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修真小说 > 凡世歌 > 第四十五章 战!
    听了解说的发言,本就把帽子压得很低的蓑衣客不禁苦笑了一声,“真没想到来挑战我的会是你。”看表情,明显是在害羞,也可以理解,毕竟是曾经和尹朝华争夺峰主之位的强人,居然在众目睽睽之下与人持剑互斗,传到山上去肯定会被扣上自甘堕落的帽子。

    沈飞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忙致歉道:“晚辈说错话了,请前辈责罚。”

    “没什么对不对的,反正继续在擂台上打下去,我的身份早晚会被人知晓的。”话是这样说,蓑衣客还是继续低着头,让头上的蓑帽尽可能地覆盖住面容,好像这样就能不被人看到真实的样子似的。

    此等掩耳盗铃的法子着实令沈飞苦笑不得,不禁问道:“恕晚辈直言,以前辈的身份怎么也来趟这趟浑水呢。”

    “哎,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蓑衣客露出无奈的表情,“人间是一个用银子说话的地方,要想不偷不抢的获得银子,仙人能做的事情实在有限,要么就是给有钱人充当护卫,跟狗一样被呼来喝去,就如同令狐悬舟身边的散仙;要么就只能依靠变卖仙器。但这两种方法无论哪一种都不足够为我提供足够多的银子去购买翠兰轩拍卖的顶尖仙器法宝,为此只能来竞技场倚老卖老了。”

    “前辈,您出身蜀山,翠兰轩拍卖的寻常仙器怎么能落入您的眼睛?”

    “寻常仙器?开玩笑!翠兰轩的背后是蓬莱仙岛,而蓬莱仙岛是所有修仙者的祖宗,是蜀山剑派和魔教的起始之地,那里面流落出的宝物无论是哪一件都是上上品,是陆地上难得一见的珍宝。就拿我那天花费重金,力压魔教冥王宗宗主养子炎杰得到的骨剑吧,在《道书?子母经》中是有着明确记载。乃是众神会战期间,魔神蚩尤帐下第一勇士“离狂”使用的法宝,其上寄宿着离狂的战魂。当年应龙和旱魃设计伏击离狂,联手斩下了离狂的首级,却没想到离狂战魂不灭,附着在骨剑之上做出更加猛烈的回击。应龙和旱魃使出浑身解数才将骨剑肢解为三段,封印于三个不同的地方,再设下结界封印。只要三剑合一,离狂的战魂便可重新被点燃,骨剑神器便可恢复往日的荣耀。”

    “真有这样的事?”沈飞心中一惊,这才明白了当日蓑衣客为何会和炎杰不惜一切的争抢骨剑,可转念一想,又觉得有些问题,不禁问道:“恕晚辈直言,前辈誓要集齐此等凶器,唤醒离狂之魂是何道理?”

    “这……”蓑衣客明显语气一顿,大概是在心虚吧,“当然是要将它彻底毁灭,防止落入坏人之手了。”

    “原来如此。”话是这样说,沈飞心里面想的却是:看起来王硕前辈上山要回峰主位置的决心并未彻底断绝,自知正面冲突打不过尹秋水,所以想到了花费重金从翠兰轩中购买种种九州陆地上罕见的法宝,甚至不惜唤醒离狂之魂,这等提升实力的法子。

    “哎,人的心中一旦有结,哪怕曾经是个好人,哪怕本性并不坏,做事的时候也会变得极端起来,希望连续受到打击的白羽不会如此。”蓑衣客的表现让沈飞对他的印象大打折扣,与尹秋水鏖战败走蜀山,在人国活动了二十多年,蓑衣客早已不是当年的王硕了。

    从沈飞的表情中看到了些许的轻视,蓑衣客强硬挥手道:“闲话就聊到这里,我的辈分虽然长你一轮,但是擂台之上刀剑无眼,无尊卑长幼之分,都需尽力而为才是,输了的话,不要怪我。”

    沈飞对他依然客气:“王硕前辈,与您拔剑相向,按理说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但确如您所说,擂台不比其他地方,是一个需要公平竞技的场所,我们在此比斗的目的各有不同,但无疑都渴求着最终的胜利,您无需放水。”

    “你能这样想就很好,等一下我不会下杀手的,你放心。”

    “多谢前辈。”言罢,沈飞右手于虚空之处攥紧,朝花夕拾剑现于掌心:“前辈,承让了。”

