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村的变化(2)

第三百五十五章 小村的变化(2)

    三个月前,楚天冶炼出第一炉铜水的茅草棚,已经变成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工地。

    整整二十口用红铜混合了其他一些金属锻造而成的炼炉整日里烧得通红,一炉一炉的铜水不断的倾倒出来,被各色打磨精美的模子制成各色毛坯。

    工棚的四周有一溜儿打铁炉,蟹钳等百多个青年抡着火铜锻造的大锤子,‘铛铛’有声的疯狂锻打通红的毛坯,按照楚天传授的多重锻造的法门,将这些毛坯一次次的折叠、锻造,打造出更加精美、性能更加优良的器具。

    在挥动铁锤的同时,蟹钳他们胸膛怪异的起伏着,用楚天传授的呼吸法调节着体内的气血和呼吸,控制着浑身每一条筋肉的动作,控制着浑身每一缕气血的流动。

    楚天发现,在这个大泽中,无论灵修法门还是天修功法都无法修炼。

    唯有《大梦神典》不受任何影响,楚天依旧能够运用《大梦神典》中的诸般法门,每天深夜按照《大梦神典》修炼一次,楚天依旧能够清晰感受到自己灵魂和肉体的增强。

    在大泽中持续修炼三十几天后,某天夜里,《大梦神典》中突然冒出了一篇奇异的功法——炽焰天功。

    和之前楚天从《大梦神典》中得到的所有好处一样,这炽焰天功不知其所来,总之就是在楚天灵魂默诵神典修炼经文的时候,数百枚龙头凤尾紫箓神章就自行组合成了这么一门功法。

    经过仔细的推敲,楚天发现这应该就是一门搬运气血、增强体格的入门级功法。

    这门炽焰天功对楚天没什么效用,《大梦神典》比他玄奥、高深了不知道多少,但是这个时候突然有这么一门功法跳了出来,楚天也就将它传授给了村子里的战士。

    每天蟹钳他们挥动大锤子锻造器具的时候,他们就自行的修炼炽焰天功。

    刚开始的时候,他们还觉得这种怪异的呼吸法很是别扭,尤其是一呼一吸之间外界高温的空气不断吸入体内,宛如一团大火灼烧他们的五脏六腑,烧得他们浑身滚烫、汗流浃背,不知道有多难受。

    鹫老却将楚天传授的炽焰天功看得比天还大!

    蟹钳他们刚刚有点懈怠,鹫老就拎着一根火铜铸成的大棒子,狠狠的教训了蟹钳等人一通,打得他们一个个鼻青脸肿哭喊不已。

    不敢偷懒的蟹钳等人只能继续修炼,如此半个多月后,蟹钳他们就渐渐的发现了好处。

    他们说话的声音更加洪亮,他们行走的时候速度更快,他们的力气更大。蟹钳等百多个整天打铁的青年是第一批修炼炽焰天功的,在一次午饭后村民聚在一起的逗乐子中,蟹钳居然一只手就压制了村子里最强的几个战士中的熊牙和豹头!

    鹫老们是又惊又喜,当即炽焰天功就成了村子里所有青壮、孩童都必须修炼的功法。

    唯一让鹫老等村老感到有点担忧的是,修炼了炽焰天功后,蟹钳他们的力气固然是越来越大,但是他们的饭量也水涨船高,一个个就和饭桶一样,一天能塞进去以前三四天的饭量!

    ‘咚、咚、咚’!

    蟹钳挥动大锤子,疯狂的捶打着面前的一根大刀毛坯。

    不知道怎么弄的,蟹钳总觉得今天有点心跳加速,浑身血液流动的速度也变快了不少。他看东西的时候,一切都好像笼罩在一层淡淡的红色下面,好像有一层红光挡在了他的双眼前。

    他挥动锤子的力气越来越大,锤子砸在大刀毛坯上的动静越来越响亮。

    他越是用力,体内就越是有一股子莫名的力量在积蓄,在酝酿,渐渐地这股力量堵到了他的嗓子眼附近,好似以前吃撑了一样,总有什么东西想要从肚皮里翻出来。

    蟹钳茫然的挥动着大锤子,他继续运转炽焰天功,继续疯狂锻打那柄倒霉的、已经被砸得彻底变形的火铜大刀。四周高温热气不断被他每个毛孔吸纳进去,不断融入他的身体。

    在蟹钳身体内,他自己无法感知的深处,在他心脏附近的一块胸椎内,在胸椎骨的骨髓中,一点火光突然亮了起来。

    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火塘中,在大堆大堆冷掉的灰烬内,一点火炭的余辉闪耀。

    就这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火光很是坚定的闪耀起来,外界的热力不断被吸进这点火光中,随着蟹钳的动作越来越大,用的力气越来越大,体内血液流转的速度越来越强,不仅仅是炼炉散发出的热气,就连虚空中一点点的天地灵髓也不断涌入他的身体。

    一缕火苗从蟹钳的胸椎骨髓中喷了出来。

    蟹钳眼前的所有一切都变成了红色,红色的天,红色的地,红色的熔炉,红色的人影!

    他猛地转过身,张开嘴一口吐了出来。

    ‘呼’的一声,他喷出的不是自己臆想的吃撑的食物残渣,而是一道红彤彤的火焰。

    高温火焰喷出了一丈多长,将他面前数尺方圆的地面烧成了一片白地。地上的泥土干结了,被烧成了类似于陶瓷的质地。

    蟹钳喉咙里发出‘吼吼’的声响,这一道火柱喷射持续了足足一盏茶时间,他的头顶上也有一缕一缕红色的火光冒了出来,他的脑袋就好像一个火柴头一样燃烧着!

    “蟹钳,你吐……吐火了?”蟹钳身边的同伴们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吐血、呕吐什么的,村民们见得多了……但是吐火?

    为什么会吐火呢?

    难不成蟹钳昨天晚上吞了一口炼炉在肚子里?

    青年们脑子里一片空白,他们完全不能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几个机灵一点的青年哆哆嗦嗦的拔腿就跑,一路疯跑到了楚天授课的茅草屋内,他们一脑袋扎进了屋子,嘶声的尖叫起来:“不好了,不好了,蟹钳吐火了,吐火了!”

    屋子里顿时乱了起来,楚天不明所以的看着这几个负责锻造的青年,愕然道:“吐什么?吐火了?你们眼花了吧?是不是昨天鹫老把蟹钳那小子打成内伤,今天他太劳累了,吐血了?”

    “火,火,是火!”一个青年手舞足蹈的尖叫着,脸上满是惊慌之色:“是吐火了,而且,蟹钳的脑袋也燃起来了,他的脑壳也在冒火!”

    这青年一路狂奔,又是焦急,热血冲上心口,他突然一张嘴,‘呼’的一声一道火焰喷出来数尺长。

    楚天正站在他面前,完全没料到会有这么一招,他身上披着的兽皮‘哗’的一下就被烧成了一缕青烟,一丝不着的站在那里,整个人脸皮涨得通红!

    “祖神……庇佑啊!”

    鹫老和几个村老,已经跪倒在地,嘶声的欢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