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四十五章 逃(1)

第三百四十五章 逃(1)

    楚天站在数百里外,从纳镯中取出了一套新的衣衫,慢条斯理的穿戴整齐。

    刚刚一番乱战,被火玄突袭打入深海,又被金铁山连续重创,浑身衣衫尽成粉碎,楚天还没豪放到光溜溜的和人厮打的境界。

    他向东方通向堕星洋深处的方向看了一眼,他只是向那边望了一眼,火玄脚下烈焰祭坛骤然一缩一放,带起一片火光挡在了他东方,摆出了一副此路不通的架势。

    楚天向北边望去,金铁山冷笑着化为一道金光向北方落下,同样挡住了他的去路。

    西边是天陆,天族的老巢所在,如今更有无穷无尽的奴隶军团,还有不计其数的天族高手正向金牙岛等一线岛屿汇聚过去,向西边逃窜么,那是自寻死路。

    楚天只能扭头向南边看了看。

    金铁心和火恶相互望了一眼,两人同时向楚天出手。

    火恶身体一晃,化为一道火光几乎是瞬间到了楚天面前,他一把抓向楚天,厉声喝道:“小子,到了火恶祖宗面前,乖乖听话,饶你不死!”

    火恶一出手,大海上就好像有十万座火山同时爆发开来,烈焰升腾,岩浆飞旋,漫天都是火光奔涌,从四面八方向楚天包裹了进来。

    楚天只觉四面八方有极大的力量碾压了下拉,比他现在的真龙天凤之力还要强出一等的力量碾压了下来——在修为上,火氏一族的上代家主火恶,显然比现在的楚天高出了许多,实力更是强悍了不少!

    更让楚天震惊的是,火玄放出的火焰是纯粹的火焰,高温、炽热、奔放、狂野,火焰的属性或者有所不同,但火焰就是火焰,并没有其他的东西存在。

    而火恶放出的火焰中,则是隐隐包含了一丝泥土的气息。

    根据紫箫生留下的那些典籍中的描述,火恶本命天赋神通为火,在他的力量气息中出现了别的五行能量,这就证明他已经站在了一个极高的层次,他开始触类旁通,开始碰触其他的法则奥义。

    对于在天族只是属于‘贵族’阶层的五行部族而言,他们强横的本命天赋成就了他们,同时也禁锢住了他们。一般而言,五行部族天生是什么五行天赋,他们一辈子的成就就框死在了这五行属性中!

    金氏的,就只能掌控庚金之气。

    火氏的,就一辈子只能去玩火。

    唯有极其惊才绝艳之人,才能在五行部族的本命五行天赋之外,感悟到旁的属性,碰触到旁的法则。

    火恶的火焰中蕴藏了一丝泥土气息,火焰和泥土组合而成的,自然就是岩浆!

    漫天奔涌的火焰比寻常火焰更加粘稠,更加沉重,在火焰的奔放和狂野中,隐隐多了一丝大地特有的厚重和深沉,这就让火恶的力量变得更加的强横,更加的难以抵御。

    楚天冷哼了一声,他抽出了青木杖,瞅准了火恶从烈焰中抓出的大手,狠狠一拐杖抽了上去。

    ‘当啷’一声巨响,木杖狠狠砸在了火恶的手掌上。

    火恶被打得手腕翻折了过去,差点没被一木杖打折了手臂——同为天族,火氏一族可不已肉体强横、坚不可摧而著称,这是金氏一族和土氏一族,尤其是土氏一族最擅长的本领!

    火恶更是低估了楚天的力量,低估了青木杖上强横禁制的威力。

    他只用了不到一半的力气,轻描淡写的以为能手到擒来,结果楚天全力一击,差点就让他当场出丑。

    漫天烈焰翻滚,红彤彤的火光笼罩了一切,火恶的面皮本来就一片通红,倒也看不清他是不是害臊。

    他猛地退了两步,然后低沉的怒啸了一声,两只手臂猛地伸长,变成两条长有百丈的火焰鞭子呼啸着向楚天打了下来。

    楚天刚才猛力一击,也被震得双臂发麻,五脏六腑都有点翻腾。

    踉跄着向后退了两步,漫天红彤彤的烈焰鞭子呼啸着抽下,闪避不及的楚天当即结结实实的挨了十几鞭,身上刚刚换好的衣衫‘呼’的一下化为一缕青烟,火鞭抽在他身上,‘啪啪’尖锐的呼啸声中,硬生生在他身上留下了十几条深可及骨的伤痕。

    金灯上火之天印亮起了刺目的光芒,火鞭上轰入楚天身体的歹毒火力正顺着经络奔涌,想要放肆肆虐一番,火之天印亮起后,这些火力顿时变得温顺了许多,乖乖的顺着楚天经络流动到他丹田中,被炼天炉一口吞得干干净净。

    血水四溅,十几火鞭抽得楚天身体剧痛,眼前发黑。

    他猛地看了一眼火海中冷笑不断的火恶,手掌一翻,纳镯中紫箫生赠送的一枚一次性雷符抖手打了出去。

    拇指大小的紫色玉符出手时只是一点晶莹剔透的细小电光,骤然间电光亮起,膨胀到了尺许大小,化为一枚疯狂跳动的球形闪电,一股让人惊惧莫名的恐怖气息散发出来,楚天感受到球形闪电中蕴藏的可怕气息,他就好像猛不丁碰到一头老虎的猫儿,叫骂了一声转身就走。

    火恶同样尖叫一声冲天飞起,一点火光瞬息间向上飞出了十几里高。

    那道球形闪电一晃的功夫,不紧不慢的直接出现在了火恶的头顶,‘咔嚓嚓’一声巨响,青天红日中一道水缸粗细的狂雷凭空出现,大团大团赤红色的雷火余烬向着四面八方喷涌开来,犹如一场绚烂的流星雨。

    狂雷轰在火恶的头顶,劈得火恶浑身汗毛竖起,满头熊熊燃烧的长发瞬间断折了无数。

    红色长发化为一片火海从高空倾泻下来,火恶嘶声怒骂着,从空中一头栽下,一脑袋撞在了海面上,奔涌的火力硬生生在瞬息间将方圆百里的海水蒸发一空,在海面上烧出了一个半径百里的半球形空洞。

    远远看去,火恶的皮肤上纵横交错的裂痕足足有十几条,这些被狂雷劈出的伤口犹如枝桠延伸,最深的伤口甚至伤到了火恶的骨头。

    火恶嘴里喷出一道黑烟,双目如厉鬼的死死盯着楚天:“这雷符的威力,居然能伤到老夫火神之躯?小子,你居然敢用老夫的雷符,伤害老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