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一百六十六章 隐居
    陈守义!

    米小经知道身后跟着雍机,所以他并不怕陈守义,而是迎着就走了过去。√八一中文网Wくw W★.★8く1くz W.CoM

    陈守义很是惊讶,什么时候米小经这么大胆子了?他恨不得一巴掌拍死这个混账王八蛋,可是他也知道,绝对不能动手,若是在这里动手,那么谁都知道是自己杀的米小经了,这等于是和米小经同归于尽,他还没有那么傻。

    “小子,你别得意,我就不信你……好好干!”陈守义话锋突转,前面的话声音极低,后面一句好好干,说得却是非常大声,仿佛一个长辈在鼓励晚辈。

    这时候,雍机已经走到了米小经的身后。

    米小经什么都没有说,只是冲着他一呲牙,就像是饿狼要吃人前的威慑,这还是米小经小时候,遇见饿狼时,那只饿狼的表情。

    这个表情给米小经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时候用出来,倒是恰到好处的表达了米小经的心情。

    陈守义大怒,可是见到雍机走来,他不得不上前说道:“雍师兄,你怎么在这里?你找我有事?”

    剑心堂的长老,竟然跑到草仁堂来,陈守义当然好奇,他还以为对方是来找自己的。

    雍机道:“陈师弟,不好意思,我可不是来找你的,奉师父的命令,以后我就跟着他了。”说着指指米小经。

    陈守义顿时骇然到了极点,他也指指米小经,犹豫道:“跟着他?哈……跟着他?他只是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为什么要跟着他?你开玩笑吧!”

    雍机淡淡道:“开玩笑?这可是师父谕令!”

    陈守义直接就无语了,半晌,他说道:“为什么?”

    雍机原来对陈守义还很尊重,那不是看他的修为和战斗实力,而是看中他大师级的炼丹水平,若是陈守义和他动手,他可以让两个陈守义上来打。

    只是现在很明显,米小经的炼丹水平,比陈守义强太多了。

    “什么为什么?”

    陈守义突然醒悟过来,自己表现的过了,急忙赔笑道:“没什么,没什么,呵呵,我只是好奇而已。”

    米小经御剑飞起,他直接就无视了陈守义,反正陈守义也不敢动手:“雍师伯,走了。”

    雍机对陈守义冷笑一声,跟着化为长虹消失在原地。

    陈守义呆呆站着,他可不是傻子,稍稍琢磨一下就吓出了一身冷汗。

    让雍机跟着米小经,这是什么概念?

    这意味着元婴期大佬对他的防备,没有直接来找他,这事就不寻常了。

    先不说是不是怀疑他什么,一个草仁堂的筑基期弟子,竟然派了一个剑心堂的长老来保护,最重要的是,他作为草仁堂的长老,竟然没有得到任何通知,以他的智力水平,当然可以明白是怎么回事。

    最近什么都不能做了,陈守义当机立断,立即御剑飞回自己的庄园,然后对外宣布,他闭关去了,有事等他出关再说。

    先躲过这阵风头,这是陈守义唯一的选择。

    这时候还想着杀米小经,那就太愚蠢了,陈守义可不傻,这家伙阴毒狡猾,没有**成的把握,他是绝对不会动手的。

    若是在引起宗门大长老注意力的这个当口,还傻乎乎的跑去杀人,这就不是陈守义了。

    ………………

    苍岷星在修真界,算是一颗偏僻的星球,一般情况下,真正高阶的修真者很少出现,至于散仙之流的高手,更是闻所未闻。

    当然,在苍岷星也有一个意外,那就是米悠然和罗梅夫妇隐居在此。

    米悠然每年都会为儿子推测一次吉凶和境遇,夫妻两人隐居的地方,是一座极其偏僻的大雪山,这里气候恶劣,几乎不适合人类生存,就连修真门派也不会在此地设立山门。

    此地雪山连绵,寒冷的罡气,无时无刻的在山中呼啸,这种冷罡极其阴毒,筑基期修真者都无法抵御,一旦被冷罡入体,立即就会化作一座冰雕,就算结丹期修真者,也不敢长时间暴露在冷罡中。

    此地有一座山谷,面积不大,虽然寒冷,却没有一丝冷罡进入,山谷中种满了各种梅花,都是异种梅,生长缓慢,枝干遒劲,外形极美,花期极长,山谷中常年飘着一股冷香,沁人心脾。

    谷底有一座巨大的平台,占据了谷底百分之六十的土地,白玉般的表面,上面排列着无数星星点点,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道纹,随着天色的变化,忽明忽暗的闪烁。

    这玩意本身就是一件古仙宝,米悠然的推测,全都靠了这件宝贝。

    这古仙宝,米悠然一个人玩不转,还需要罗梅的帮助,当然,一般的推测,米悠然自己就能搞定,只是进行大规模的推测,就有点力不从心了。

    米悠然抬头看天,嘴里不停在念叨,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罗梅盘腿坐在一边,对这个景象她似乎已经见怪不怪了。

    “那个家伙竟然没有死……”

    罗梅道:“谁?谁没有死?”

    “那个被我们灭掉肉身的家伙……竟然没有被真言幢消灭……”

    “啊!怎么可能!”

    米悠然道:“不过暂时没有危险……放心吧,等儿子成长起来,有一定的实力后,我们就可以见面了……那时候,不论这家伙想要干什么,都没戏!”

    “相公……我好想好想儿子……我们现在能去吗?”

    米悠然摇头道:“现在不行。”

    罗梅这次没有脾气,只是悲伤的垂下头:“孩子应该不小了吧,也不知道是像你,还是像我……”她脸上露出极温柔的神情,仿佛儿子就在面前。

    米悠然随口道:“一定像我……呵呵……”

    罗梅瞪眼道:“谁说的?”

    米悠然顿时就怂了:“呵呵,像你,一定像妈妈,呵呵。”

    罗梅哼了一声,这才眉开眼笑道:“当然,肯定像我,是我生的啊!对了,你算一下,我们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儿子!”

    米悠然苦笑道:“因果重重,没法算啊。”

    罗梅道:“不行,算一下,哪怕有个大概的时间也好……快点,快点!”

    老婆要横起来,米悠然一点脾气都没有,他说道:“好,好,我来算,我来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