    蓑衣客看到沈飞认真起来,也是不敢大意,右手自蓑衣中缓缓抽出,一柄长剑现于掌心——君啸。

    君啸剑长三尺六寸,剑刃为玄钢打造,上嵌六枚宝珠,吹毛断发,削铁如泥,在名器谱上排名第二十六位,时至今日随着众多从未彰显过实力的强大仙剑的出现,名器谱的排名早已不能作数,但还是具有一定参考价值,证明君啸剑是一把非常强大的仙剑。

    “我手中的剑叫做君啸,从五岁的时候开始始终不曾离身,威力不小,你要小心了。”蓑衣客毕竟是长辈,无论是功法深厚的程度还是对仙术的掌握都比沈飞强很多,出手之前先出言提醒,展现了风度。

    沈飞心说:朝华峰的人果真都是一个样子。当下抱剑拱手道:“恕晚辈无礼了。”

    “蹭蹭蹭。”连续三次起跃,来到了蓑衣客的近前,整个身子前倾,剑刃从下往上斩划出一道耀眼的弧度。

    “刷!好剑!”观众们在沈飞炫酷至极的出剑下被点燃了,扯开嗓子,拼了命地呐喊助威:“管他是不是前辈呢,拖他下水,沈飞我看好你!”

    “刷!”神剑过处,蓑衣客轻飘飘地后退避开,他和尹秋水、尹朝华师出同门,修习的是朝华峰君子气,能够通过感知气机,提前判断出敌人的进攻轨迹,沈飞如此笔直的出剑自然不能逃脱出他的掌控,轻松躲闪过去。

    不过这也正在沈飞的预料之内,如果连如此毫无花哨的出剑都躲不过去,蓑衣客当年根本不配与尹秋水争夺峰主之位。一剑落空,第二剑紧接着来了,拦腰横斩,斩出一道半月。沈飞并没有使出有去无还,因为有去无还招式实在太过单一,对于能够操控气机的人不会形成大的威胁。他此刻的出剑,完全是学着尹朝华曾经施展过的圆之道,希望蓑衣客也能使出朝华峰的剑术来对攻,这样一来,能够以此对圆之道产生更多的理解。

    在擂台之上与大大小小的高手对战,沈飞越来越感觉到招数的捉襟见肘。仙法方面,单凭着一招五行创生术已经越来越难以满足越加激烈的战斗了;而剑法方面,一式有去无还更是过于单一,遇强者对战,拉开距离根本无从施展。为此,他便想着丰富一下剑法和仙法的种类,使得对敌的时候手段能够多样话。

    仙法暂且不提,剑法方面,他仔细回忆了蜀山之上的种种剑法,从落雁十三剑,到伏魔九剑,再到归元寂静剑,这些剑法其实对他来说都不适用,因为太过复杂了,掌教又压根没有教导过他,只凭着回忆无法完全将其复原,更无从掌握其精髓,唯有尹朝华曾经使用过的圆之道,似乎只是遵循万法归宗,唯圆不破的道理随便出剑,并无一定的招数定式可言,最为适合他。遇见同样出身朝华峰的蓑衣客,可说是天意的安排,正可以让他试验心中的想法是否可以成真。

    蓑衣客眼见沈飞连续以圆之道挥出两剑也很惊讶,圆之道乃是朝华峰剑术精髓所在,是以圆为纲配合君子望气术施展出的顶级剑法,沈飞居然能够有模有样的将它施展出来,确实令他惊讶。

    眼见长剑划过半圆,拦腰横斩,蓑衣客轻轻地后退了一步,只是往后退了一小步而已,刚好避过剑锋所能伤害到的范围,同时道:“沈飞啊,圆之道乃是配合君子望气术所产生的反击剑法,是以圆为纲,以望气术洞察先机,从而产生的无死角防御体系,你将它用作进攻,实在不明智。”

    沈飞第二击落空,仍不气馁,反笑道:“前人的手段早该与时俱进,千年以来朝华峰毫无长进不正印证了这一点,前辈你再不出剑的话,晚辈也只好继续进攻下去了。”

    “出剑?”蓑衣客蓦然扬头,被碎发遮蔽的眼睛里流露出一丝冷酷的光,“沈飞哦,你已经踏入我的攻击范围内了,别说我以大欺小哦。”

