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二十五章 青鲤岛上(1)

第三百二十五章 青鲤岛上(1)

    “不要过来了!”

    “不要送死了!”

    “你们……不要再过来,不要再来送死!”

    阿雀站在一块大石上,左手八尺长弓的弓弦剧烈震荡着,右手带起了一道道残影,每一弹指间都有近百箭矢带着刺耳的啸声从他手中长弓射出,在前方十里外密集的领袖队伍中带起一溜溜血瀑。

    一边用最快的速度拉弓放箭,阿雀一边低声的喃喃自语。

    “我们无冤无仇,不要来我们这边了。来了,就是死!去别人的防线那边,你们活下来的机会,会大很多,大很多!”

    “不要再过来了!”阿雀突然提起中气,厉声长啸。

    这里是第一岛圈,青鲤岛,一个比大鳌岛更加富饶,面积也广袤倍许,人口更是大鳌岛十倍有余的强大灵修岛屿。在这座岛上,青鲤宗一家独大,所有的灵修都依附青鲤宗生存。

    三天前,鹰狼团被送来了青鲤岛充当先锋!

    和他们一并被送来的,还有其他大大小小十几个来自幽暗地域的奴隶兵团,总人数在二十万上下。

    登上青鲤岛沙滩的第一时间,阿雀他们就遭遇了灵修的疯狂攻击——大鳌岛被攻破,钓鳌城内所有灵修被斩杀,只有女人还孩童被掳掠一空的消息,早就在天修的故意宣扬下传遍了整个第一岛圈。

    突袭来得无比猛烈,数倍数量的灵修呼啸而聚,瞬间发动了暴风骤雨般的攻击!

    阿狗、阿雀、老黑被逼无奈,只能下了死手!

    他们的肉体力量,是那些普通天修的数千倍以上,他们的法力修为,更是普通天修、普通灵修的万倍开外!功法、血脉上天差地远的差距,造成了他们实力上无法弥补的巨大壕沟。

    普一交错,就有数千灵修被他们轻松斩杀。

    随后三日,近乎无穷无尽的灵修铺天盖地的从四面八方涌来,歇斯底里的杀了过来。其中甚至混杂了好些只是修炼了粗浅拳脚功夫,没有半点儿法力,只会一些基本格斗技巧的凡人!

    三天时间,沙滩已经被鲜血染红!

    三天时间,沙滩外近百里方圆的海面已经一片嫣红。

    三天时间,阿雀他们身后的海面上,一进挤满了吃得肚满肠肥的鲨鱼、虎鲸等等凶猛的海鱼海兽,浓浓的血腥味刺激着这些肉食性的凶残生灵,让它们的眼睛都发红了。

    “不要再上来了,我不想杀你们!”阿雀嘶声长啸着:“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兄弟们死!”

    好几次阿雀想要停下手不再攻击,好几次,阿雀想要和刚刚登上大鳌岛一样,带着鹰狼团的兄弟们找个偏僻的角落窝起来,不参加这血淋淋的、残暴的、毫无人道的屠杀。

    但是数百名督战队的天修静静的悬浮在空中,冷漠无情的看着下方厮杀成一团的天修和灵修。

    阿雀有七八次想要停手,他身边正在挥刀鏖战的狼妖,正在奋力开弓放箭的鸟妖,正在竭力喷吐毒液的蛇妖中,就有七八人的脑袋突然爆开,毫无反抗的惨死当场!

    他们只是奴隶!

    他们全是奴隶!

    督战队那些天修的手中,一块块用来控制奴隶的玉版散发出冷漠的寒光。

    只要有奴隶消极作战,不需要等待那些疯狂的灵修冲上来将他们剁成肉酱,这些督战队的天修就会毫不犹豫的处死他们!

    灵魂中的禁制,让这些督战队击杀这些奴隶战士,不比碾死一只蝼蚁困难多少!

    之所以不击杀阿雀,只是击杀鹰狼团的成员,这是警告,这是最血腥、最直接的警告!

    阿雀不想滥杀无辜,他不想无谓的杀戮,他不想做天修的屠刀,屠杀这些对他而言毫无反抗之力的灵修——但是他别无选择!

    牺牲鹰狼团的数千妖怪?

    牺牲这些忠心耿耿,在阿雀、阿狗、老黑还比较弱小,还没有现在这么强大的时候,在幽暗地域十几次舍生忘死救过他们的妖怪?

    “不要过来了!”阿雀拉弓的速度再快了几分!

    每一道箭矢射出,都有一团青色的狂风附着在箭杆上,都有一缕细细的电芒附着在锋利的箭头上。狂风卷着箭杆,阿雀射出的箭矢急速旋转着,穿透力强横到了极点,一箭能够轻松射出数十里外。

    雷霆覆盖着箭头,急速旋转的箭头凭空增加了数倍的尖锐度。箭矢穿透一个灵修的身体,带起一道刺目的血水,然后再穿过一个灵修的身体,又是一道血箭喷出!

    阿雀一箭射出,最少都能洞穿十个灵修的身躯后,这才猛地爆炸开来。

    肩头上附着的雷光,是阿雀风雷玄鹰本命神通自带的雷劲,杀伤力极其惊人。小小的箭矢上,雷光爆开后,方圆数十丈内电流四溅,动辄有数百人被电流打得焦头烂额,甚至是粉身碎骨、骨肉成炭。

    “还我孩儿命来!”在阿雀和上千鸟妖的疯狂射击下,终究有一个白发苍苍、修为在窥天境巅峰,身前有三块三角盾牌形灵器护身的灵修老人,亡命的冲击到了鹰狼团的队列前。

    阿雀的箭矢连续命中了老人面前的三角形盾牌,三块盾牌上爆发出夺目的光芒,数十支箭矢打得三块盾牌上裂开了无数细小的裂痕,却一时半会没有攻破盾牌的防御。

    老人嘶吼着,一个飞跃冲到了几个鹰狼团的狼妖面前,两柄飞剑从他袖子里飞出,狂野的斩向了几个面露惊容的狼妖脖颈!

    斜刺里一道黑气撞了过来,阿狗挥动着狼牙棒,一棒将两柄飞剑轰成了粉碎。

    他紧接着一棍砸向了老人,阿狗的蛮力比阿雀强出数倍,阿雀箭矢无法攻破老人的护身盾牌,却被阿狗一棍子打得稀烂。

    狼牙棒轰在了老人的胸膛上,老人的整个身体轰然炸开,血雾飘飘扬扬的落下,逐渐融入了地面上的血泊中。

    “你儿子是谁……狗爷不知道!但是狗爷不想死,狗爷也不想手下的兄弟们死!”阿狗看着被他一棍子打碎的老人散落的血雾,用力的摇着头:“你没错,老子也没错,阿雀也没错,老黑也没错……有错的,是这个该死的世道!”

    一点泪水从阿狗的眼角滚落。

    他喃喃道:“阿雀,我想回……想回乢州!就算在那鱼庄打一辈子鱼……我想回,乢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