下了。

    所以这第一个漏洞就出现了。

    苏沉以理论反驳实际,就连孙默都呆了一下,一时不知该怎么解释。

    想了想只能道:“他们那时候不重视你!”

    “你说是因为不重视?”苏沉冷笑道:“那我再问你,你说我杀了封大师,导致桑臻不得不同意我的方案。你在开什么玩笑?那可是一位大师级药剂师,地位尊贵,身份非凡。我杀了他,会一点后果都没有?永生殿堂又是什么样的存在?竟然能接受我的威胁?甚至还培养我来制作药剂?你不觉得这太荒谬了,谁会蠢到这么干?你们会把一个杀死你们重金请来的药剂大师的人去培养成药剂师吗?”

    这最后一句是对所有人说的,堂上将军们纷纷摇头。

    人生有很多不现实,不可能,不实际,人们通常称之为奇迹。

    奇迹的存在就是为了打破常理。

    然而奇迹是肯定无法辩过常理的。

    当年苏沉与桑臻之间的交易,有种种因素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苏沉之所以会那么做,是因为他没得选择,桑臻之所以那么做,同样有他没得选择的理由。所处的环境,个人的心态,以及对对手的欣赏与信任等种种因素影响和引导着这一切的发生,从而缔造出这一个打破常理的事件。

    但当用来描述时,却可以被常理驳倒,哪怕它是真实发生过的也没用——在辩论这种事上,真相让位于逻辑。

    这就是孙默的第二个“破绽”。

    孙默被苏沉说得哑然,如果说第一个破绽他还能解释,这第二个,他就解释不了了,甚至连桑臻自己都很难解释清楚当时的心态。

    天底下不是每件事都要解释清楚,做了就是做了,就算你苏沉杀了一位药剂大师,但老子就看好你,就重用你了,又如何?

    当年诸仙瑶也曾因为一句“我不高兴”,差点害死苏沉。

    这世界,不讲道理的事太多。

    但在辩论上,你就必须讲理。

    于是孙默发现,那个没理的竟然是他,这让他立刻慌了。

    他喊道:“那是因为他重视你。”

    苏沉立刻道:“可你刚才还说那是因为你们不重视我啊,怎么现在又重视了?”

    “我……”孙默立时哑然。

    堂上已响起一片嗤笑声。

    孙默急了,大喊:“我怎么知道你们是怎么商量的,反正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苏沉冷笑:“我再问你,你弃暗投明多久了?”

    孙默回答:“十年。”

    “十年?你是说你十年前就离开永生殿堂,而永生殿堂却既没有追杀你,也没有通知我?”苏沉又问。

    这又是一个“破绽”。

    以苏沉今时今日的地位,对永生殿堂的重要性,一个可能泄露他身份的人走了,永生殿堂竟然没做般点准备,这的确是太不合理了。

    苏沉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理由在这里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成为又一个不合理。

    不合理就够了!

    只要不合理,就可以推翻对方所述,就可以抵死不承认。

    苏沉与永生殿堂的关系本就是建立在一次次的不合理基础上的,当这些不合理被掀开时,的确很难让人相信他们之间的合作是怎么维系到今天的。

    如果要问苏沉,那苏沉会回答是他的本事。

    是的,有能力的人就是用来创造不合理的,只有庸才才会事事都喊“这不合理,这无法做到”。庸才因此而成为庸才,天才则将不可能化为可能。

    偏偏这世界绝大多数的人是庸才,所以“不合理”就会变得合理。

    如今苏沉将这一切不合理抛了出来,言之凿凿,有理有据,有那么一刻,就连林文俊都觉得:老子是不是收下了一个假投诚的?

    这真他娘的不合理啊!

    既然孙默所说的关于苏沉身上的许多问题都充满了不合理,那么苏沉离开临北后的事,孙默就更没有发言权了……他亲眼所见的都不具备效力,何况后来的推测。

    也就是说,这个人证没半点价值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