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零五章 烈火炼真金(1)

第四百零五章 烈火炼真金(1)

    一团庞大辉煌、比天空煌煌大日还要浓烈百倍的烈焰金光升腾而起。

    直径万丈的烈焰金光核心处是一团金灿灿的丹丸,犹如金丹舍利、光泽剔透;外围则是一层赤色烈焰升腾翻滚,如火海岩浆,散发出可怕的光和热。

    甚至就连混沌火弩爆发出的黑烟烈火,也在这一团烈焰金光面前相形失色。

    皮君子发出尖锐的长啸声,面容扭曲的大声嘶吼。他放出的数十万张人皮猛地一旋一转,化为一道道凄厉的阴风冲天而起,用最快的速度向他飞回。

    那一团烈焰金光冉冉向南方飞行了数十里,悬浮在第一道崩毁的城墙上空,骤然间数十万缕头发丝般细小的金光呼啸而出,带着可怕的气爆声从高空打了下来。

    楚天瞪大了眼睛,眸子里神光闪烁,惊骇莫名的看着那铺天盖地洒落的金光。

    一缕缕极细的金光却好似陨石破空,在空气中轰出了一团团密集的白色气爆,发出尖锐刺耳的音爆声,带着无法抵御的锋芒气息席卷方圆百里之地,所过之处数十万张人皮被扎得通体密密麻麻尽是无数的窟窿眼!

    金光洞穿了那些邪恶莫名的任凭,随后一缕缕高温火焰从细小的洞眼中喷出,这些人皮同时燃烧起来。数十万张人皮悬浮在空中,犹如活人一样挣扎扭动,不断发出尖锐的哭喊声。

    短短一弹指间,数十万张人皮烧得灰飞烟灭,连一点点残渣都没剩下!

    皮君子的脸色骤然一边,他凹陷、漆黑的眼眶中两行血泪潺潺流出,嘴里更是不断的喷出一口一口粘稠的血浆。他嘶声吼道:“是突破了庚金法戒的大能,逃罢!”

    他一头扎进了身后的青油纸小轿子中,四具纸人脚下同时喷出大片阴风,扛着小轿子带起一道道扭曲的残影,急速向天幕结界的方向逃去!

    不是向其他地方,而是逃向了天幕结界!

    很显然,皮君子认为,唯有天幕结界才是唯一的逃生之路——这莫名出现的强者,让他连抵挡的勇气都没有!

    “胆小如鼠皮君子!”狂刀双手紧握刀柄厉声呵斥:“你可真会给你爹娘增光!”

    “命若是没了,还顾得上其他那些乱七八糟的?”皮君子冷哼一声,双手紧贴在青油纸小轿子上,不断将法力注入其中,催动小轿子用最快的速度遁逃。

    狂刀长笑一声,他猛地一跃而起,身体化为一道万丈长的刀芒,‘铿锵’有声的向数百里外那一团烈焰金光斩杀了过去:“金氏的老鬼,你破开法戒,凝聚的第二门天地大法,居然是火系神通!哈,你就不怕烈焰炼化了你的庚金本源?”

    那一团烈焰金光骤然向内塌陷,一尊身高一丈六尺,通体金光灿灿,唯有眉心一团烈焰冉冉燃烧的清癯老人悄然出现。

    身穿金色长袍,袍袖上有大量火焰纹路的清癯老人轻轻一笑,他轻声道:“烈火炼真金,溯本见真如。尔等邪魔余孽,卑贱无比的下贱种,知道什么?”

    老人伸出一根手指,‘嗤啦’一声,他的之间带起一道金色寒芒,宛如一根长枪刺穿虚空,狠狠点在了狂刀所化的刀芒上。

    ‘叮’的一声脆响传遍方圆万里之遥,尖锐无比的撕裂声刺得人耳膜剧痛,楚天、楚颉,还有城墙防线中无数天族战士同时闷哼一声,只觉眼前骤然一黑。

    楚天修为强横,体内精血澎湃肆虐,庞大的精血能量一冲,身体的不适瞬间平复。

    楚颉则是有万鬼朝宗图守护全身,他身体一晃,眸子里阴火闪烁了几下,也就回复了正常。

    最难受的正是清癯老人下方,那密密麻麻无数的天族所属——他们距离最近,修为又高低强弱不同,除开和金铁峰、金铁英同一个辈分的金氏长老,其他人全都耳膜碎裂,耳孔中不断流出一道道鲜血。

    最惨的是那些修为低劣的奴兵和仆役、侍女,刺耳的撞击声绵绵袭来,宛如实质的声浪撕开了他们的身体,无数奴兵、仆役、侍女身体炸开,爆成了一团团血雾惨死当场。

    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浪向四周席卷过去,气浪中一道道锋利无比的气劲凝成了一柄柄宛如实质的刀剑虚影横扫虚空。这些刀剑虚影所过之处,一座座山峰被撕裂,一株株大树被粉碎,大片天族所属被刚刚一声震鸣震得头昏目眩,还没能回过神来,就被无数刀剑虚影撕成了碎片。

    狂刀的刀芒崩裂,他的身形凭空出现,双手紧握长刀踉跄着向后大步倒退。

    ‘咚、咚咚、咚咚咚’,狂刀步伐散乱的踏空而退,每一步都在虚空中留下了一个硕大的、清晰的脚印。他向后连退数百步,退出了近百里,好容易才稳住了身形。

    虚空中的脚印冉冉散去,狂刀龇牙咧嘴的看着那清癯老人,突然厉声吼道:“老贼,报上名来!”

    一声大吼后,狂刀身上衣衫轰然粉碎,浑身毛孔突然敞开,腾腾热汗犹如小溪一样喷出,顺着他的脚掌不断的滴落地面。狂刀喘着气,手臂微微颤抖着,突然‘嗤嗤’几声响,他双臂上的皮肤同时裂开了数十条血肉模糊的裂痕。

    “金氏,金明驼!”清癯老人微笑看着狂刀:“老夫名字的由来,是老夫曾祖说,老夫修炼刻苦、坚韧,宛如无边戈壁上的金睛明驼一般能吃苦,所以就改成了这名字。”

    金明驼带着一丝沾沾自喜的矜持之意微笑道:“老夫自己也觉得,其他同辈的族人,他们破开法戒,凝聚的第二天地大法,多为‘土生金’的土,或者‘金生水’的水,唯有老夫不辞艰险,凝聚的是‘火克金’的火!”

    “痛苦莫名,痛不欲生,进度缓慢,更兼惨绝人寰!”金明驼得意洋洋的笑道:“但是一旦烈火天影凝成,烈火炼真金,精炼本源、强大本体,老夫成就,却凌驾同辈族人之上!”

    “刚刚破关而出三月,正在温养本源,稳定气息,听得说,天弃之地求援,老夫正好来这里试试手段!”金明驼笑得分外的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