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九十章 谁的规则(2)

第三百九十章 谁的规则(2)

    楚天突然笑了起来,他突然厉声喝道:“两个老而不死的东西,我懒得搭理你们,我只问你们身后的这群蠢货,你们知道不知道,这两个老东西在干什么?”

    楚天运足了中气,他的气息肯定没有战王那样充沛,不可能一声大吼声传千里,却也轻轻松松让百里方圆内的所有战神山战士都听到了他的声音。

    嚣长老、怒长老身后的无数战神山战士面无表情的看着楚天,他们的面孔扭曲,眸子里满是煞气。

    他们在干什么?

    他们当然知道他们在干什么!

    他们在跟着嚣长老和怒长老造反,他们要推翻战王,推翻这个不断将战神山的资源分给那些‘荒野中杂-种’的战王,换自己人上位!

    只要今天成功,不敢说杀死战王,只要将他从王座上赶下来,他们就能换一个‘战神山的嫡系’战王!

    从今以后,战神山所有的资源都属于他们这些光荣的‘战神山的嫡系’,和那些‘荒野中的杂-种’在没有半点儿关系!

    想到精彩绝妙之处,这些战士无不发出了低沉的喘息声,就好像一群蓄势待发去猎杀食物的野兽。

    楚天又笑了,他右手握着青蛟剑,左手背在身后,轻声笑问战王:“战王呵,这些人,你觉得还有救么?”

    战王没吭声,他雄壮笔挺的腰身突然佝偻了下去。

    他沉沉的说道:“大家都是战神的子孙,大家全都沐浴在战神的荣耀之下,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嚣长老冷笑了起来:“没有高低贵贱?怎么可能!一如我这一族,我族先祖中,曾经有战王超过三十位,出任长老者无数!我族的血脉,天生尊贵无匹!”

    怒长老沉声道:“我族也是如此,战王,长老且不说,战神山周边多少村落的村老,多少部族的族老都是出自我族?我族的先辈中有多少著名的英雄,多少我族的孩儿出任各处战堡的统领、将领!”

    嚣长老缓缓道:“那些荒野中的杂-种,偶尔有几个天赋不错的人能跻身高位……”

    战王打断了嚣长老的话:“你错了,在我战神山有据可考的历史中,有超过六成的战王,出身你口中的荒野中的……杂-种!”

    嚣长老的脸色骤然一僵,怒长老立刻冷笑道:“饶是如此,他们当中绝大多数,全都战死在了北方战场,能留下名姓的人,能有几个?”

    战王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他看着怒长老冷声道:“他们没什么人能留下名姓,那是因为,战神山组建的军队中,中高层将领的位置,都被你们把持,能留下姓名的,多是你们的族人。”

    手中战锤‘嗡’的一声响,战王厉声道:“但是你们不要忘记,你们口中的荒野中的杂-种,他们每年送去北方战场上的战士总数,是你们族人的百倍以上!是他们的血和肉,源源不断的血和肉,才让北方战场在邪魔的进攻下支撑了下来!”

    怒长老也闭上了嘴,两人阴沉着脸看着战王。

    一道道狂雷不断劈下,战王死死的盯着嚣长老和怒长老,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这些事情,下面的儿郎们不晓得,你们该是清楚的。摸摸胸口,您们说这些话,做这些事的时候,你们觉得,你们还算是战神的子孙么?”

    战王沉沉的叹了一口气:“战神的子孙,什么时候丢弃了战士的荣耀,开始和那些叛徒一样,计较这些?”

    嚣长老、怒长老没吭声。

    怒长老只是一步一步的向前走来,一步一步的走向楚天。

    他身上赤红色的精血甲胄上,一缕缕犹如浓烟的精血烈焰升腾起来,四周的温度开始升高。

    怒长老不断的逼近,他走过了楚天青木杖所化的桂花树,他甚至很好奇的向四周错落分布的那些桂花树望了一眼——刚刚混沌火弩卷起的热风、火海,居然对这些桂花树没能造成任何的伤害?

    如果不是正沉浸在血旗决死的‘神圣’和‘庄严’的气氛中,怒长老其实蛮想用手中的长剑在这些桂花树上砍一刀,看看这些桂花树到底是什么毛病。

    楚天歪了歪脑袋,他缓缓说道:“战王呵,这个血旗决死,我就不掺和了,嗯,我想,我不是这位怒长老的对手。”

    楚天很有自知之明,他怎么可能是怒长老的对手?

    战王横跨了一步,挡在了怒长老的面前,他沉声道:“怒长老,你们非要这样,那就战吧!”

    怒长老冷冷的看了战王一眼,嚣长老拔出了腰间长剑,同样大步走了上来:“战王,你的对手是我!当年我们争夺王座,你我只是打了个平手,但是大长老偏心,一力支持你坐上王座。”

    嚣长老冷笑道:“我今天要让你明白,没有了大长老,你什么都不是。我要当着这么多儿郎的面,亲手将你踹下王座!”

    嚣长老身上的精血甲胄上,同样冒出了浓烟一样的精血烈焰。他一步一步的逼近,地面随着他的脚步在不断的颤抖。

    一边走,嚣长老一边笑道:“是不是很好奇,你的那些心腹手下怎么出现?呵呵,是不是有点担心,是不是有点心慌?没关系,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和他们在一起了!”

    “想想看,象长老、鹰长老之外,熊长老和虎长老去哪里了?”

    楚天手中青蛟剑闪过一抹寒光,楚天的声音幽幽响起:“你们要动手了么?可是谁规定,我他-妈-的要跟着你们的规矩走啊?你们以为你们是谁,你们所谓的血旗决死的规矩,我干嘛要听你们的?”

    嚣长老和怒长老同时呆了一下,两人同时怒吼:“血旗决死,这是战神山最神圣的祖规!”

    楚天厉声喝道:“你们都开始造反了,和我说祖规?和我说规矩?你们脑壳里面塞的都是狗-屎?”

    “我才懒得搭理你们的规矩,我有我自己的规矩!”

    “我的规矩就是,你打我一拳,我还你一刀;你砍我一刀,我百倍还之!”

    “刚刚,死的人还不够,流的血还不够……战神的荣耀?呵呵,不用人血将战神山涂成红色,我看你们根本没办法重复他的荣耀!”

    青蛟剑化为漫天剑气,化为一个巨大的剑茧将楚天裹在了里面。

    所有的战争傀儡,所有的能量武器喷口中,同时喷出了让人目为之盲的强烈闪光。

    一枚枚混沌火弩带着沉闷的呼啸声,拖着长长的焰尾冲上了高空,然后一头向密密麻麻的‘战神山纯血的嫡系子孙们’轰了下来。

    “我有我的规矩!”楚天面无表情的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