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六章 衍修之路
    十八衍木珠,就是六根、六尘、六识,表征十八界。八一中≥文网≧ W≦WW.81ZW.COM

    衍木珠和心中的真言幢是相呼应的,每次修炼,手、眼、心、言,四合一,所以修炼心中的真言幢,也就是修炼手中的衍木珠串,一外一内,交相辉映。

    每次念诵真言,米小经并不知道,从万字真言幢中,会飞出淡淡的金色真言字,和他诵经的文字结合,然后才飞入虚形塔中,原本很容易消散的音和字,借着这股力量就贴在虚塔上。

    同时还有少量的金色真言被封入十八颗衍珠中,逐渐改变着衍珠,实际上起到加持衍珠的作用,持续到一定的时间,这衍珠就会变成特殊的武器,现在还只是一个胚体而已。

    一夜修炼,真言塔又凝实一丝,并且增高一丝,不注意是无法分辨的。

    鸡鸣声响起,那是长工们饲养的鸡,随着雄鸡唱响,天空泛起一丝鱼肚白。

    米小经睁开双眼,一夜修炼,让他的精神和体力彻底恢复,起身下炕,来到禅房前的空地,米小经打起拳来,这套拳法并不是用来战斗的,而是用来舒筋活血的,一夜盘坐,起身后必须活动开来。

    这套拳法很短,也就是十来个动作,名字叫衍手拳。米小经打了两遍就收手,然后简单的梳洗一下,他就爬到房屋顶上,对着东方,太阳升起的地方,开始吐纳呼吸。

    无论衍界还是修真界,都有类似的功法,采集一点乾阳紫气,而在西衍门,这样做的人,只有米小经,这不是西衍门大师傅传授的,而是他天生就喜欢这样,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万字真言幢影响了他。

    当鱼肚白逐渐染红,朝霞满天,一点金光从枫林中跃起,瞬间,米小经长吸一口气,一丝丝的紫气就贯入天灵,直入心中的真言虚形塔,刹那间,整个虚形塔放出紫色的光芒。

    太阳从东边的枫林升起,也就是片刻的时间,过了这时间,就无法吸收这一丝紫气,米小经自从修炼开始,除了雨雪阴天,他是必须要上房顶吸收这一丝紫气的,对他而言,这是一种本能的习惯,就像是人要吃喝拉撒睡,少一样都不行。

    直到这一丝紫气彻底融入虚形塔中,米小经这才从房顶下来。

    而这一丝乾阳紫气,很快又被万字真言幢悄然吸收,由于米小经的修为太过低下,本身无法蕴养万字真言幢,也只有这一丝乾阳紫气,还能支撑着衍宝真言幢。

    衍宝自晦,一旦衍宝认主,就会自掩光芒,所以直到现在也无人现,米小经有这种衍门至宝。哪怕衍门的高手来,也一样看不穿。

    米小经并不知道虚形塔,也就是他的心塔中,还有一个衍宝,所以他一直认为,自己修炼的心塔,就是这样的,出现任何东西,都是正常的。因为他还没有这个见识,也就不会有任何的怀疑,毕竟才修炼了三年而已,对于衍门,学习的都是基础衍学,修行也才刚刚开始。

    功课做完,白天的时间,米小经是不修炼的,秋天到了,他必须上山采摘各种野果野菜,还有很多草药都是秋天收获的,这时候不上山,等到大雪落下,山上就没有什么可以收获的了。

    西衍门的衍修,大都要上山收取山货,比如山核桃、栗子、榛子之类的野果,整制好了,可以到集市上换一些针头线脑、粗布麻衣和调味品,有些东西可以自制,可有些是无法自制的,油盐酱醋,都要去换。

    当然,这些山货,西衍门的衍修们不会自己去集市换,大都是托衍门中的雇工或者长工去换,就像米小经就已经存积了很多干货,每个月底,都会有长工去集市,这时候就可以托他们带走,换自己需要的日用品。

    所以在秋天,是衍修们最忙的季节,西衍门只管饭,其他都要自己管,衍修们过的很苦,当然,苦修的衍门,总是这样让人痛苦,这也是一种修行。

    西衍门的苦修还算平和,有些苦修的衍门,那才是真正的苦修,一日一餐,衣不遮体,不但没有房屋居住,还要在深山中修行,风餐露宿。那种修行,若是没有坚定的意志,根本就没有可能坚持下来。

    米小经拿着扫帚,先将院子打扫干净,又去房间里打扫了一遍,另外还在衍龛前,点燃三柱香,这是日常要做的礼衍功课,米小经这点还是很虔诚的。

    全部做完,米小经这才拿起背篓,准备上山去。

    刚走到角门口,就见一个七八岁的孩子跑了过来。

    “小米哥哥,曾力大师傅请你去。”

    那些不满十岁的孩子,是衍修的预备弟子,在西衍门里算是下一代,他们大都是农家山民送过来的,其中也有不少是孤儿,或者被遗弃在山门前,被西衍门的衍修收养。当初,米小经就是这样被收养的。

    米小经摸摸他的头。

    “好,我就去。”

    说着掏出几颗炒熟的山核桃,递给这孩子。

    背着背篓,米小经来到中院侧边的房间,那是座们居住的地方。

    西衍门有缘觉堂、观法堂、觉行堂三个座,而曾力大师傅,就是缘觉堂的座,米小经在西衍门也属于缘觉堂分管。

    也就是说,曾力大师傅是米小经的直接上司,在衍门中,上下属关系非常明确,地位同样也有高低不同,和修真门派一样,等级分明,而座大师傅,在西衍门的地位极高。

    轻轻敲了一下房门,米小经静静的等在外面。

    一个苍老的声音响起:“进来!”

    米小经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这个房间比米小经的房间大了一倍,同样有一个大大的土炕,占了房间三分之一的位置,布置得和米小经房间也差不多,一个竹编书架,多了一个书桌,墙角也有几个竹编箱笼。

    一个衍龛放在供桌上,摆着一个香炉,两个供盘,三柱香插在香炉里,升起袅袅香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