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零九章 叶刹的麻烦(2)

第三百零九章 叶刹的麻烦(2)

    “你信不信,我将这里的事情传回幻灵阁,你小子要脱一层皮?”叶清秋怒视着叶刹,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来无风峡谷时,就没人对你说,不要招惹菡翠崖么?”

    叶刹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他犹犹豫豫的看着叶清秋,低声说道:“有!”

    “那你还!”叶清秋指着叶刹,恨不得再给他几下狠的。

    “那日,喝醉了,族里传讯……没记在心上。”叶刹哆哆嗦嗦的说道:“那日得知,我被选中派来第五岛圈做巡查使者,好些平日里交好的大家千金,她们设宴送我!”

    “你真是……”叶清秋缓缓直起了身体,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亏你在炼器一道上有这么高的天赋,为人处世之上,你简直就是一头猪!不,猪都比你聪敏,比你机灵!因酒色而误事……”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叶清秋无奈道:“这事情,若是传回幻灵阁,你还想做下一任掌门?呵呵,你怕是要被贬入火狱,做那最下贱的苦工奴隶!”

    叶刹的脸一下子就变得惨白一片。

    幻灵阁的火狱,那真正是比地狱还要可怕的地方,高温、烈焰、酷刑、无休止的劳动,在最恶劣的生存环境中做最艰苦的最基本的锻造活计,为幻灵阁提供各种基础的炼材!

    那是幻灵阁地位最卑贱的奴隶才会做的工作,他堂堂幻灵阁下一任掌门的备选弟子之一,若是被贬入火狱,那真正是生不如死!

    “阿叔,救我!”叶刹的身体剧烈的战栗着,他惊恐的看着叶清秋说道:“我是叶族子弟啊,阿叔,救我!我是叶族这一代,唯一的一个竞争下一任掌门的备选弟子啊,阿叔!”

    叶清秋的眼珠子飞快的转悠着,他沉吟了一阵子,缓缓问道:“罗剑林,大半个月不见人影了?”

    叶刹急忙点了点头:“不见了,自从那天夜里他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郝三,已经找了他好几天了,毕竟他从剑门带来的那八千剑奴军,唯有他一个人使唤得动。”

    “除了你,没人知道他去干什么了吧?”叶清秋双手轻轻的揉搓着,十指骨节发出清脆的‘咔咔’声响,一个字一个字的询问叶刹。

    他双眼死死盯着叶刹的面孔,不肯放过一丝半点儿最细微的表情变化。

    “应当是没人知晓。我将那令旗给了他后,他就离开了。”叶刹眯着眼沉声道:“这种事情,又不是什么太光彩的事,他还要提防着天师身边的那个紫衣小生,怎敢让旁人知晓他去做什么?”

    “也就是,死无对证了喽?”叶清秋轻声叹道:“这样,也好。”

    “死无对证?”叶刹愕然看着叶清秋:“罗剑林他,他,他……”

    “大半个月没回来,菡翠崖那边又一点儿异动都没有,显然,他死了。”叶清秋冷冷的说道:“以菡翠崖今时今日在无风峡谷的重要性,里面稍微有点风吹草动,五大家族早就乱起来了。”

    “菡翠崖没动静,那么罗剑林显然死得透了。”叶清秋冷笑看着叶刹:“他和你一般,也是剑门下一任掌门的备选弟子,嘿嘿,因为你的关系,他潜入菡翠崖,然后无声无息的死在了里面,你觉得……这件事情若是泄露了出去,你小子是什么下场?”

    剑门弟子睚眦必报!

    死了一个罗剑林,以剑门那群剑疯子的作风,幻灵阁必须死一个和罗剑林地位相当的弟子才行!

    毫无疑问,这个人选能是谁?

    叶刹吓得小脸惨白,脸上的两个紫色巴掌印越发的清晰可见。

    “这件事情,郝三是主使者。罗剑林那蠢货,被郝三当成了问路石子,结果一去不复返。”叶清秋冷笑道:“郝三这几日在大张旗鼓的寻找罗剑林?这就对了,郝三心虚了,所以要闹得满天下都知道,知道他在找罗剑林!”

    “你信不信,如果罗剑林再过几天还不出现,郝三能立刻一封公文送回灵境,控诉罗剑林畏战逃跑?”

    叶刹惊骇的看着叶清秋:“这……不至于罢?”

    叶清秋冷冷的看了叶刹一眼,狠狠的踢了他一脚:“不至于?郝三那厮……號龙一族……嘿嘿,可是省油的灯?”

    摇摇头,叶清秋冷声道:“跟我来吧,郝三那边,是不会说出去的,他也害怕剑门的追究和报复。拿剑门弟子做问路石子,嘿嘿,他郝三好大的胆子!”

    “不过,菡翠崖的天师,也真是……他是真不懂呢?还是靠山足够硬,根本不怕呢?”叶清秋带着叶刹进了一条密道,向着幻灵阁在无风城的藏宝室走去。

    “罗剑林这么多天没回来,肯定折了。不管是被杀了,还是被擒拿了,剑门那群老家伙的性子,最是护短,最是不讲道理,最是蛮横霸道,不管罗剑林怎样了,若是剑门那群老疯子知道了这件事情和菡翠崖有关,嘿嘿,菡翠崖都会有麻烦。”

    “天师他,难不成根本不害怕剑门的报复么?”

    摇了摇头,叶清秋轻叹道:“不过,不管怎样,先要把我们幻灵阁从这件事情里摘出去。”

    叶刹低声说道:“装聋作哑不成么?”

    叶清秋淡然道:“装聋作哑真不成。”

    冷哼一声,叶清秋冷声道:“不就是偷偷潜入护山大阵么?你给他几枚一次消耗的阵符就好,你给他本门秘密炼制的令旗作甚?这就是天大的把柄,这把柄啊,搞不好已经到了天师手中。”

    “装聋作哑,装不得,罗剑林毕竟不在了,剑门是一定要追究到底的。这令旗在天师手中,就是最大的把柄,未来搞不好,依旧会牵扯到你身上,剑门那群老疯子,才不会和你讲道理。”

    “带上厚礼,去赔礼道歉吧。你是年轻人,以我这几年和天师的交情,给他一份足够厚的礼物,将一切罪过都推到罗剑林身上,再和天师好好说清楚这里面的利害关系,我们联手将事情隐瞒下来……”

    一边说着,叶清秋一边打开了藏宝室禁制森严的大门!

    一阵儿小小的旋风吹过,幻灵阁无风峡谷总店的藏宝阁内,干净得可以饿死老鼠!

    宽敞的藏宝阁内,干净得就好像被一万条饿狗舔过一样,地面都亮晶晶的直反光。

    空荡荡的地板上,几个狗刨一样的大字歪歪扭扭的好生醒目:

    “老子罗剑林偷的,不服咬老子啊?”

    叶清秋、叶刹浑身僵硬的站在藏宝室门口,眼睛瞪得溜圆,好似见鬼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