    蓦然间,蓑衣客整个人的气场瞬间变了,改变的气场甚至让空间发生了一丝丝扭曲。沈飞在气场改变的同时意识到强烈的危险正在逼近,感觉全身上下仿佛陷入泥潭之内,而蓑衣客手中的君啸剑,正在以不容抵抗的威势逼近自己。

    “刷!”幸好有一团飞花在关键时刻笼罩了沈飞,带着他脱离了危险,使得蓑衣客的挥剑落空。

    “哦?”后者唏嘘一声,“不错嘛,原来你早就计算好了。”

    “晚辈只是想试一试,在气机的锁控下,花瓣云究竟能否起到效果。”

    “就不怕我失手杀了你?”

    “晚辈预感,前辈的第一击应该不会使出全力。”

    “还真是个胆大妄为的人。”

    “事实证明,气机锁控之下,花瓣云能够自由行动,既然这样,与前辈的战斗就不会是一面倒的情形了。

    “你还真是天真呢,沈飞,难道在山上的时候掌门师兄没有告诉过你,仙道之上,境界的强弱直接决定了胜败。而你的境界与我之间,无疑盘亘着一道鸿沟。”

    视线中,蓑衣客向前迈出一步,身形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足尖已经点在花瓣云上,倒持仙剑,负手而立,充满霸气地俯瞰过来。

    “沈飞,你现在认输,能够少受一些皮肉之苦。”

    沈飞反而笑了起来,“记得刚上山的时候,就曾与一位深谙缩地成寸法门的顶尖高手对决,当时他也是这般轻视我的,结果阴沟里翻船,前辈啊,你可不要重蹈覆辙才好。”

    “只有化幽境高手才能施展空间系法术,你居然说自己刚上山就能打败一个化幽境高手,简直是狂妄至极。”蓑衣客站在花瓣云上负手而立,君啸剑倒持掌中,凛冽的目光从蓑帽下射出,对沈飞的话戳之以鼻。

    后者不以为意,回想起南山晚月下与黑衣人(云师叔)的惊天一战,心中涌起豪情万丈。

    “前辈呦,恕我直言,这个天下早已不属于你们了。”话音未落,沈飞毫不犹豫地出剑,长剑从左向右,划过一个半圆,斩碎了蓑衣客留在原地的残影。

    “简直是狂妄至极,沈飞你会为自己的狂妄付出代价的。”蓑衣客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了沈飞的身后,君啸剑高高扬起,再重重下落,在他心里,这一剑下去无论如何都会在沈飞身上留下一道深可见骨的伤痕。蓑衣客没敢下狠手,因为沈飞是掌教的弟子,若将他杀了会招来掌门真人的记恨,为他回到主峰勇夺峰主之位平添一道障碍。

    “刺啦啦!”却万万想不到,沈飞竟然在关键时刻上扬剑锋,挡下了他的攻势。当下心往下沉,定睛观瞧,只见对方轮廓分明的脸上洋溢着挑战强者的兴奋以及自信会胜利的笑容,倒吸一口凉气。

    沈飞道:“前辈,说出来您可能不信,缩地成寸术,上山以后没多久就被我破解了呢。”

    黄色仙罡覆盖了眼睛,蓑衣客重新审视沈飞,惊讶的发现稀薄如同热气的赤色仙罡以对方站立之处为中心,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居然如同大海一般广袤,覆盖了整片天空,毫无死角的观测发生在其中的每一个微小细节。

    “这……”终于意识到沈飞的自信不是没来由的,蓑衣客认真了起来。

    沈飞则淡然一笑,双手推着剑锋往前送,将蓑衣客送出了花瓣云,自己站在云上,右手和右腿呈一条直线似缓实急地飞扬而起,摆出了蜀山标志性的姿势金鸡独立“分散在九州之上的众散仙听着,我,蜀山剑派第十四代掌门弟子沈飞,奉命下山,旨在传播本教教义,彻底终结流落人间的散仙一盘散沙的局面,予尔等以光明之未来。以今天为始,以本人与朝华峰前辈王硕的战斗为标志,向诸位证明,我,沈飞,元正道人,有能力担此重任。”

    “刷。”足下发力,蓦然从花瓣云上冲出,长剑笔直前刺,“刚才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你,你也进入到我的攻击范围内了,前辈。”

    ——百战之剑,无所不破!

    ——破袭剑术第一式,有去无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