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五十一章 祖神赐下的矿脉(2)

第三百五十一章 祖神赐下的矿脉(2)

    狂欢从一大早持续到了下午。

    鲜汤喝光了,有几个惫懒的青年甚至将脑袋探进陶罐,用舌头将陶罐上的油水都舔了个干净。

    酒水也喝光了,有几个积年的老酒鬼还弄了点清水过来,将每个酒缸都洗刷了一遍,将那点带着酒味的清水都喝得干干净净。

    烤肉也吃得干干净净,每一根骨头的骨髓都被吸得涓滴不剩,骨头上干净得好像被狗舔过一样,一丝筋肉、一丝软骨都没剩下。

    喝得歪三倒四的青壮们唱着词句晦涩难懂,但是曲调颇为苍古、苍凉的歌谣,摇摇晃晃的各回各家。

    暂时没地方去,对这大泽的环境两眼一抹黑的楚天琢磨了一会儿,还是跟着蟹钳回到了他的茅草屋。

    接下来,楚天就陷入了无言的尴尬中。

    吃饱喝足、精力旺盛的蟹钳借着酒兴,搂着自家两个壮妇,开始为了鹫老呼吁的繁衍后代的计划努力奋斗。

    楚天呆呆的站在蟹钳家的屋檐下,双手抱在胸前,突然觉得吹过的风是这么的冷,这满天的雨水也太让人讨厌了一些。

    除了蟹钳的家里传来了狂风暴雨声,同样的风雨声还从左右邻舍家里传来。

    都是一群精力旺盛的青壮汉子,刚刚吃饱了酒肉,外面又是狂风暴雨、没什么活计好做,除了响应村老们的号召努力的繁衍后代外,他们还能做什么呢?

    就这么一个生产力极其落后的村子,你能指望他们干什么?

    站在屋檐下挨了一通风吹雨打,楚天幽幽叹息道:“鼠爷,你说我们是到处走走看看呢,还是……在这里先盖一栋房子?”

    鼠爷沉默了一会儿,‘吱吱’叫了两声。他习惯性的懒得动脑子,所以他干脆四脚朝天的躺在了楚天的肩膀上,很惬意的甩动着尖尖细细的尾巴。

    楚天又发了一阵呆,四周风雨声依旧绵绵不绝。

    他长叹了一声,缓步向刚刚大家聚会的大屋子走去,听蟹钳说,几位村老平日里没事的时候,就聚在里面闲聊,村民们想要找他们,只要去那大屋子就一定能找到他们。

    大屋子里的十几个火塘,只有一个添加了木柴,大火熊熊,屋子里很是暖和。

    几个村老身上披着兽皮,正坐在火塘边,喝着喝水,相互传递着几块拳头大小的红褐色石块。见到楚天走了过来,鹫老随手一甩,将一块石块丢给了楚天。

    “山,你看看,认识么?”鹫老笑呵呵的看着楚天:“这可是好东西,我们村子,这次可就是用这宝贝,换了这么多的好酒回来。”

    楚天掂量了一下石块,密度极大,拳头大小的石块,居然就有好几百斤沉重。

    他走到火塘边坐下,借着火光端详了一下石块,然后点了点头:“是火铜矿石啊,嗯……似乎,还不对。”

    仔细分辨了一下手中的矿石,看到红褐色的矿石内部隐隐有几丝黑色的纹路,楚天惊叹道:“是被地气侵蚀过的火铜矿石。火铜坚硬,但是质地极脆,用来铸造物件,很容易折断。”

    “可是被地气侵染后,火铜的火气就沉淀了不少,变得柔韧了许多。用来锻造物件,是好东西。”楚天掂了掂手中火铜矿石,将它递还给了鹫老。

    火铜,这只是火属性的普通灵材,价值并不算高。在无风峡谷的市集中,提炼精纯的火铜锭,一块标准的一尺见方的铜锭,也就价值三五个灵晶。

    稍微有点追求的灵修,都懒得使用火铜铸造灵兵。

    火铜更多的用在铺设各种大型的阵法上,而且只是普通低阶阵法使用得多,若是稍微高阶一点的阵法,讲究一点的阵法师都会用更高级别的火属性灵材取代火铜。

    火铜在堕星洋的地位,就好像凡人国朝中用来铺路的大青石板,有点价值,不是随处可见的东西,但是价值也就这样,只能用来铺马路,稍微讲究一点的富人家,都会用水磨青砖,谁也不会将大青石板用在自己家里。

    “当然是好东西!”鹫老也有点喝多了,他得意的向楚天说道:“这是祖神赏赐的宝贝呵。”

    楚天咧咧嘴,又朝着几个村老当做宝贝一样拿在手中翻来覆去把玩的火铜矿石看了几眼。

    把火铜矿石都当做宝贝一样,看来这村子的确不算宽裕。

    而他们能够用火铜矿石,换回来这么多的酒水,用蟹钳的话来说,这简直是村子最近几年来难得的一次‘盛宴’!

    几大陶缸寡淡的酒水,就是‘盛宴’?

    这些火铜矿石,能够换来堪称‘盛宴’的美酒,看来这火铜矿石真的是很受欢迎,算得上是硬通货。

    如此看来,和鹫老他们交易的村子,那个酒神的子孙建立的村子,他们也不算很宽裕嘛!

    楚天的目光扫过鹫老他们的腰间,他们腰间缠着用兽筋、兽皮拧成的腰带,每个村老腰带上都挂着短刀、短剑。但是除了鹫老和另外两个年级最大的村老腰间悬挂的是铁器,其他几个村老腰间挂着的,都是用黑色的石头打磨出来的石刀!

    楚天想起来了,制作鲜汤的时候,切割那些野兽下水也好,或者后来宴会上切肉也好,村民们使用的都是石刀,鹫老他们三个腰间的短铁剑,是楚天在这个村子见过的仅有三件铁器。

    接过另外一个村老当宝贝一样递过来的火铜矿石,楚天摇了摇头:“被地气侵染过的火铜,可以用来炼制兵器了,虽然不算好,用来对付野兽却是很不错的。”

    楚天想起了在蟹钳茅屋内见过的,放在屋子角落里一个架子上的三根木矛!

    鹫老有点喝多了,他摇摇晃晃的看着楚天笑道:“火铜炼制的兵器还不算好?那什么算好?打造兵器嘛……周围三千里内,只有一个村子会打造金属兵器,那可是人家祖传的手艺!”

    楚天一口气憋在嗓子眼里,半天没吭声!

    打造金属兵器,居然是祖传的手艺?楚天看了看鹫老腰间挂着的短剑,看那短剑的打造水平,楚天根本懒得吐槽——放在堕星洋,哪个学徒敢打造出这种品质的‘毛坯’,早就被他师傅用铁榔头砸脑袋了!

    楚天正想说他可以试试的时候,突然有一条大汉闯了进来。

    “鹫老,隔壁村的人说那矿坑是他们村的,要抢了去呢。”

    楚天还没动静,鼠爷已经兴奋的一骨碌跳了起来,抢地盘嘿,有意思嘿,鼠爷就喜欢看热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