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九十章 谁的规则(1)

第三百九十章 谁的规则(1)

    倾盆大雨还在继续。

    四周矗立着无数黑漆漆、干巴巴,犹如死人手指头一样直刺天穹的树干。

    地面的温度已经降了下去,但是好些地方依旧有淡淡的白气不断的升腾起来,被大雨打碎后,白气就弥漫在地面,逐渐淹没了脚踝。

    不断有电光闪过,一条条巨龙一样的狂雷炸开,不断照亮了黑漆漆的天和地。

    金字塔状的战神山就矗立在百里外,庞大的山体就好似一座墙壁直压到了面前,视线所及的地方全都是黑漆漆光洁如镜的山体,一股莫名的压力让人喘不过气来。

    数百里外,巨大的蘑菇云逐渐变得稀疏、凌乱,无数雨点轰击下来,蘑菇云中心的高温降低了,无数尘埃正被雨点带着返回地面。

    电光闪烁中,密密麻麻无数嚣长老、怒长老带来的战士全副武装,整整齐齐的站在数里外,恰恰和楚天身后的数万金属傀儡遥遥对峙。

    战士和傀儡,血肉和金属,战士手上的刀枪剑戟在电光中反射出刺目的寒光,战争傀儡暗沉沉的,所有的傀儡身上所有的武装外装甲板全部开启,露出了一支支狰狞的混沌火弩、一个个闪烁着淡淡光芒的能量武器喷口。

    没有楚天的命令,但是这些战争傀儡的智能核心已经大致估算出了对面战神山战士的实力,它们对自身的战力进行了精准核算后,有一万具三丈高战争傀儡的能量核心已经开始不断的超负荷压缩充能。

    若有必要,这一万具战争傀儡就会冲进战神山战士的阵列中自爆,每一具战争傀儡的能量核心爆发出的威力,都相当于十枚混沌火弩瞬间释放出的力量。

    一万具战争傀儡自爆,就相当于一百万支混沌火弩同时爆发!

    这股力量……

    楚天感应到了这些战争傀儡反馈的信息,他隐隐波动的气血顿时变得沸腾起来。一百万支混沌火弩同时爆发么?楚天咧嘴笑了,任凭倾盆大雨打湿了全身。

    大雨中,楚天撕掉了身上的兽皮,让疯狂的雨点将身体冲得干干净净。他身体一抖,无数水珠飞溅,雨幕中突然出现了一个直径数百丈的半球状空洞。

    纳镯中,楚天预备的一套服饰在弹指间整整齐齐的穿在了身上。

    黑色内衫,白色外套,黑白色泽对比分明,越发衬托得楚天面庞棱角分明,两条极长的、直入鬓角的长眉犹如两柄利剑,在电光中狠狠刺痛了嚣长老和怒长老的眼睛。

    在他们两人身后,和他们秘密接头的青衫男子猛地瞪大了眼睛!

    纳镯,还有楚天身上的这一套分明和神佑之地风格迥异的雅致长衫,这一切都证明,楚天并非神佑之地的土著,他和他们一样,来自神佑之地之外!

    大队大队的战神山战士中,好些神宫所属的瞳孔缩成了针尖大小,他们一个个屏住了呼吸,手掌轻轻拍打身边战兽伙伴的脑袋,安抚它们稍安勿躁。

    今天,不管事情如何发展下去,神宫一定要在战神山获取足够的利益!

    不然他们辛苦这么久是为了什么?

    ‘咔嚓嚓’一声巨响传来,一道狂雷劈在了百多丈外的一根黑漆漆烧焦的树干上,道道雷火引燃了树干,任凭大雨泼洒一时间也没有熄灭,就好像一根硕大的火把在熊熊燃烧。

    嚣长老上前了一步,他扯着嗓子怒吼起来:“血旗决死!以祖神的名义!”

    怒长老猛地上前了一步,他大吼了一声,右脚狠狠的跺在了地上,方圆百里的地面猛地一跳,无数水珠从地面飞溅而起,猛地弹起来有数丈高。

    ‘哗啦’一下,弹起来的水珠和雨珠混在一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发出了沉闷的水声。

    “血旗决死!”战王猛地上前了一步,他怒吼道:“荒唐,有多少年了,有多少年了,血旗决死不是用来对付那些邪魔,而是用在了我们自己人身上!”

    “他是我们自己人么?”嚣长老猛地指了一下楚天,他的眼珠通红,宛如疯狂的孤狼一般嘶声尖叫:“看看他的模样,看看他的打扮,他是我们自己人么?”

    战王张了张嘴,说不出话来。

    他上前了两步,抓起他刚刚杵在地上的大战锤,猛地一锤子朝着身侧轰出。

    一道巨大的战锤虚影‘呼’的一下轰出了数万丈远,在地面上轰出了一条深达数丈、宽有百丈、长有数万丈的裂痕,在‘隆隆’轰鸣声中,战王大声吼道:“他是大长老临死前……”

    “闭嘴!”嚣长老指着战王跳着脚咒骂着:“该死的荒野杂-种,闭嘴!什么临死前的预言?大长老有预言说,因为这个该死的家伙,战神的纯血后裔们会血流成河?”

    “血仇,只有用血来洗刷!”怒长老在一旁吼道:“按照先祖的规矩来吧,若是有了争执,若是有了纠纷,血旗决死!死掉的,就是错的;活下来的,就是对的!”

    “这是最古老,也是最神圣的规矩!”怒长老缓缓的拔出了一柄长有一丈二尺的超重巨剑,慢慢指向了楚天:“先是你,然后,是战王!”

    混在大队人马中的青衫中年满意的笑了。

    就是要这样的效果,就是要这样的效果——哈,让战神山内耗,让他们自己消耗实力,总比然神宫的同伴去拼命来得好!

    青衫中年和他身边的几个男子借着一道闪电的光芒,同时看到了被捆得和粽子一样,可怜巴巴吊在小乖大牙下晃荡的龙长老。

    几个人的脸色都变得很古怪。

    看来,战王和楚天这一对儿组合不容易对付,龙长老带着这么多好手出去都吃亏了,还是让嚣长老和怒长老先去探探水深水浅吧!

    战王沉默,他皱着眉头回头看了看楚天。

    嚣长老、怒长老身后的无数战士同时举起了兵器,歇斯底里的吼叫起来:“血旗决死!血旗决死!!血旗决死!!!”

    宛如海啸一般的吼叫声混杂着强大的精血气息冲天而起,众人头顶的乌云被这股可怕的气息冲散,硬生生在厚厚的乌云中冲出了一个百里方圆的云洞。

    折腾了这么久,夜深了,云洞破开,一轮明月悬挂在苍穹之上。

    漫天青色的月光透过云洞照了下来。

    倾盆大雨中,一道直径百里的光柱清亮亮的,照得山林一片通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