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七十一章 心机(2)

第三百七十一章 心机(2)

    杀伐声再起。

    熊掌、战豹、铁山带着战士们死死的守住了坡道口,二十几名貅和獒带来的战士在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内就死伤殆尽。

    战豹手持一根长矛,洞穿了一个战士的胸膛,双手微微用力将对方挑了起来。

    “叛徒,你们后悔么?”战豹怒视那战士嘶声咆哮,长矛微微震颤,鲜血顺着长矛不断流淌下来,染红了战豹的手掌。

    “后悔?”那战士双手紧握着长矛,龇牙咧嘴的笑了起来:“我们可不会后悔!我们只是,想要活!”

    “活?”战豹猛地吸了一口气,他的胸膛猛地膨胀起来,然后发出了一声悲愤至极的怒吼:“难道你们现在就是死人么?难道你们现在,不是活着么?”

    “活得更久!”那战士凝视着战豹,一个字一个字的慢慢的说着,他每说一个字,嘴里都有一团血浆喷涌出来:“活得更久,为自己而活!嘿,美酒,美人,精美的兵器,华美的衣衫!”

    讥诮的看着战豹,用一种城里人看乡巴佬的讥诮目光不屑的看着战豹,这个战士很艰难、却很坚定的说道:“我们享受过的东西,是你们做梦都想不到的。我们才是真正的活过,你们只是,活着而已。”

    “胡说八道!”铁山一剑劈掉了这个战士的头颅,顺势一剑将后面大步走上来的虎啸天逼得退后了一步。

    虎啸天目光闪烁,他猛地又上前了一步,蛟爪和另外一个战士手持长矛向前一刺,虎啸天又怪叫一声,猛地向后退了两三步。

    和虎啸天几乎是肩并肩冲上来的老熊妖目光一凝,他手中的大锤呼呼有声的向前猛砸了几下,但是战豹甩掉长矛上的尸体,向前连刺了三枪,老熊妖怪叫一声‘好厉害’,转过身体,任凭长矛在他肥厚的臀部上拉出了一条长有两尺开外,深不过一厘的伤口,然后踉跄着向后连连倒退。

    “厉害,见血了!”老熊妖怪声怪气的大吼大叫:“无耻,枪上有毒!孩儿们,快来帮老祖吸-毒!”

    老熊妖连蹦带蹿的向后撤退了二十几丈,撅起大-屁-股趴在了地上。两头跟着他冲锋的熊妖面孔扭曲的走了上来,张开嘴狠狠的咬在了老熊妖的伤口上。

    虎啸天的眼神骤然一凝——同样是磨洋工,你这老熊也太无耻了一些!

    楚天靠在一块大石头上,冷眼看着虎啸天和老熊妖的表演。他注意到,这两个家伙的目光一直在鼠爷的身上打旋儿,很显然,刚才鼠爷豁出去牺牲一颗大门牙,硬生生击杀了那头秃鹫妖,真的吓坏了这两个看似粗莽、实则奸诈的家伙。

    “鹫老,让熊掌他们精明一些,这些老妖想要偷懒,就让他们偷懒吧!”楚天侧过头,向鹫老低声的吩咐了一句。

    鹫老也看出来了虎啸天和老熊妖的不对劲,他猛地点了点头,偷偷的走到了熊掌等人身后,将楚天的话传达给了他们。

    一时间,虎啸天带着几头虎妖,还有老熊妖手下的几头熊妖站在坡道口大吼大叫、此起彼伏的向前进攻,却是雷声大雨点小,他们吼得嗓子都要破掉了,却没能对坡道口的熊掌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反而是这些家伙仗着自己的皮粗肉厚,时不时的主动将一些不怎么致命的地方送到熊掌他们的兵器前,将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浑身血糊糊的。

    虎啸天和老熊妖这般卖力的表演,另外几头大妖也看出了端倪。

    他们相互望了一眼,一个个也都是极其卖力的大声喊杀,却出工不出力,在坡道口和熊掌他们的打得刀光剑影、烟花乱坠,真正一个重伤的都没有。

    水无痕大咧咧的坐在一块厚厚的兽皮垫子上,眯着眼睛极力眺望着坡道口的战斗。

    在这神佑之地,水无痕受到的压制比楚天严重了百倍不止,他不仅仅是法力、天魂都被彻底封印,就连肉体机能都被削弱到了极致。

    隔着数百丈远,更有雾气遮挡视线,水无痕只是模模糊糊的看到坡道口一条条人影乱晃,却看不清那边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如此‘鏖战’了一刻多钟,虎啸天突然双手将大砍刀插在地上,扯着嗓子仰天大吼了几声:“啊,啊,好快的剑!”

    熊掌手中长剑刺出,带起一道寒芒擦过虎啸天的胳膊,在他胳膊上留下了一条不浅不深、但是出血量颇为丰富的伤口。

    虎啸天甩了一下胳膊,将鲜血糊了一脸都是,他压低了声音,急促的说道:“喂,我们可不想和你们打死打活!老扁毛已经被你们弄死了,我们也差不多可以交待过去了……这样吧,你们再给我们十来个活口,我们就此罢战如何?”

    熊掌、战豹、铁山,还有站在他们身后的鹫老同时一愣。

    虎啸天身后不断向前冲锋,然后不断向后倒退,一个个大吼大叫好似在多拼命的妖物纷纷放慢了手上动作,目光闪烁的看着这边。

    鹫老等人眉头一皱,楚天已经奋起最后一点力气,慢吞吞的说道:“还不如,你们将水无痕交给我们,让我们一刀剁了他,岂不是大家都轻快了?”

    虎啸天脸色一沉,他看着楚天,用力的摇了摇头:“不成哩,那厮不开口还好,他一开口报出了他的身份,我们如果不把他救出去,我们都会死哩。我们死了也就算了,我们都拖家带口的哩。”

    用力的摇了摇头,虎啸天轻叹道:“瞒不住的,瞒不住的,没办法,我们只能听他的。”

    指着鼠爷,虎啸天很干脆的说道:“这老鼠太怪异,老扁毛被他一击杀死,我们怕死哩,所以不想和你们拼命。但是,我们没办法,和你们拼命,只是我们死。不听他的话,我们全家死,所以……”

    老熊妖扭动着肥硕的身体走了上来:“所以,大家打个马虎眼吧?给我们几个活口做交待,我们就说挡不住你们,被你们冲进丛林中逃走了,怎么样?”

    楚天看着这群妖怪,轻轻的摇了摇头。

    他向鼠爷使了个眼色,鼠爷无奈的‘吱吱’叫了一声,他猛地一跃而起,原地蹦起来十几丈高,嘴里一道白光闪过,一颗大门牙激射而出,瞬间划破虚空,洞穿了水无痕的右胸。

    一道血箭从水无痕胸口喷出老远,水无痕惨嚎一声,忙不迭的尖叫起来。

    “撤,撤,该死的,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