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超凡传 > 第四章 缘觉期
    西衍门虽然小,却也有三百多人,其中真正的衍修不过六十人,他们才是西衍门的真正主人,其他都是凡人,杂役,长工,帮工和雇工,这些人有将近三百,是西衍门真正的底层。>八一中文 W≦WW.81ZW.COM

    米小经虽然只有十三岁,可他是正正经经的衍修弟子,在西衍门的地位不差,自己拥有正式修炼的住所。

    沿着西衍门的高大的院墙,一路向后院走去,很快就来到一个角门边,推开角门,米小经走入后院中,后面是禅房所在。

    米小经鬼鬼祟祟的向着禅房走去,今天的早课和午课都没有去,被大师傅现,又要挨骂了,刚刚转过一个月门,就听有人说道。

    “好啊,小师兄,你又逃课了!”

    米小经吓得一抖。

    “衍祖保佑,谁在胡说八道!”说着扭头看去。

    站在月门边的是张柯师弟,是管大厨房的厨头,原来是米小经的师兄,只是因为缘觉期修为被米小经赶上,所以从师兄落为师弟了,年龄已经四十多岁,这辈子也无法晋级到下一个境界,他和米小经的关系相当不错。

    缘觉期,相当于修真界的练气期,缘觉期也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是皈依,第二阶段为修持,第三阶段是觉悟。

    而张柯四十岁了,还停留在皈依阶段,就连修持阶段也达不到,米小经却不同,他才十三岁,却已经达到觉悟阶段,只要积累够了,也许就能晋级到下一个层次。

    所以,年龄幼小的米小经反而是张柯的师兄,好在张柯在米小经刚刚开始衍修的时候,就很照顾他,加上张柯是大厨房的厨头,总是给米小经留些吃食,两人关系不错。

    张柯胡子拉碴的,一副落魄模样,身宽体胖,是一个级大胖子,他满脸都是笑。

    “小师兄啊,这次……哎咿喂,谁打你的?衣服都破了!”

    米小经神情得意,却又故意装出一副淡然的神情。

    “遇上一只独狼,不过被师兄我感化,不再咬人……被本师兄放生了,衍祖保佑,保佑我慈悲,保佑我教化独狼……”

    张柯惊讶之极。

    “虾米?独狼……被感化?不咬你?虾米情况?”他的口音一向很重,在他嘴里,虾米就是什么的意思。

    米小经简单叙说了一下过程。

    张柯顿时张大嘴巴,半晌,他爆出一阵狂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衍祖保佑,师弟,再笑就要笑死了!”

    张柯指着米小经,笑的眼泪汪汪。

    “哈哈,那……那是被衍祖慈悲感化……感化的吗?哈哈,那是快被你掐死了……好不好?哈哈,小师兄,你差点干掉它……哪里来的感化啊……哈哈!它是被吓跑的好不好啊,哈哈!”

    米小经被张柯笑的郁闷不已,可是他又被这家伙滑稽的模样逗笑了。

    结果两人在月门边,像是两个疯子一样相对狂笑,张柯笑了片刻,现米小经比自己笑的还要夸张,不由得呆住了,他喘着粗气道:“小师兄啊,你笑虾米?”

    “哈哈,我笑可笑之人……”

    张柯傻了。

    “虾米意思?”

    米小经这才收住狂笑,得意地背着背篓向里走去,边走边说:“衍之心啊,张柯师弟,你缺乏悟性啊……”

    张柯顿时纠结万分,脑子也就乱了,他修衍的资质很差,真的是那种千难万难的人,勉强衍修皈依,竟然无法达到修持阶段,卡在第一阶段,死活不能寸进,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时不时要请教一下米小经。

    只是张柯的资质太过愚笨,米小经就算想要指点,无奈对上一块榆木疙瘩,如何能够让他开窍?

    张柯彻底凌乱,衍之心?可笑之人?虾米关系?

    一路碎碎念着,张柯跟着米小经来到房前,米小经抬头看看天色。

    “师弟啊,要开饭了吧?”

    张柯顿时大惊,他怪叫一声,掉头就跑。

    “小师兄啊,待会儿帮师弟一把啊,点醒点醒师弟吧……衍祖保佑!”他是厨头,负责大厨房,这时候可不是闲扯的时间,天都要黑了。

    一溜烟就跑远了。

    米小经噗嗤一声笑了,他就知道,只要稍微说一些似是而非的内容,就能让张柯晕头转向,这是对付他最好的武器。

    来到自己房前,这是一座很小的房子,砖木制的小房,一侧靠着大院围墙,一侧是一棵禅木大树,房后有两分菜地,种了一些蔬菜草药。

    房子只有三间,靠近院墙的这间才是米小经的小屋,其他两间是米小经的师兄居住,不过,这两人跟着门里的长辈,去了土司城外的灵藏门,所以在一年内,他们是不会回来的。

    房门外有一座长约六尺,宽两尺半的青石板台子,上面晾晒的都是米小经采摘来的草药,野果,还有野菜,这些都是米小经的私货,要知道苦修的衍门,不论是吃穿用,都是最简陋的。

    让米小经不吃肉也就罢了,因为自小到大,他就没有吃过肉,但是让他吃没滋没味的东西,就不是他能够忍受的了,总是要找些能够下口的东西,衍修其实也非常消耗体力精力的,没有补充如何能够受得了。

    这也是米小经经常逃课的缘故,这里的课,可不是学堂的课,而是衍修特有的课。有早课午课和晚课,一般都是念诵真言,还有时候会有座大师傅来宣讲真言,是衍修们每天重要的活动。

    米小经在西衍门活的很自在,因为他没有拜师,所以没有师傅管束,加上他自小在门派中长大,几乎所有的人都认识他,算是西衍门的一个小地头蛇了。

    逃课,对米小经而言,那是常态。

    打开房门,小屋不用锁,也没有锁,米小经将背篓放在门口,这才走入房中。

    这间房并不大,一个土炕占了半个房间,一张矮脚炕桌竖在炕尾,一张已经暗红色且磨得亮的竹编炕席,炕头上摆着一床满是补丁的被褥,叠得整整齐齐,只是被褥里并没有续棉花,和百衲衣一样,也是洗得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