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一百三十七章 洪清动向

第一百三十七章 洪清动向

    两人面对面的趴在,一边颤抖一边结结巴巴的对话,声音虽然小,可是米小经依旧听得明明白白。八一中 √文网Wくw W√.く8√1 zくW★.CoM

    其实米小经也没有打算对两人怎么样,他只是想要了解一下洪清的情况,毕竟和洪清战斗一场,而且知道这家伙想要杀自己,米小经当然会关心。

    一群修真者听到米小经让走,顿时跌跌撞撞的向外跑去,嘴里还不停的叫着:“谢谢大人,谢谢前辈……”

    米小经也哭笑不得,被抢了被坑了,还说谢谢,这事出他的想象。

    “山脚下……西边还有很多庄园啊……”

    米小经幽幽的说了一句。

    人流原本向东去,米小经这句话说完,这群人立即掉头,向着西边去了,米小经忍不住嘿嘿直笑,他才不会维护剑心宗,只要不抢到自家来,越乱越好。

    一群人消失在院墙外,地上还趴着两人。

    张柯搬了一张石凳,让米小经坐下,位置就在两人头的前面一点。

    米小经坐下后,说道:“翻过来!”两人是身体朝下趴着的,听得米小经的话,两人更是抖的厉害,肚皮朝上,意味着极度不安全,可两人都不敢反对,乖乖的翻过身来。

    沐筱音忍不住噗嗤一声,她觉得两人滑稽异常,太搞笑了。

    陈忠和陈二狗的模样真的很好笑,就像是两条狗仰面朝天的躺着。

    米小经道:“放心,我不会杀你们的……”先给一个定心丸吃,不然他觉得两人快要被自己吓死了,这身体抖的就像是筛糠一般,牙齿得得乱响。

    结果米小经刚说完,两人就不抖了,只要不死,什么都好说。

    “谢谢师叔!”

    “师叔好人……”

    看着两人献媚的笑容,米小经无语了,好歹也是修真者,怎么样也要点节操吧?米小经突然明白了,这两人的成就不会高,也就这样了,别说晋级到筑基期,估计练气期都修不到顶,修真者若是没有一点性格脾气,是很难前进的,这就是境界的差距。

    “洪清现在在干什么?在自家庄园里,还是在草仁堂?”

    “你说师傅?哦,师傅最近干什么,我们真不知道……”

    陈忠听说不杀,说话也流利了,只是他的答案让米小经不满意。

    罗伯很狗腿的提着一根铁棍在一边,他别的不懂,但是知道米小经喜怒,看到米小经微微皱眉,抬手就是一棍:“好好回答!不杀你,不代表不揍你!”

    这一棍加上呵斥,罗伯简直心花怒放,爽翻了的感觉。

    米小经也没有阻止罗伯,这家伙的确欠揍,米小经不喜欢杀人,不代表他不打人,说道:“那么,你师傅在哪里?”

    陈二狗看了眼抱着肚子的陈忠,急忙道:“别打,别打,我说!我说!”

    “师傅,师傅在庄园,一直都在,他最近没有出门,但是师傅在干什么,我们真的不知道,他都不见我们。”

    “没有见什么客人,也没有召集什么人吗?”

    “没有,真的没有,我誓!”

    陈二狗两手举着,一副无辜模样,沐筱音忍不住又是噗嗤一声,她真的忍不住要笑,以前见惯两人欺负人,没想到被欺负后,竟然是这幅模样,心里当真鄙视之极。

    米小经沉思了片刻,这两个家伙,就是一副死狗模样,一动也不动。

    罗伯无聊的拿着铁棍,他很想再来几下,可暂时找不到揍人的借口,所以他拿着铁棍,没事就捅陈忠一下,或者捅陈二狗一下,两人都不敢吱声,好在罗伯也没有用劲,就算被捅一下,也不算痛,两人甚至连愤怒的表情都没有,只是露出一副笑容,讨好的看着罗伯。

    这下就连米小经都被恶心到了,他说道:“正经点,别嬉皮笑脸的!”

    罗伯顿时精神一振,抬手就敲了一人一棍:“别笑!”

    两人心里委屈,这是讨好的笑,你们也要打?简直不让人活了。

    半晌,米小经摆摆手道:“走吧,没你们什么事了,记住了,别到外面胡说八道!”

    两人赌咒誓说不敢,搀扶着爬起来,却不敢立即就走,两人可怜巴巴的看着米小经,生怕又有什么地方得罪了他。

    罗伯借机给了两人屁股一棍,喝道:“滚!”

    两人这才跌跌撞撞的离开,跑的时候,甚至都不敢回头看。

    趁着宗门混乱,杀上门去?

    不行,还是要和汪为君商量一下。

    将心神沉入丹田,米小经开始召唤汪为君。

    然后他就看到汪为君从心塔里冒出来,坐在替死人偶的边上,依旧是一身绿袍,依旧是白胡子白。

    汪为君刚刚稳定了修为,元婴不再是崩溃的边缘,好不容易恢复过来,他的心情变得好起来。

    “啥事?”

    米小经将整个宗门的变化说了一遍,然后说了洪清在自己的庄园不出来。

    汪为君沉吟了片刻,他说道:“看样子敌人很厉害嘛……唔,老夫觉得……你应该主动攻击,在洪清的庄园外设伏!主动干掉他!”

    既然要杀灭对手,就不要婆婆妈妈的,也不能拖拖拉拉,想要干掉对手,就要主动攻击,这已经是汪为君深入骨髓的思想,没有慈悲,没有被动,没有犹豫,干净利索的解决掉对手,才是好的想法。

    “死掉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米小经目瞪口呆的听着,不过他心里也隐约赞同,一个敌人若是隐藏在暗处,这种滋味他知道,那是彻底的不安,逼得他不得不让家里的人都留在院子里,不能外出,这实在太难受了。

    汪为君道:“其实杀洪清是小事,倒是进攻你们宗门的人……对你的威胁大,你最好早作准备,在修真界,一旦生灭门战斗,基本上筑基期以上的人,都是被杀戮的对象,所谓斩草除根,他们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筑基期的修真者,你知道为什么吗?”

    “因为,筑基期的修真者,已经有了无限的可能,若是逃走一个两个也就罢了,若是逃走的多,嘿嘿,一旦某个家伙成功,报复起来就可怕了,这种事情,在修真界很多很多,各种传说,各种残酷,他们不敢冒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