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泽,野人(2)

第三百四十九章 大泽,野人(2)

    木筏缓缓靠近土围子上留出的一个缺口,数十名腰间缠着兽皮、手持木矛的壮硕男子见到木筏返回,他们纷纷挥动着木矛欢呼起来。

    木筏上,一名身材最高大的壮汉双手举起木矛,大声的呼喊着:“肉!好多肉!哈哈!”

    欢呼声更大了,巨大的木筏靠上了缺口,壮汉们七手八脚的抓起木筏上的猎物丢给站在岸上的壮汉。

    更多的人从村子里奔跑了出来,比比划划的评点着木筏上的收获。

    几个身披兽皮,容貌苍老的老者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人群左右分开,几个老人走到木筏边,满意的看了看那些体型巨大的猎物。

    “熊,好哩,这一次,你们这一队人回来的最晚,但是猎物最多。好呢,这个雨季,好过了。”一个老人扳着手指头,计算了一下木筏上的猎物数量,欣然笑了起来。

    “嗯?你们,还带了人回来?”一个看上去年纪最为苍老,满脸都是皱纹,脖子上挂了一串兽牙链子的老人皱着眉头,他的目光没有放在猎物上,而是一眼就看到了楚天。

    鼠爷跳到了楚天的额头上,他人立而起,却不敢开口说话,只是‘吱吱’叫着,向这几个显然是村子首脑的老人欠身行了一礼。

    几个老人犹豫了一下子,他们看了看楚天身上已经收口的伤口,最终那年纪最大的老人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是哪个村子的娃娃,遭了灾呢。不过,还活着,也不能丢出去。”

    摇摇头,老人慢吞吞的说道:“收回村子里养着吧,等他伤好了,给咱们村子努力干活。”

    老人走到楚天身边,伸手用力的按了按楚天胳膊上的肌肉,楚天的肉身强横无比,昏迷状态下碰到外力碰触,他的肌肉自行缩紧,手臂上的肌肉顿时变得坚硬无比。

    老人欣然笑了起来,满意的点了点头:“好结实的胳膊腿儿,嘿,是个能干活的好娃儿,不会亏本,带回去好好养着吧。”

    鼠爷翻了个白眼,这几个老家伙,说‘带回去好好养着’的时候,那语气就和养一头大牲口一样。

    不过,没奈何,鼠爷重重的叹了一口气,这破地方古怪得很,一切等楚天苏醒了再说吧。

    几个老人嘀咕了几句,随后分派了一下,就有一条壮汉一把扛起了楚天,带着楚天和鼠爷大步走向了村子。

    鼠爷瞪大眼睛,咕噜噜的打量着这个简陋、但是规划得颇为整洁的村落。在村口,鼠爷见到了一根直径三尺、高有丈许的图腾柱,上面雕刻了大量的火焰纹路,在火焰中更有一尊模糊粗陋的人影站立着。

    扛着楚天和鼠爷的大汉路过图腾柱的时候,他很是恭谨的停了下来,深深的向图腾柱鞠躬行了一礼,含糊的咕哝了一句‘祖神保佑’!

    鼠爷眨了眨眼睛,‘祖神保佑’?

    这个村子,有信奉的神灵喽?得把这事情记在心里,等楚天醒来,可要好生的和他说说这里的情况,千万不要犯了这里的忌讳。

    大汉扛着楚天来到了村子里,走进了一个小小的院子。

    “婆娘,收拾一块地方出来,这娃娃,以后就在咱们家里养着了。”大汉大咧咧的叫嚷着,扛着昏迷的楚天走进了低矮的茅草屋。

    这大汉身高一丈开外,但是这茅草屋的高度也不过一丈五尺左右,和大汉的身高相比,这茅草屋的确显得低矮了一些。但是茅草屋内的面积很大,长超过了十丈,宽有五丈上下,正中挖了一个正方形的火塘,几块人头大小的火炭烧得正旺,热力驱散了空气中的寒意和湿气。

    两个身材健壮、面容淳朴的妇人迎了上来,从大汉的手上接过了楚天。

    她们在茅草屋的角落里铺了一堆干草,在上面平铺了几块厚厚的兽皮,铺成了一个很舒服的草窝,将楚天放在了上面。

    大汉惬意的坐在了火塘旁,从一个陶罐中倒了一碗热水,舒舒服服的喝了下去,然后伸长了双脚用火炭熏烤。在大水中行动了许久,大汉的双腿被水泡的发白,在火炭的熏烤下,他的脚丫子上升起了一缕缕白气,茅草屋内也就多了一丝异味。

    两个壮妇摸了摸楚天身上的伤口,就很熟练的从屋子的窗台上拿下了一个石头磨制的药钵,从屋檐下取下了十几种挂在那里晾晒的草药,用药钵细细的捣成了药糊糊,厚厚的在楚天身上敷了一层。

    鼠爷眯着眼蹲在楚天身边,静静的看着两个壮妇忙碌着。

    她们使用的药草,都是一些生肌活血、化瘀接骨的好药材。虽然处理的方式简陋了一些,但是对皮肉外伤和骨折来说,的确是对症的好药。

    只不过,这些药材的品阶低了些,年份也不够,药力微弱,对安身境的修士或许能有一些效果,对楚天这个层次的高手的效力就微乎其微了。

    壮汉似乎在大水中狩猎太过于劳累了,他啃了两块烤熟的块茎,吃了一小块黑糊糊的烤肉后,就歪在火塘边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不多时就呼噜打得地动山摇。

    外面天色已经黑透了,云层厚得很,没有月亮,也不见星星。

    狂风暴雨疯狂的抽打着天地万物,不大的村落里四处响起了微妙的声音,气喘如牛的低沉咆哮大概响了一个多时辰后,整个村子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两个壮妇同样躺在了火塘边,紧挨着大汉睡了过去。

    鼠爷等得村子里整个安静了下来,他又飞快的绕着茅草屋四周转了一圈,确定没人注意这边的动静后,他才跑到了楚天身边,身体剧烈的挣扎着。

    过了大概一刻钟的功夫,鼠爷嘴里猛地喷出一口老血,他喘着气,无比艰难的从肚皮内庞大的储物空间中喷出了一颗拇指大小的金色药丸。

    “要命哩!鼠爷一身本领,怎么到了这里,就好像被鬼压床一样,变得这么艰难?”

    一边吐槽骂着娘,鼠爷一边麻溜的抱起丹丸,掰开了楚天的嘴巴,将药丸塞了进去。

    药丸入口即化,变成了一缕缕金色的霞光缓缓融入了楚天的身体。

    一夜无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