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四百零一章 直面(2)

第四百零一章 直面(2)

    兄弟两站在城墙上侃侃而谈,楚天的脸色变幻莫测,被楚颉这几年的经历弄得半晌没话说!

    “总而言之,就是,因为你长得帅气俊朗,所以一路上,好些……女鬼也好,女人也好,总之,就是好些女子,她们脑袋抽筋一样的,把她们的全副身家都送给了你?”楚天看着楚颉,结结巴巴的对他这几年的经历做了一个概述!

    “帅,也是一种资本!”楚颉毫不以为耻的笑得很灿烂:“不然的话,短短几年时间,我如何在幽暗地域拉起这么大一支恶鬼组成的军团?”

    耸耸肩膀,楚颉幽幽叹道:“大哥,活下来,不容易啊!尤其是幽暗地域,天族逼迫我们去清剿的那些幽暗地域的家伙,他们和天弃之地一样,都是太古存留下来的鬼道苗裔!”

    楚天的眼角剧烈的跳动了一下,‘活下来,不容易啊’!

    他张开双臂,用力的拥抱了一下楚颉。

    楚颉也张开手,用力的抱住了他,兄弟相互用力的拍了拍后背,同时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然后,两人同时的笑了起来,笑得很灿烂,笑得很开朗,笑得犹如阳光一样明媚——活着,不容易,但是兄弟们都还活着,不是么?

    无论经历了什么,无论用了什么手段,无论世人如何评价,活着就好!

    一如神佑之地的这些诸神后裔,他们也只是挣扎求存!他们遗失了先祖的文明,他们丢失了先祖的荣耀,他们犹如灵智未开的原始人一样,用一种极其原始的方式活着!

    但是他们活着!

    血脉没有断绝,文明没有崩毁,他们依旧记得先祖的荣耀,他们依旧在苦苦的追寻先祖的文明!

    只要活着,就比什么都好!

    悬浮在城墙上空,距离城墙只有十几丈高的一条飞舟上,金岫挣扎着,在两尊恶鬼战士的手中,硬生生挣扎着探出头来,朝着楚颉厉声咒骂。

    “楚颉,下贱种,卑贱的猪狗,你和你的……”

    一句话没有骂完,楚颉正要出手教训金岫,楚天已经抬起手指,一点金色火焰飞出,一团阳极金焱猛地落在了金岫的额头上。

    金岫发出凄厉的惨嗥声,她的身体剧烈的哆嗦着,淡淡的金色火焰迅速包裹了她全身,她浑身喷出了金色的护体神光,在神佑之地的压制下,她的护体神光黯淡到了极点,顷刻间就被阳极金焱彻底炼化。

    阳极金焱钻进了她的身体,从她的七窍中喷出了数尺长的火焰。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金岫就彻底消失了,空气中只有一团精纯无比的庚金之气悬浮在那里,庚金气团中,更能见到一条条金灿灿的细细锁链盘旋飞舞,散发出锋利至极的强大波动!

    这些锁链,就是金岫感悟、凝聚的法则链条,随着这些细细锁链的旋转,方圆数百里内的金属甲胄、各色兵器同时微微震荡起来,好似受到磁铁吸引的铁屑,随时可能脱离主人的手飞出去。

    “杀了?”楚颉呆呆的看着楚天。

    “杀了!”楚天看了楚颉一眼,用力的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难不成,还留着她肆意辱骂你和我不成?”

    冷然一笑,楚天淡然道:“金氏的族人,我杀得也不少了,多一个、少一个,有多大的关系不成?”

    冷笑声中,楚天向楚颉问道:“敢和我出去,走一趟?”

    楚颉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很认真的看了一眼楚天,然后笑着点了点头:“大哥带头,我楚二还有什么不敢的?嚇,当年在乢州城的时候,还有什么事情,是我不敢做的?”

    楚天放声大笑,他一步迈出,身形一闪就到了那一层灰蒙蒙的天幕结界旁,在战王和无数战神山战士的惊呼声中,楚天身体带起一抹残影,直接穿过了天幕结界,离开了神佑之地,踏足天陆的领土。

    一股莫名的,和神佑之地内迥然不同的巨力从虚空中碾压了下来,这股力量犹如水流,瞬间扫过了楚天的身体,楚天只觉身体微微一沉,神窍天境中金灯上青幽幽的灯光一闪,也就没有了任何感觉。

    肉体力量,法力,灵识,一切都安然如初,比楚天坠落神佑之地时全部力量都被镇压,丝毫力量都调动不得的情况不知道好了多少!

    楚天清晰的感知到,这是一种天地大势的镇压!

    神佑之地的天地,和这天陆的天地,似乎完全就是两个不同的世界!

    天族若是进入神佑之地,势必变成手无缚鸡之力的孱弱之人;而神佑之地的诸神后裔若是敢踏出天幕结界,来到天陆的话,他们估计也都会变成软脚蟹!

    楚天就这么站在天幕结界外,默默的感悟两地的差别!

    这么薄薄的一层天幕结界,居然分开了两个迥异的世界,如此惊人的伟力,怕是只有传说中的‘神’才能做到吧?

    大致弄清了这里面的关碍,楚天笑着向北方一步一步走去。

    一步数里,区区千里的路程,楚天只用了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已经到了金铁峰和水无痕所在的城墙下。

    水无痕死死的盯着楚天,他双手紧紧的扣在城墙上,指尖不断迸出幽蓝色的水光,和城墙上的防御禁制相互撞击,迸射出刺目的光芒。

    “你居然,敢走出来!”水无痕咬牙切齿的看着楚天:“你以为,你还有逃走的运气?”

    “我怎么不敢走出来?”楚天深吸了一口气,一缕精血烈焰从他体表升腾而出,他只觉一股强大异常的纯粹力量从身体深处奔涌而出,此刻他自觉能够一拳摧毁面前的一切!

    “楚颉,是我二弟,呵呵,自幼娇生惯养,所以做事的格局小了些!”楚天身体冉冉飞起,飞到了和城墙等高的高度:“绑票勒索这种事情,也就他做得出!”

    “可是我不同,我觉得,干嘛要用这种麻烦的手段呢?”楚天笑得格外的灿烂:“我从小生长在土匪窝里,所以,我和虎爹学会了一件事情——只要我拳头够大,看上了什么,直接取来就是了!”

    “虎爹说,男人做事,就应该白刀子进红刀子出,绑票勒索什么的,那是娘们才做的事情!”

    楚天紧握双拳,看着矗立在金铁峰身后的总禁制玉版,缓缓说道:“现在,我宣布一件事情,打劫!男人站左边,女人站右边,值钱的东西放中间!”

    “打劫,快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