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一百八十三章 瀚金派的动作

第一百八十三章 瀚金派的动作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雍机回到汇泉别院,脸色已经完全变了。八一中文网W★w√W★.く8√1 z★W√.CoM

    米小经迎上去问道:“怎么了?”

    雍机苦笑一声,说道:“宗门的大剑舟被击落了,弟子死伤惨重,沐师叔重伤……”

    米小经不由得惊叹,因为汪为君刚判断出要出事,没想到就真的出事了,而且他也知道,这艘大剑舟是宗门最大的运输工具,也是最好的运输工具,当初西衍门被灭时,搭载他们过来的就是这艘飞舟。

    这次大剑舟离开,是为了运走宗门的潜力弟子,没想到竟然会被瀚金派的高手击落,在大剑舟中的弟子,很可能被屠戮一空了。

    雍机道:“你这里还有蕴婴丹吗?对了,白泽丹也需要一颗!”

    米小经根本就不能拒绝,他说道:“有,我还有蕴婴丹和白泽丹,雍师伯,是给沐前辈疗伤的吗?”他心里疑惑,之前不是给了宗门不少吗,为什么还要讨要?

    当然这话是不能说出口的,既然雍机要,那就给,米小经不会在这点上纠结,拿出两个琉璃瓶递给雍机。

    雍机接过琉璃瓶,打开检验了一下,他现两颗都是中品丹,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宗门会补偿你的。”说完再次化作一道剑虹:“在这里等我回来。”

    米小经的神识沉入丹田:“老头,我该怎么办?现在就逃吗?”

    “现在逃个屁啊!对方还没有打上门来,当然是等宗门彻底混乱了再跑!这时候跑,太明显了,就算宗门重视你,一旦扛过这次攻击,他们也会找到你,那时候的后果肯定不会好。”

    米小经思索了一下,不得不承认汪为君说得有理:“好吧,那就等等吧。”

    “其实也等不了多久,既然对方已经开始阻击了,那么应该很快就会攻打过来,哈哈,剑心宗这次的麻烦大了,好玩,好玩……”

    幸灾乐祸溢于言表,汪为君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口气,其实他也不想米小经继续留在剑心宗,生怕什么时候,莫名其妙就来了一个高手,将米小经看穿,那时候他可就彻底悲剧了。

    汪为君唯一能做的就是提醒米小经,千万不要陷进这个大坑里,一旦米小经完蛋,就代表着他也要完蛋,这种事情,汪为君当然不能让它生。

    所以汪为君实际上比米小经还要紧张,想要夺舍米小经,先米小经必须活着,死了就没戏了,而且他也只有一次夺舍的机会,过了就彻底完蛋,烟消云散,从此世间再无汪为君这个人物。

    米小经没有多想,继续开始修炼。

    很快,雍机又回来了,他来到米小经身边,放下一堆灵石,然后回到竹亭里修炼,这就是宗门给米小经的补偿了。

    米小经修炼一结束,就看到眼前多出了一堆灵石,他数了数,大约不到一千块灵石,比白交给宗门要好,但要是拿到市面上去,这些灵石连一颗白泽丹都换不到,就更别提蕴婴丹了。

    不过米小经也不心疼,反正他炼丹的材料全是宗门给的,连炼丹场地和丹鼎都是宗门的,成本几乎没有,都是纯赚的,就算宗门不给奖励他也不难受,按照他的想法,反正可以自己炼制,只要勤快点,灵丹以后有的是。

    况且前段时间的疯狂炼丹,他手里囤积了不少灵丹,其中不乏中品丹,甚至还有几颗偶然成功的上品丹,米小经用的是古法炼丹,其成丹效率比现在的炼丹手法要高级许多,要不是他的修为跟不上,凝出上品丹的机会更大。

    至于低级丹,米小经已经能够达到百分之六十以上都出上品丹了,甚至有一定几率出极品丹,当然极品丹的数量不多,每得到一颗,他都会小心的收藏起来。

    米小经其实早就到了可以冲击筑基大圆满的境界,这段时间一直都在积蓄星罡之力,可惜他无法得到星罡丸,没有储存星罡之力的宝物,他心里明白,没有额外的星罡之力补充,单凭自己的修为,想要冲上大圆满境界,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

    这件事就连汪为君也没有解决的办法,一则他没有修炼过星罡乾元诀,二则他对这部功法了解得也不多,只是最近才稍微钻研一下,根本没有仔细研究过。

    要不是为了取信米小经,他才不会去琢磨这部功法。

    没办法,米小经只能用最笨拙的办法,那就是天天坚持修炼,他相信只要刻苦修炼,总有一天能够顺理成章的晋级。

    汪为君也支持这点,前期米小经的进境太快,难免有点根基不稳,这时候沉淀一下还来得及,尤其境界的感悟更是如此,所以他也没有多说什么。

    整整三天,宗门一片死气沉沉,所有的修真者都在疯狂修炼,临战前的磨刀磨枪,就算不快也光。

    每个人都知道,大战很快就要降临了,而且很多人都明白,宗门的护山大阵出了问题,这次可就没有剑阵保护了,只能面对敌人,靠战斗将敌人赶走。

    第四天,雍机接到传音,立即带着米小经去了宗门大殿。

    还没有进入大殿内部,米小经就看到很多修真者落了下来,仅仅扫了一眼,就现最少有上百个结丹期和筑基期的高手,他还现陈守义也在其中。

    陈守义同样也看到了米小经,他神色淡然,眼睛盯着米小经,没有任何的表情,仿佛在看一棵树,或者一块石头一样。

    米小经突然咧嘴笑了,嘴里无声,只是嘴型却透露出一句话:“你奈我何?”

    因为陈守义一直盯着米小经,所以瞬间就明白了是什么意思,他突然也笑了,只是笑得极其僵硬,标准的皮笑肉不笑。

    米小经的嘴型又变:“你笑得好难看!”

    雍机奇怪道:“你在吃什么?”

    米小经只是动了动嘴,听到雍机的话,感觉也有些无语,他说道:“没,没吃东西,嘴巴痒……”

    雍机差点笑出声来,他顺着米小经的眼光看去,立即就看到了陈守义。

    陈守义见雍机看过来,一张僵硬的老脸连忙偏转过去,雍机顿时就明白了,暗自叹息一声,不过他什么也没有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