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零四章 城墙崩坏(2)

第四百零四章 城墙崩坏(2)

    又是一波混沌火弩冲天而起,然后又是一波,又是一波!

    楚天重现了大半个月前的那天夜里,他用混沌火弩清洗战神山的一幕!那一天夜里,有数百万嚣长老、怒长老的直属战士被炸得灰飞烟灭,而这一次承受这恐怖火力的,则是变成了天族的城墙!

    巨响,火光,浓烟,一根根细长的蘑菇云在千里长短的城墙上连为一体,最终化为九根黑漆漆的巨型火柱直冲高空——远远看去,这九根不断翻滚,不断散发出可怕光和热的巨型蘑菇云,就好像传说中九头蛇的九颗脑袋,肆虐的摧毁着四周的一切!

    沉闷的‘咔嚓’声传来,被楚天猛烈轰击的千里城墙上,一枚枚流光溢彩的巨型符文轰然粉碎,城墙上裂开了一条条长长的裂痕,城墙内部的防御阵法的能量回路裂开了!

    一道道刺目的火光从城墙中喷出,崩裂的防御阵法不断的猛烈爆炸,好些藏身在城墙中藏兵洞里的战士哀嚎着被火光冲了出来,大量人影被喷出了城防禁制,一头扎进了混沌火弩爆发产生的烟火。

    这些人只是哀嚎了一声,就在火光中烟消云散!

    巨响声中,天族的第一道城墙,足足千里长短的一段城墙崩毁了!

    皮君子激动得浑身都在哆嗦,他猛地从青油纸小轿子里冲了出来,手中的皮质书卷猛地张开,‘呼啦啦’的崩解开来,化为数十万条摇曳的身影,卷起漫天阴风向崩裂的城墙冲了过去!

    那一条条人影,分明就是一张张轻盈的人皮!

    淡黄色的人皮上不断流淌着一滴滴新鲜的血滴,伴随着凄厉的尖啸声,这些人皮的眼眶中同时亮起了一团团惨绿色的鬼火。它们驾着阴风飞扑而去,短短半刻钟的功夫,它们就冲进了崩裂的城墙。

    无数天族战士声嘶力竭的惨号着,他们跳下了崩溃的城墙,疯狂的向第二道城墙撤退!

    两道城墙之间有将近十里的距离,在这十里范围内,还修建了好些精美的楼阁亭台,布置了小溪流水,豢养了大群的乐师舞女——就算是在天弃之地战场的第一线,这些天族依旧不忘享乐!

    高温、烈焰、浓烟、毁灭性的能量辐射化为黑红色的洪流,呼啸着顺着崩解的城墙缺口涌了过来,千里长短的城墙后方,大片大片的楼阁亭台瞬间崩毁,这些精美的建筑中,无数的人影变成了燃烧的火把,在地面上疯狂的奔跑惨嚎!

    短短几个弹指间,这些人就已经化为缕缕青烟!

    楚天猛地一个哆嗦,他长啸了一声,数万战争傀儡同时停下了攻击。

    楚天单膝跪倒在地上,双手重重的按在了地上。一波波可怕的力量透过手掌直冲地面,随着楚天的心跳,方圆数百里的地面都微微震荡起来。

    体内的神血在燃烧,在沸腾,疯狂的战意萦绕心头,一个声音在咆哮,让楚天催动所有的战争傀儡发动进攻,不惜一切代价的屠戮城墙中的所有天族所属!

    楚天用力的闭上了眼睛,低沉的咕哝着:“不,我和天族是敌人,但是就算是敌人,如何攻击他们,也是我说了算!你……说了不算!”

    金灯上青幽幽的灯火骤然亮起,楚天的灵魂上光芒闪烁,强大无比、宛如实质的灵魂波动化为一道道巨浪横扫全身,不断的镇压体内沸腾的‘神血’,不断的在神血中留下属于楚天的意识烙印!

    “凭空增长的力量,果然……天下就没有白来的好事!”楚天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狼狈的抬起头来向一脸关切的楚颉笑了笑:“嘿,你能相信么,一滴存留了不知道多少年的大能精血,里面残留的战意,居然能让我现在都变得这么狼狈!”

    摇摇头,楚天拍了拍楚颉的膝盖,他沉声道:“回去战神山,我给你也换换血!虽然狼狈了一些,但是这肉体力量的提升却是实实在在的!”

    倒抽了一口冷气,楚天双眼通红的缓缓站起身来,强忍着体内疯狂的战意,强忍着那股子恨不得拔剑而起冲进前方城墙大肆杀戮的冲动,楚天沉声道:“我现在的肉体力量,怕是能有……整整一百条真龙之强!嚇,一百条刚刚成年的真龙之力,放在太古之时,也不知道是什么水准。”

    天地真灵中,真龙是鳞甲一族的至尊,真龙千岁而成年,成年的真龙平均拥有的肉体之力,就是一真龙之力!

    然,真龙神异无比、强悍绝伦,随着年岁的增长,真龙的力量还会近乎无限制的提升!

    百条真龙之力,放在太古之时,恐怕也就是一条万年龙所拥有的力量,至于那些活的时间更加长久的太古真龙,比如说十万年、百万年的真龙,他们的力量只会更强!

    皮君子放出的数十万道人皮已经冲进了崩毁的城墙,大群大群向后撤退的天族战士突然嘶声尖叫起来。这些轻飘飘的人皮随风而来,快若闪电般裹住了一个个撤退的战士。

    只是一裹、一卷,人皮散开的时候,那些战士浑身的血肉、骨骼都被人皮吞噬一空,只剩下一张轻飘飘的人皮委顿在地。

    阴风一卷,新鲜的人皮就腾空飞起,和之前的人皮一起,向着撤退中的天族战士飞扑而去。

    诡异绝伦,阴毒无比,数十万张人皮刚刚冲进城墙,就瞬间造成了几近十万人的损失,十万丈新鲜人皮的眼眶里燃烧着惨绿色的鬼火,发出‘啾啾’尖啸声继续向前飞扑!

    “以前奈何不了这堵城墙!但是只要城墙攻破了,啾啾!”皮君子站在山顶,手舞足蹈的疯狂尖笑:“桀桀,让你们这些天族,见识见识本少君的手段!我是皮君子,爱扒人皮的皮君子呵!”

    “以后,在你们的噩梦中,一定要记住我皮君子的名字!”

    皮君子歇斯底里的笑着,面孔近乎痉挛的他突然一声惨嚎,双手猛地捂住了下巴,狼狈的将脸凑到了狂刀的面前。

    他笑得太嘚瑟,把下巴给笑脱臼了!

    狂刀一巴掌拍在了皮君子的脸上,刚刚将他的下巴给重新接上去,天族的第三重城墙后方,一座奢华无比的巨型宫殿群中,一股可怕的气息冲天而起。

    一个低沉而无比威严的声音响彻方圆万里之地。

    “废物!”

    只是一声轻喝,正狼狈逃窜的天族战士,无论地位高低,所有人同时喷出一口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