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八百五十章 赠仙器
    米小经也放下心来,不管得到的是什么,按照米悠然的说法,反正是好东西,并且已经消化吸收融合了,至于名称重要吗?

    其实是不重要的,重要的是,这宝贝能够带来哪些好处,虽然目前看不出来,但以后或许会慢慢显露出来。

    至于手中的仙器,除了仙剑西彦华外,还有一个双月刺天戟,只是这仙戟已经不适合他了,以前米小经得到过很多宝物,随着他修为快速增长,其中大部分已经逐步淘汰。

    还能跟上他修为的,只有真言幢和仙剑西彦华,还有就是陷空福地,其他基本都是淘汰品,哪怕当初再惊艳,现在也都失去了意义。

    这些宝物,他已经送走了一部分,手里还留了一些,其中绝大多数都放在陷空福地里。

    米小经道:“老爹,你现在有趁手的仙器吗?”

    米悠然道:“有啊,我的仙剑还是你妈送的,我一直养着,应该可以跟上境界了……”

    他现在很少动用仙剑,仅仅靠着算计能力,就能混的如鱼得水,仙剑也就是个护身的摆设而已。

    汪为君苦着脸,说道:“我没有仙剑哎!”

    米小经笑着拿出双月刺天戟,说道:“这个给你,我已经抹去了神魂印记,你自己修炼一下就能用了,这仙戟还是很不错的。”

    汪为君却没有接过来,他当然知道这是什么,也清楚这仙戟的品质极高,说道:“我要是拿走了,你用什么?”

    米小经笑道:“我有真言幢,还有仙剑西彦华,足够用了……武器太多,意义也不大。”

    汪为君却知道,哪有嫌弃自己宝物多的人?那是米小经为了给他仙戟,他无法拒绝米小经的好意,自己也的确需要一件给力的武器。

    这把仙戟,汪为君最少可以用到三劫以后,若是一直炼着,也许还能跟上他的修为。

    米小经的晋级速度实在太快,以至于很多宝物都失去了成长空间,而按部就班修炼的人,手中的仙器往往也能跟着成长。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仙人一辈子也就两三件趁手仙器,他们一辈子都在蕴养培养,仙器自然会随着修为一起变强。

    米小经这辈子,也只有真言幢跟上了他的修为,甚至比他进步还要迅速,其他宝物都在渐渐淘汰。

    真言幢的威力,经过这次升级后,已经超过了米小经现有的修为,足以抵挡金仙的攻击,这点米小经暂时没有概念,他只知道真言幢又强大了许多。

    而且米小经也清楚,自己还没有开发出真言幢攻击的一面,更多的是防御,这问题需要重视一下了,慢慢寻找真言幢的攻击能力。

    另外,微世界的探索也不能停止,这关系到米小经对世界的认知观念,也就是境界问题,一旦对微世界有了深刻的理解和认知,他觉得自己的境界就能提升。

    仙人到了高阶,并不是单靠修炼武力就能提升,最重要的是对世界的理解和认知,甚至为人处世的各种经验,同样是提升境界的一条道路。

    当然,武力若是追求到极致,也一样能够提升境界,甚至像蹇崇那样贱到极致,加上其他方面的努力,也都能够晋级顶尖。

    米小经在修炼中,逐渐有了自己的想法,也形成了自己的修炼方式。

    他现在觉得,想要认知大世界和虚空小世界,首先就要从微世界开始,只有对微世界有了充分的认知,并且学会改造微世界,那么才能进一步作用到大世界中。

    汪为君把握刺天戟,将神魂印记打入其中,当他慑服刺天戟后,立即感受到了这件仙器的威力,心里顿时惊喜不已,都不用尝试,就能感觉到其中蕴含的恐怖力量。

    就像小孩子得到了新的玩具,汪为君完全被刺天戟吸引了。

    米悠然见他乐得合不拢嘴,说道:“你最好准备准备,找到合适的机会,赶紧渡劫吧……你现在用刺天戟还有点吃力,等成为二劫散仙后,就可以稍微运用自如点了。”

    汪为君听到渡劫二字,脸色顿时灰暗下来,他是真的恐惧渡劫,听到这两个字就一阵不安,只是他也清楚,只有渡劫,自己的实力才能提升一大截。

    “我说……能不提渡劫嘛……”

    米悠然道:“恐惧是没有用的,该渡劫就要渡劫,越早越好!”

    他早就看出来了,自家儿子对汪为君非常亲近,甚至比对自己还亲,米悠然心里明白,汪为君在米小经还弱小时,应该给了他很多帮助,儿子能一路顺风顺水的过来,汪为君的功劳绝对不小。

    米悠然也算爱屋及乌了,这才愿意出言指点,若是换一个人,他才不屑提醒什么。

    汪为君其实也明白,米悠然说的对,可他现在的状态就像一个恐高的人,偏偏要站到悬崖峭壁上,还必须做各种危险的动作,可却连站都无法站稳。

    渡劫哪有那么容易?

    几乎每个散仙都是如此,渡劫是他们最大的难题,不到万不得已,那是绝对不愿意面对天劫的。

    米小经也鼓励道:“别怕,你这次渡劫应该很容易的,就像修成散仙的时候一样,那一劫不也很小吗?很容易就渡过来了……你也见过很多散仙渡劫了,我看好你……”

    汪为君有种眩晕的感觉,他说道:“别劫啊劫的,我听着难受!”

    使劲摸着自己的光头,汪为君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逗得米小经和米悠然都笑,两人不是散仙,根本体会不到,散仙竟然如此畏惧天劫。

    汪为君也发现自己的心态不对,可这股恐惧是从心底冒出来的,止都止不住,他脸色瞬间就白了。

    米小经安慰道:“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且慢慢适应吧……”

    他实在不忍心,当初那个霸道的绿袍老头,和现在的绿袍少年,简直就像是两个人,都快要找不到汪为君当初霸道疯狂的风格了,这人的变化也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