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十六章 人算不如天算

第十六章 人算不如天算

    距离径山大约百里的地方,罗梅和米悠然悬在空中。≧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罗梅神情紧张。

    “相公,成功了吗?”

    米悠然默默算计了片刻,脸上露出一丝喜色。

    “成功了。”

    罗梅盯着远方,眼里全是思念,声音有点哽咽。

    “十一年了,我连一眼都没有看到,不知道我家宝贝怎么样了……”

    听到老婆声音都变了,米悠然生怕她飙,急忙上前轻轻抱了她一下。

    “放心,都在掌握中。”

    罗梅是关心则乱。

    “以汪为君的为人,一定会夺舍的,也一定会被万字真言幢困住,这样一来,真言幢就能挥作用了,不然的话,这么一件衍宝,挥不了什么作用。”

    “作用是有的,只不过不会太大而已,现在补充了一个元婴进去,真言幢就有极大的动力,才会真正挥其作用,这样,我们的宝宝才能得到好处。”

    “只要宝宝成长起来,他就不怕了。”

    为了宝贝儿子,这对修真界著名的夫妇,就这么联手挖了一个级大坑,逼迫一个合体期的大高手,栽在里面,两人相视一笑,手牵手的悄然离去。

    米小经上午就回到禅房,他疲倦的放下背篓,直接就倒在炕上呼呼大睡,他已经很久没有这样睡觉了。

    罗伯有点惊恐的看着,他来这几天,从来没有见到米小经那么疲劳,他只能坐在边上,帮着驱赶飞来飞去的苍蝇。

    而米小经在梦里,见到了汪为君的元婴。

    米小经梦见一个老头,一个身穿绿袍的老头,一副道貌岸然的模样,还别说,汪为君的元婴显化,就是原来的样子,有相当的诱惑性。

    米小经是一个有礼貌的孩子,也是一个拥有衍性的孩子,还是一个慈悲的孩子,所以就算在梦里见到汪为君,也是很礼貌的。

    “爷爷好。”

    汪为君一眼就认出米小经,心里当真是咬牙切齿,他不怪自己要抢夺别人的身体,却恼怒别人体内有真言幢这种逆天衍宝,将他囚禁其中。

    不过,汪为君没有作,他心里很清楚,绝对不能作,一旦米小经厌恶他,那么他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米小经好奇宝宝一个。

    “这是什么地方啊?好奇怪啊!”

    汪为君心里极度愤怒,这是他.妈.的坑人真言幢里!脸上却露出笑容,虽然极度僵硬,而且笑得比哭还难看。

    “这是衍界!”

    先忽悠一下再说。

    果然,米小经很是虔诚地念诵真言。

    “衍祖保佑!”

    汪为君心里怒极,衍祖你奶奶个头啊!还保佑个屁啊,衍修都该杀!杀!杀!

    “是啊,是啊,这里是衍界,我就是衍界老祖啊!”

    米小经仔细打量了他一下,很坚决的摇头。

    “不,你不是衍界老祖,老爷爷,衍祖可没有你那么多的戾气。”

    汪为君心里大惊,这都看得出来?

    “我这衍祖,专门管杀戮的,当然会有戾气了,小家伙,不懂别乱说啊!”

    米小经虽然年龄幼小,可是经过十来年的衍界知识的熏陶,也不是那么容易被忽悠的,他又一次仔细看汪为君。

    汪为君被看的全身毛,他强笑着摆出一副慈悲的样子,努力想要给米小经留下好印象。

    “怎么,你不信吗?”

    米小经很坚定的摇头。

    “不信!”

    汪为君极度抓狂。

    “为什么不信?”

    “你没有衍心,没有衍性!”

    汪为君是修道大家,对修衍没有什么概念,虽然衍道两家源远流长,可是他从来都看不起衍家,对他而言,衍家都是婆婆妈妈的不痛快,尤其这次被真言幢困住,更是心中痛恨至极。

    “呵呵,小孩子懂什么衍心衍性啊!好吧,我虽然不是衍祖,可我是道爷!”

    “什么叫道爷啊?”

    米小经是真的不懂,在西衍门,他接触的就是衍界的一切,根本就没有人告诉他修真界的事情,当然不懂什么是道爷。

    汪为君也有点惊讶,也有点不解,这可是常识!

    “你不知道修真者?”

    “什么是修真者啊?”

    汪为君张口结舌,一个资质如此好的孩子,竟然连修真都不知道,他眼珠乱转,这可是忽悠对方的好机会啊!一旦米小经相信自己,他认为,自己有能力忽悠小家伙,让认主的真言幢脱离,没有了真言幢保护,夺舍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米小经本能的察觉不对。

    “你,心术不正!”

    这话刚说完,米小经就醒了过来。

    汪为君悲催的看着米小经突然消失,忍不住跳脚大叫咆哮。

    “老夫哪里心术不正啊!他.妈.的……岂有此理!”

    由于被真言幢遮掩,就算汪为君咆哮,一丝声音都不会传出去。

    米小经翻身坐起,他捂着脑袋。

    “这个梦好奇怪啊!修真者是什么啊……奇怪,奇怪的!”

    一只小手推动了米小经一下。

    “小米哥哥,怎么了?”

    罗伯担心的看着米小经。

    米小经为人洒脱,当他无法理解的时候,就会暂时放开,不会死死纠缠其中的,颇有点随遇而安的味道。

    “小萝卜头,没事,哥哥没事。”

    罗伯半信半疑的看着米小经,最终还是选择了相信他。

    米小经坐着愣,罗伯下炕跑了出去,很快就端着一个木盆进来。

    “小米哥哥,洗一下。”

    冰冷的井水,泼在脸上,米小经慢慢清醒过来,摸摸下巴,他不再继续纠缠,说道:“小萝卜头,我们去吃饭。”

    汪为君虽然看不到米小经,也看不到外面的世界,但是他却能够听到外面的说话声音,所以无论米小经说些什么,他都知道。

    可知道没用,他想要和米小经说话,却是不能,主要是因为他刚刚被真言幢囚禁,还没有找到合适的方式,只要有时间,以汪为君的能力,还是可以寻找到对话的方式,只是目前还不可以。

    这让汪为君无比的郁闷。

    暂时无法影响到米小经,让汪为君心里焦躁不已,他惦记着晚上,只要米小经睡觉,总是能够见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