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二百六十七章 舵爷
    魏珍张大嘴巴,就连声音都不出来,她真的被吓住了。㈧㈠ 中 Δ文』 网Ww┡W.8⒈Zw.COM

    一个筑基大圆满的孩子,仅仅打出一朵鲜红色的莲花,就让一个结丹大圆满的高手生死不知,这是什么手段,实在太诡异了!

    汪为君开心大叫:“对,对!就这样干!干得好,干掉他!”

    米小经的举动,让汪为君喜出望外,这孩子终于开始心狠手辣了?其实他是想多了,米小经更多的是本能反应,尤其他最近一直在琢磨毒莲,所以受到攻击,本能的就用了出来,只是效果之好,让所有人都震惊了。

    雍机只是稍稍犹豫,紧接着灵剑飞出。

    郑聪眼睛凸起,绝望的出吼叫。

    突然,一个人出现在郑聪身前,伸手一抓,竟然硬生生抓住了雍机的乾阳剑,雍机大骇,喝道:“谁!”

    那人突然转身,面对米小经,问道:“小家伙,别毒莲了!嗯,你是千毒牵的弟子?”

    元婴高手!

    那人边说边松手,淡淡道:“别在云间坊撒野,不管要打……还是要杀,都别在云间坊里!”

    米小经只觉得这人深不可测,看到他一把抓住雍机的灵剑,就知道这人绝对是元婴期的大高手。

    那人看向郑聪,说道:“郑聪,以前我就觉得你不聪明,现在看来,你不但蠢,还没有眼光,在云间坊也敢动手?”

    这人给了米小经巨大的威胁,他脸上漠然,却是暗自准备,一旦情况不对,青木阵就会启动,只是他一点把握也没有,对手实在太强了,元婴期的修真者,即便使用青木阵,米小经也没有任何机会。

    郑聪没有接话,拿出瓶瓶罐罐,不停的吃着各种灵丹,试图压制体内的毒丝。

    当真是又气又急,他现自己完全无法清除毒丝,靠着灵丹和修为压制,暂时还能挺过去,可他心里非常明白,要不了两天,这毒就会爆出来。

    郑聪已经瘫在座椅上,浑身瑟瑟抖,脸色紫,俨然一副中毒的模样。

    魏珍这时候才算缓了过来,上前施礼道:“珍珍见过老祖。”

    这人看上去极其普通,就是一身灰布褂子,一头白,满脸皱纹,就像是乡间的老农,毫不起眼。

    可一旦放出气势来,人人惊悚,别说米小经被压制,就连雍机也是一样,大气都不敢喘。

    云间坊的老祖之一,元婴中期的高手,名叫宝舵浜,不过没人叫他的名字,外人大都称他为舵爷,而云间坊的人,大都叫他老祖。

    这段时间,刚好轮到他坐镇云间坊。

    舵爷看着郑聪,继续说道:“你走吧,别死在我们云间坊里。”

    郑聪听到舵爷询问,心里疑惑,千毒牵的弟子?千毒牵是谁?连舵爷的口吻都那么慎重,这下麻烦大了。

    他也不敢留下,恨恨的盯了一眼雍机,刚才那一剑,要不是有舵爷阻拦,自己就死定了,又盯了一眼米小经,这才踉踉跄跄的离开。

    郑聪有手下在外面,也有一辆马车在等,出门他就爬上马车,低喝道:“去……去宋子清大丹师家,快!”

    郑明管家亲自跳上马车,挥鞭驱赶,驾着马车向前狂奔,他也看出了不对,郑聪低着头,脚步踉跄,一看就是受了重伤,加上要去宋子清大丹师家,那就说明一切了,不管是和谁斗,总之一定输了。

    看着郑聪离开,雍机暗道可惜,刚才若不是舵爷出手,他绝对可以杀掉郑聪,现在就比较麻烦了,这家伙一旦离开,以后就是仇人状态,而且还是不死不休的那种!

    他心里极度郁闷,没想到郑聪竟然敢讹诈自己,这仇结的不值得,早知道一开始就不去找这家伙了,这混蛋东西,简直就是一个笑面虎!

    舵爷再次看向米小经,说道:“千毒牵是你什么人?”

    米小经不答,因为汪为君在心塔上提醒:“不用鸟这家伙,什么都不用说,他不敢拿你怎么样!”

    舵爷心里惊疑不定,既然不能确认米小经的身份,他就不敢胡乱下手,千毒牵可不好惹,那是元婴期大圆满的高手,而且个性阴毒无比,一旦招惹上,绝对能让人坐立不安,云间坊是做生意的,不是打打杀杀的。

    米小经不说,舵爷也不好继续追问,这样会显得他非常心虚,不过他心里已经认定了,米小经就是千毒牵的弟子,或者某些关系特殊的人。

    他一屁股坐在郑聪刚才的位置上,说道:“躲那么远干什么,我又不是敌人,丫头,你也过来坐。”

    雍机使了一个眼色,这才重新落座,米小经也慢慢走到桌前,一副戒备的样子,坐也是半个屁股搭在座位上,一副随时准备暴起的模样。

    这副戒备模样,直接把舵爷气笑了:“小家伙,我要动手,你就算再怎么戒备,也没有屁用……好了,坐就坐好,我看不得这样!”

    米小经想想确实是这样,稍稍放松了一线,可他依旧戒备着。

    舵爷道:“到底怎么回事?”他是在雍机动手的时候,才现了不对,幸好靠的近,总算救下了郑聪,不然郑聪死在云间坊,事情就麻烦了,这家伙也是有背景的人。

    魏珍其实也莫名其妙,简单将事情叙述了一遍。

    舵爷点点头,说道:“你们要租赁小飞舟,为什么会和郑聪起矛盾?”

    雍机也简单介绍了一下情况。

    舵爷脸色有点阴郁,他大致明白郑聪的做法了,一般而言,像云间坊这种做生意的,都讲究口碑和诚信,他们本身资源也多,不用搞歪门邪道,只要交易量上去,每年赚得就会很多。

    而郑聪类似于掮客一样的存在,他们属于捞一笔算一笔,往往特别贪婪,也难怪雍机拒绝。

    让舵爷耿耿于怀的是,郑聪完全无视了云间坊的存在,竟然敢暴起杀人,这让舵爷很是不爽,若是出去后,郑聪再动手,他就完全不在意了。

    沉吟片刻,舵爷说道:“这样啊……嗯,小飞舟我们租给你,租金减半,另外,小飞舟要用的灵石你们自己出,不过不用付押金了,算是我们云间坊的赔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