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一十章 消极怠工(2)

第三百一十章 消极怠工(2)

    阿雀骂骂咧咧的顶着一脑袋的草叶子钻出了山林,顺着通往小村口的小道慢悠悠的向前走着。

    “我长得顺溜?莫非你们长得不像人么?”生得颇为清秀的阿雀喃喃嘀咕着:“懒就是懒,干嘛说长相呢?虽然我的确是比你们长得顺眼一些,哎呀,这里他们是花金银铜子儿,还是灵晶呢?”

    阿雀摸了摸胸膛上挂着的一截寸许长、黑漆漆,不断散发出森森幽光的骨头。

    这是他们在幽暗地域斩杀一名厉鬼头领,从他身上得来的一截有储物功能的奇异骨骼。因为阿雀平日里最仔细的关系,这节骨骼都归属阿雀掌管。

    幽暗地域条件极其恶劣,掌控幽暗地域的天修对他们这些奴隶战士异常苛刻,经常克扣各种物资。所以这节骨头里储存的东西不多,几块天然的狗头金,一些闲暇时淘来的沙银,还有百来块从厉鬼手上抢来的下品灵晶,仅此而已。

    琢磨了一阵,阿雀取出了几块灵晶,又掏出了一块两个拳头大小的狗头金,用一块兽皮包裹着拎在了手上。

    顺着小道向前走了七八里地,阿雀的身影刚刚在村口的广场边出现,广场上正在操练那些孩童的灵修,就已经警惕的转过身来。

    “兀那汉子,做什么的?”两个灵修大踏步向阿雀逼近,他们手上同时多了一柄散发出黯淡光芒的长剑。

    阿雀急忙举起了双手,他将兽皮包裹放在了地上,右脚轻轻一踢,包裹散开,露出了里面的灵晶和狗头金:“过路的,馋得狠了,来买点酒水。”

    阿雀露出了他很有亲和力的笑容,很温和的向两名靠近的灵修大汉笑道:“我不是歹人,只是远远地闻到了酒香气,专门来买点酒水过瘾。”

    抽了抽鼻子,阿雀看着两个大汉笑道:“你们村子里的酒坊,嘿嘿,用的五谷纯粮酿造的酒水吧?香醇,真个香飘十里。而且,我闻到了陈年老酒的味道,你们有窖藏超过五十年的老酒?”

    阿雀舔了舔嘴唇,狠狠的吸了一口口水,脸上的垂涎之色,却是真正的毫不伪装的。

    在乢州的时候,跟着楚天吃香的喝辣的,兄弟伙们大块吃肉大碗喝酒,不要太快活。

    离开六道封魔大结界,被弄来了这一方陌生的世界,先是进了条件恶劣的角斗场,然后直接被丢去了幽暗地域和厉鬼拼命,五十年的老窖酒,有多久没碰到了?

    “钱若是不够,还可以再加!”阿雀笑得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线。

    两个灵修大汉狐疑的看着阿雀,虽然看不透阿雀的修为,但是他们本能的在阿雀身上感受到了类似于嗜血猛兽一般的强烈胁迫感。

    他们下意识的绷紧了肌肉,体内不多的法力不断注入手中长剑,随时准备爆发全力一击。

    几个在一旁的村老慢悠悠的走了过来,他们上下打量了一下阿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认真的看了看阿雀清澈的眸子,突然笑了:“是个好娃娃……就是,杀性重了些。用灵晶买酒?娃娃真不会居家过日子。”

    指着兽皮包裹中的狗头金,这村老笑道:“荒村劣酒,又不是那些大人们享用的灵酒,不值什么钱。就这块金子,就能搬空我们村子里的酒坊还有多啦。娃娃,你们是采药的,还是狩猎的?”

    阿雀笑呵呵的摇了摇头,他很诚恳的向几个村老拱手行了一礼,温和的说道:“什么都占一点……唔,那就麻烦诸位,给我多弄几坛陈酒,再弄一些下酒菜,多肉食就好。”

    一个村老笑着问阿雀:“远来是客,村中有空房,不如进村子休息?”

    阿雀依旧是摇了摇头,他笑道:“伙伴们人太多哩,太叨扰,就不进村了。”

    两个灵修大汉听得阿雀这般话,顿时又紧张起来。

    几个村老则是笑呵呵的和阿雀有一句没一句的攀谈着,一个村老进了村子招呼了几声,不多时就有村民挑出了一坛一坛的老酒,更拿了许多的下酒菜肴出来。

    阿雀笑了笑,向一众好奇的村民点了点头,手一挥,一道旋风呼啸而起,所有的酒菜都被他收了起来。

    两个灵修大汉同时上前了一步,越发紧张的看着阿雀。

    能有储物灵器,代表阿雀来路非同寻常,如果仅仅是过路的客人也就罢了,就怕他不是。两个灵修大汉也是在外闯荡过的人,深深地知道第一岛圈绝对不是什么太平地方。

    “打扰了!”阿雀向几个满脸和善的村老拱手行了一礼,他沉默了一阵子,很是肃然的说道:“承蒙几位村老厚谊……这些天,还是让乡亲们进山里避避吧。等太平了,再出来。”

    两个灵修大汉差点没跳了起来,几个村老的脸色则是骤然一变。

    阿雀看了看他们,用力的点了点头,身体一晃,骤然带起隐隐的风雷之音,荡起几条残影,瞬间消失。

    “高手!天!”两个灵修大汉吓得浑身一哆嗦,阿雀的速度快得惊人,如此快的速度,如果刚刚阿雀是攻击他们的话,他们连反应的机会都不会有。

    “召集乡亲们,进山!”几个村老毫不犹豫的说道:“把酒坊里的酒,都搬来这里,人家给了咱们活命的机会,这点酒水不算什么。赶紧,进山,快,快,快!”

    山林中,小山坡上,阿狗、阿雀、老黑盘坐在草窝中,远远地看着有条不紊开始大撤离的村子。

    大口大口的灌着美酒,阿狗含含糊糊的说道:“这就对了,大家吃肉喝酒多好,打打杀杀的做什么呢?你们看,这些人,和当年我们鱼庄里的乡亲们,也没什么两样。”

    阿雀抓起一块肥美的卤牛肉,一小口一小口的吃着。

    他和老黑都没吭声。

    是啊,无论是在六道封魔大结界,还是在这一方天空下,这些最普通的乡民,他们都是一样的淳朴和善。他们就好像山林中的野草一样活着,他们并无迎风傲霜、直刺苍穹的雄心,他们从未想过要做一株顶天立地的大树,他们只想卑微却平淡、平和而幸福的活着!

    “有时候啊,这天下的事情,真是说不好的。”老黑一口干掉了一坛美酒,骂骂咧咧的说道:“也不知道蛟王、狐老、虎爹他们,现在在哪里,又在干什么。哎,当年寨子里的老兄弟们,也不知道都怎么样了!”

    话音未落,高空中一声尖锐的破空声远远传来。

    一团火光‘轰’的一下在村口爆开,黑红二色的火焰覆盖了方圆十几丈的范围,将村民们码放在广场上的大大小小的酒坛子炸得稀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