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八十五章 入局(2)

第三百八十五章 入局(2)

    如此一刻钟后,战锤返本复原,回到了最原始的状态,楚天这才小心翼翼的,按照七巧天宫中一门秘宝‘极震裂天锤’的设计,将一组复杂到了极点的符文阵法铭刻在了战锤内。

    极震裂天锤,自带恐怖的高频震荡,轻轻一碰就能粉碎万物。

    锤子自身的品质最好,能够承受的震荡越强,震荡的频率就越高。以战王这柄战锤的材质,起码也能承受一弹指间上亿次的高频震荡,配合阵法激发后爆发出的恐怖震荡波,楚天很期待这柄锤子大开杀戒的精彩场面。

    紫箫生离开菡翠崖的时候,送给楚天的那些宝贝中,有好几颗特殊的宝石。

    一枚土黄色的‘重力宝石’沉重异常,一颗铁青色的‘磁力宝石’能吸纳控制一切五金造物,一颗紫黑色的‘灵髓宝石’能够自行吸纳外界的天地灵髓储存起来,一旦激发就能释放庞大的天地灵髓反哺宿主。

    楚天将重力宝石、磁力宝石融入战锤,又让战锤多了两门诡异的神通。

    最后他将灵髓宝石放在了战锤符文阵法的能量核心,凭借灵髓宝石释放出的庞大天地灵髓,这柄战锤就能源源不断的释放出高频震荡粉碎万物。

    这是楚天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炼器,虽然只是重铸一柄现成的兵器,对楚天的个人修炼而言,这是开天辟地的第一步。虽然手法生疏,有着各种离谱的底蕴存在,楚天还是很顺利的完成了。

    一口碎骨阴风喷出,阴寒至极的阴风让通红的战锤瞬间冷却,楚天拍了拍硕大的战锤,笑着朝战王说道:“试试吧,先试试这宝贝的威力,不然到了战神山,一时间适应不了,怕是会出问题!”

    战王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的宝贝锤子,经过楚天重铸后,战锤的色泽变成了奇异的银亮色,镜面一样的亮银色锤子上,却又有一丝一丝色泽深邃的奇异纹路缠绕着华美无比的云纹、波浪纹。

    “变好看了!”战王认真的点了点头:“但是,他是我的宝贝锤子,我熟悉他的每一寸细节,我怎么可能会出问题呢?”

    摇摇头,战王站起身来,猛地挥动了一下锤子,一股庞大的精血气息轰入了锤子,朝着前方就要砸出去。

    一股强得可怕的元磁之力从锤子里呼啸而出,小乖背上那些战神卫的身体同时一个踉跄,差点没被这股磁力吸得飞了起来。

    而那些战死的战神卫身上脱下来的甲胄和兵器则是‘嗡’的一声同时飞起,‘铛铛’有声的撞在了战锤上。一股让战王双手麻痹的可怕震荡波从战锤内轰出,数百件刀剑、甲胄、盾牌等器具同时粉碎。

    不等战王惊呼出声,一股莫名的巨大重力袭来,战锤的重量凭空增加了数倍,战王一下子用错了劲,‘嗷’的一声被锤子从小乖的象牙上拖了下去,狼狈无比的一头扎在了地上。

    ‘咚’的一声巨响,战锤剧烈震荡了一下,地面上凭空出现了一个直径百丈、深达数百丈的大坑。

    小乖‘嗷嗷’的怪叫了一声,他的两条腿同时陷入了大坑中,庞大的身躯沉甸甸的砸在了地上,狼狈得半天没能爬起来。

    楚天脚踏一缕旋风站在半空中,无奈的摊开了双手:“我说过了,你要先试试,不然肯定会出麻烦!你能感受到锤头里的两颗宝石么?那股震荡之力不要管它,那股重力和磁力,你要学会控制,不然肯定是大麻烦。”

    灰头灰脸的战王双手用力,将身体歪斜的小乖扶正,然后他拎着锤子,爱不释手的狂笑了起来。

    “好锤子,好锤子!哈哈,匠神山的那群蠢货,果然是连他们老祖宗的脸都丢光了,这么多老不死的,居然炼制出的锤子还不如天师你随手乱比划几下的。就他们原本那破烂锤子,他们居然用了三年时间,他们不嫌丢脸么?”

    楚天翻着白眼没吭声。

    随手乱比划几下?你可知道,若非阳极金焱威力无穷,寻常火焰根本化不开你的这柄锤子!若非楚天有七巧天宫的传承,寻常人怎么可能知道极震裂天锤的符文阵法该如何布置?

    没有紫箫生慷慨赠送的那些奇异宝石,你当你的锤子能有这样奇异的威能?

    看似楚天改造这柄战锤没花费多少时间,但是这天地之间,能够在这么快的时间内将这柄战锤改造到这种程度的,或许还真找不到什么人。

    紫万重那种高高在上的人物你就别想了!

    “继续赶路吧!”楚天向战王挥了挥手:“我们骑小乖走慢些,您就跟在后面一路熟悉锤子吧,可别又乱砸惹出麻烦来。嗯,我有一种不是很好的预感,可能鹫老他们出事了。”

    小乖继续缓步奔跑,饶是如此,他们距离战神山也就只剩下了半个时辰的路程。

    被吊在象牙下的龙长老亲眼目睹了楚天改造的战锤拥有的可怖力量,他的脸色顿时变得极其难看。他深深的知道,像战王这样强大的战神后裔,如果他手上多了一柄顺手的兵器,他能发挥出的战斗力简直是十倍、百倍的提升!

    这一次,神宫或许要亏本了。

    龙长老死死的咬着牙,看着前方的战神山,他突然提气想要大吼一声,给战神山内的神宫所属提醒一下。

    但是他刚开口,鼠爷就灵巧的出现在他面前,鼠爷抱着一条胳膊粗细的兽肉,狠狠的捅-进了龙长老的喉咙:“你让鼠爷掉了最后两颗大牙!乖,不要乱叫乱嚷,吓坏了小朋友可不好。嗯,鼠爷以德报怨,请你吃肉,不用感谢鼠爷。”

    楚天看着鼠爷龇牙咧嘴、面容扭曲的抱着兽肉拼命的往龙长老的嘴里塞,他无语的摇了摇头——鼠爷的报复心向来不弱,龙长老未来有得罪受了。

    当然,这得是战王没有斩杀他的情况下。

    以楚天的估计,龙长老是活不了多久了。

    一步一步的,战神山越来越近了。

    骤然间,前方传来了尖锐的唿哨声,一支人马从山林中冲了出来,一字儿排开挡在了小乖面前。

    一个沙哑的声音冷声问道:“是谁?”

    战王从小乖身后绕了出来,他沉声喝道:“不认识小乖么?我回来了!是鹰长老啊,你不是出去巡视下面的村子了么?”

    一名高挑、枯瘦,身上肌肉一层层紧绷着犹如铁块的老人缓缓从黑暗中走了出来,冷眼打量着面孔通红的战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