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一百九十章 修复
    去掉一把剑,也就是切断和这把剑的联系,对修真者而言,一把蕴养了很多年的剑,一旦切断联系,修真者本人也会受到创伤。八一中文★网W w★W√.√8 1 z Wく.★C★o√M

    好在雍机从米小经这里得到了不少灵丹,这一点他倒是不太在意。

    米小经看着雍机去了竹亭,这才来到平时打坐的地方,盘腿坐下。

    遁符虽然到手,但法诀和咒诀还不清楚,按照碧落仙子的提示,米小经将遁符放在额头上,果然,这遁符有自己专用的法诀和咒诀。

    古遁符最后还有一段破碎的文字,米小经完全看不明白,就算用神识也一样看不懂,一着急,顿时引动了真言幢。

    万字真言幢,瞬间有大量真言顺着神识,冲入了遁符之中。

    这世上还有什么文字,真言幢会不知道?

    自从上次看过古劫丹经,真言幢似乎已经习惯了翻译,这次同样开始翻译,而且还在修复破碎的文字,就像拾遗补缺一般,文字变得顺畅起来,神奇到了极点。

    瞬间,米小经额头出金色的光芒,将遁符牢牢的固定在额头上,就算米小经放下手,那遁符依旧没有掉下来,就像贴了一片枫叶在额头上,出闪烁的金芒,当真是宝光灼灼。

    古遁符很是神奇,随着真言幢对文字的修补,米小经总算看懂了最后一段文字,那是一手非常简单的法诀,瞬移法诀,配合古遁符,可以瞬间挪移,距离不算远,也就千米方圆。

    真言幢修复了破碎的文字,也就基本上修复了古遁符,当最后一个文字被真言幢破解,米小经体内的星罡之力,瞬间就涌入古遁符内。

    这一下就将米小经体内的星罡之力抽取了大半,吓得他连忙修炼起来,反正古遁符就贴在额头上,取也取不下来。

    星光化作星罡之力,一旦转换得多,就会冲入遁符之中,米小经被吸收得难受之极,偏偏又没有灵丹辅助。

    突然,他想起了那枚银纹培元丹,也许这丹药能用?

    其实,米小经炼制了不少银纹灵丹,他全都存了下来,没敢拿出去卖,而自己也没有吃过。

    倒不是怕吃出问题,只是每次修炼时,总也想不起来,这次也是被古遁符吸得没有法子了,才突然冒出了吃银纹培元丹的想法。

    想干就干,米小经没有太多的顾虑,毕竟他还年幼,若是换做汪为君,绝对会将银纹灵丹出手,先看看别人吃后的反应,如果没有问题,才会自己吃,而米小经却不愿意这么干。

    拿出银纹培元丹来,米小经惊讶的现,经过这段时间的封存,这些银纹培元丹竟然有了变化,银色的丹纹更加清晰可辨,丹体还出淡淡的毫光,他知道这是宝光,而能出宝光的东西,都是好东西。

    一口吞下,米小经继续修炼,瞬息间,银纹培元丹带来庞大的灵气,这些灵气米小经并不需要,直接就涌入了古遁符中。

    这就给米小经腾出了修炼的时间,紧接着,真言幢也开始反哺米小经,他惊讶的现,只是片刻功夫,自己的星罡之力就完全恢复了,同时古遁符又开始吸收星罡之力。

    汪为君一直在观察,自从进入米小经身体,夺舍不成功后,他就没有停止过观察,米小经所学的一切他都看在眼里,要知道一旦夺舍成功,这些都是他的。

    他盘算的极好,米小经进步,那就相当于自己在进步,虽然目前他还没找到夺舍的办法。

    古遁符在缓慢的修复,汪为君现,竟然不需要任何材料,仅仅靠着星罡之力和灵气,加上真言,就可以缓慢修复古遁符,这种神奇的表现,就连汪为君也震撼不已。

    汪为君心里稍稍有点忧虑,他再一次审视心塔,觉自己还是小看了真言幢,衍修至宝竟然如此神奇,这是他没有料到的。

    一开始,汪为君认为是自己实力狂降,而且失去了肉身,元婴也即将崩溃,这才不小心被真言幢控制,现在看来却没有那么简单,这真言幢的表现,实在有点出他的认知。

    直到现在,汪为君才真正重视起真言幢来,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小看了衍修至宝的威力,小看了衍修的能力。

    可惜汪为君是修真高手,却不是衍修大能,对于衍修的一切,他虽然有过接触,可是了解不深,他唯一知道的就是,衍修一旦成长起来,实力不比修真者差,甚至要更强。

    衍修的特点,就是初期成长困难,能够达到守心期,也就是相当于元婴期境界的人,一万个衍修里也很难有一个。

    相比之下,修真者能够修炼到元婴期的人,比例就要大得多了,这就造成了衍修大能少,修真大能多的局面,也造成了修真者普遍小看衍修的现象。

    米小经可不知道这些,他手里还有不少银纹培元丹,既然有用,他也就进入了嗑药模式,一旦星罡之力被抽取到一半,他就会吃下一颗银纹培元丹,然后努力修炼转换星光,来回折腾下来,古遁符终于不再吸收灵气和星罡之力了,整个古遁符看上去就像吃饱了一样。

    米小经试着想要将古遁符从额头上拿下来,结果却惊讶的现,自己取不下来,这玩意就贴在皮肤上,像是生长在皮上一般。

    “拿不下来了啊!”

    米小经傻眼了,这玩意贴在脑门上算什么?

    不管米小经用什么手段,就是拿不下来,他差点没拿出雷击匕来撬动,还是汪为君现了不对,立即阻止道:“别动,就让古遁符留在额头上,没有问题的,这样启动也更快捷,而且都不用法诀了,心念一动就能启动,这可是好事!”

    “可,可这也太难看了……”

    “难看个屁啊!修真者谁管好不好看,提升实力的就是好看,提升修为的就是好看!你这有什么难看的,岂有此理!”

    其实米小经也不是真的觉得难看,只是一时间不太适应,一个古遁符贴在额头上,总是感觉怪怪的,这才会如此别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