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一百四十七章 雷震子

第一百四十七章 雷震子

    大意了!

    什么都算计到了,唯一没有想到的就是,米小经手里竟然有这么一个变态的阵法。八 一√中文网W w W√.★8√1√zくW .くCくoM

    剑影飞舞,撞击在陈守义的护身法剑上,这一阵急攻,打得他完全没有还手之力,只能拼命护住本体,他就连出符箓的时间都没有,咒诀法诀疯狂打出,指挥自己的法剑抵挡。

    压力如山!

    米小经同样不轻松,他调动青木阵攻击,是要耗费大量灵石的,一旦灵石耗尽,而没有杀掉陈守义,那么对方的反攻,他同样也受不了。

    一咬牙,米小经抛出两颗上品灵石,这还是当初治愈了俞宏大长老,直接给的赏赐之一,就连炼制雷剑的时候,他都没有舍得用,这次也是不得不用了。

    两颗上品灵石立即被大阵吸收,整个青木阵的威力陡然增加。

    陈守义吓了一跳,他现这虚形剑影,都快要变成实体剑了,而且力度在疯狂增加,逼得他不得不加大输出,这种消耗,让他感觉难以置信,这阵法也未免强过头了吧。

    漫天剑雨突然停止,仿佛从来也没有出现过,诡异的让人反应不过来。

    瞬间,在陈守义周围重新出现巨大的青木,这次的青木又有不同,更大,颜色也更绿,那种绿色,就像是翡翠一般,最可怕的是,青木中竟然有一丝丝青色火焰,逐渐蔓延到青木的表面。

    木生火!

    这是阵法的攻击形态改变,如果说剑影攻击,只是初步形态的话,那么这木生火的招式,就是实实在在的属性攻击了,威力更加强悍。

    撞击!

    无数青木撞击过来,在陈守义抵挡碰撞之际,那青色的火焰直接喷了上来。

    嗷嗷乱叫,陈守义也是昏了头了,一时间只记得硬拼硬抗,这种撞击力大势沉,他体内的金丹都要爆裂开来,连续抵挡几次,真元消耗简直吓人,逼得他不得不吞服灵丹,来快补充消耗。

    自从晋级到结丹期后,陈守义就再也没有经历过这种情况,他在宗门里地位崇高,什么时候遇到过被人压着打的悲惨境遇,更别提还是被一个筑基期的小辈打,这种憋屈,简直让他抓狂。

    米小经如此变阵,陈守义根本吃不消,一咬牙,他拿出一颗雷震子来。

    这玩意也是他换来的,一种威力很大的雷罡之珠,是用特殊手段凝结而成,陈守义一共有七颗雷震子,一直都珍藏着,不到万不得已,他也舍不得用。

    由于青木轰击越来越快,陈守义越来越吃力,终于他忍耐不住,抬手射出了一颗雷震子。

    这玩意应该也是元婴期的修真者炼制,一出手就是一溜雷火,直接就轰在青木上。

    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响起,米小经都被震得一跳,原本撞击陈守义的青木,瞬间化为青烟,随着雷震子的爆而灰飞烟灭。

    由于青木阵的约束,这一声爆炸根本就没有传出去,其爆炸的威力也全部被阵法吸收。

    陈守义高兴起来,雷震子可以撼动青木阵,这让他松了口气,接着扬手又打出一颗雷震子。

    轰!

    陈守义欣慰的看到,这颗雷震子又毁掉了十几根青木,而且打断了青木的变化,这让他顿时来了精神。

    米小经再次打出法诀,开始阵法变幻,刹那间,所有的青木都炸了开来,化作无数青烟,在周围飘浮,一时间,天地仿佛进入混沌状态,不见天,不见地,不见任何具体物品。

    陈守义御剑乱飞,他毕竟还是缺乏战斗,不知道要如何应对。

    这点米小经明显比他强,不是米小经战斗经验丰富,而是他得到了汪为君的战斗传承,对于战斗已经有了天然的优势,尤其是对战斗中的局面判断,米小经比陈守义要强太多了。

    其实汇泉别院的前院不算大,以修真者御剑飞行的度,掠过前院,也许只要一秒,甚至一秒都用不到,可是在青木阵的笼罩下,陈守义这样的结丹期修真者,竟然飞不出去,其阵法转换之快,达到惊人的程度。

    陈守义拼命飞,可周围依旧是一片混沌,根本就找不到出去的路,他自己认为,应该早就飞出去了,可还是看不到任何外面的景色。

    阵法禁制,是修真界非常重要的一个组成部分,其修习难度,甚至比炼丹炼器以及制作符咒,都要复杂得多。

    修炼到高阶的修真者,尤其是达到元婴期后,一般都会对阵法进行深入的研究,寻找一切可以学习的知识和典籍,他们有充足的时间慢慢钻研。

    但是元婴期以下的修真者,除非对阵法有特别的喜好,不然是没有太多时间耗在上面的,当然,基础性的阵法每个修真者都会,严格说起来,不论是丹纹,还是符箓上的各种属性灵纹,都和阵法息息相关。

    一个精通阵法的人,在炼器和符箓上的成就,一般也不会太差,但是反过来,一个精通炼器或者符箓的修真者,却未必能够成为阵法大家。

    阵法是一个特殊的体系,精通阵法的人,除了阵法本身的运用外,通常还要精通所谓的八卦易理。

    陈守义就是一个对阵法比较懵懂的人,他接触过不少阵法,炼丹本身也要学会控制某些阵,可遇上青木阵这种厉害的阵法,他就完全不行了。

    找不到突破口,哪怕他的实力比米小经强,可在大阵中,也只能像是没头的苍蝇,乱飞一气,就连汪为君都看不下去了。

    “这就是一个结丹期的修真者?现在的修真者也太差劲了,想当年我们那会儿,晋级到结丹期,对阵法不说很了解,最少陷入阵法中,也不会如此没有脑子,小家伙,你这都杀不死他的话,我真的会鄙视你!”

    米小经苦笑,他心里并没有杀死陈守义的把握,结丹期修真者,他一直觉得很强,西衍门被灭的时候,剑心宗只出了一个结丹期修真者,整个西衍门就被杀的毫无反抗之力。

    当然,他心里还有一丝兴奋,一个结丹期的修真者,竟然被自己杀的狼狈不堪,哪怕是依仗了青木阵的威力,可这青木阵也是自己的,也是自己实力的一部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