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零七章 树魔(2)

第三百零七章 树魔(2)

    鼠爷竖起了两只前爪,比比划划的在面前勾勒出一抹一抹诡异的符箓。

    突然就有一层色泽诡异的火焰从小树苗的身上燃烧起来。

    这火焰的颜色,就好像氧化的银子一样,银亮亮的透着一丝淡淡的黑色,黑漆漆亮晶晶中又带着一丝纯银,很鲜艳,很明媚,很怪异,却给人一种很好看的感觉。

    小树苗宛如被丢进了石灰坑的鸭子,歇斯底里的惨叫起来。

    那叫声凄厉到了极点,人间言语无法形容它的叫声有多么的难听,有多么的恐怖。

    它看向鼠爷的眼神,同样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充满了怨毒,充满了仇恨,充满了世间一切的狰狞和恶毒。

    同时它对鼠爷又充满了恐惧,就好像被一头饿虎毒打的小白兔,小小的树苗剧烈的抽搐着,不由自主的发出了绝望的哀鸣声:“饶……饶命!”

    鼠爷背着两只爪子,四平八稳的站在小树苗的面前,慢悠悠的说道:“你,居然妄图夺舍天哥儿!你可知道,天哥儿是鼠爷一把屎一把尿拉扯大的?你若是夺舍了他……啊呸!你就没这个功能好不好?”

    劈头盖脸的在燃烧的小树苗身上抽了一耳光,鼠爷冷笑道:“你也是阅历浅,你看看,天地间稀奇古怪的玩意儿无数,真正能够夺舍人身的,能有几个?”

    “人族肉身死亡后遁出的神魂、灵魂、阴魂等等,这是一个。原本就和人体同源而生,夺舍也是自然的事情。”

    “那些厉鬼也算一个。从人魂转化的厉鬼固然是和人体同源,那些所谓天地自然生养、繁衍而成的厉鬼,他们归根到底,其实也是人魂凝聚,夺舍也是熟门熟路,自然不难!”

    “除此之外,但凡其他异类得道之物,无论妖魔,无论邪祟,乃至你这种魔怪,谁能真个的夺舍人身?最多最多,就是让人神智迷乱,作出各种奇形恶状之事,这就是你们的极限!”

    “毕竟,人体乃天地造化,世间最完美的躯体。三魂七魄,一一对应人体的各项功能,缺一不可,缺了一件,就根本不可能夺舍。”

    “这就好像,你一吃-屎的大黄狗,想要和一条母鲸鱼配对,这……用天哥儿的话说,大小型号都配不上,这怎么折腾?”

    “所以呢,你是不可能夺舍天哥儿的。”

    “但是呢,你有这个念头也是不行的。”

    “所以呢,不要怪鼠爷我今天折腾你!”

    “毕竟嘛,这是你自找的活该受折腾!”

    鼠爷盯着浑身抽搐的小树苗悠悠叹息道:“而且,你也不要说你无辜,说你冤枉,说你与世无争!你和这老金桂,其实没多大关系!”

    “你的根底,鼠爷已经看透了,摸明白了!”鼠爷眸子里两缕银光喷出,笼罩了熊熊燃烧的小树苗,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老金桂,实实在在的已经被天雷劈碎了灵智,这是毫无疑问的,基本上,没有天大的造化,它是不可能再凝聚精魂修成大妖了。”

    “你,和老金桂的精魂毫无关系;你,只是老金桂被雷劫泯灭精魂之前,发出的最后一声怨气冲天的吼声,融合了老金桂的树干被雷火引燃后,树干熊熊燃烧落在地面的一缕阴影,由那怨气凝成的魔怪!”

    “喂,你只是一具魔怪!你连鬼都算不上!鬼再惨,也还有残魂存在!你是魔鬼嘿,魂魄都没有的!”

    嘶吼挣扎的小树苗身体骤然一僵,苍老的面孔愕然的看着鼠爷,它喃喃自语道:“我,只是一声怨气大吼,混合一缕阴影,因为怨气凝成的魔怪?其实,我连鬼都算不上?”

    “对啊,你连鬼都算不上!所以,你怎么夺舍呢?”鼠爷欢快的挥动着长长的尾巴:“天哥儿身上有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保护着,你根本靠近他不得。更不要说,还有英明睿智的鼠爷在一旁守着,你也敢动他的主意?”

    苍老的面孔上,那冲天的怨气、无边的恶毒一丝一丝的消散。

    鼠爷招出的这一道银黑色的火焰,端的妙用无穷,硬生生的将这小树苗与生自来的元气一点点的炼化了。

    但是这小树苗的根本就是这滔天的怨气和负面能量,随着怨气被炼化,它的身影也变得朦朦胧胧,逐渐的黯淡了下去。

    鼠爷急忙一勾爪子,他脚下的老金桂树根就裂开了一条缝隙,一道金灿灿的老树精气从裂痕中喷出,迅速注入了小树苗的身体。

    小树苗的身躯骤然明亮,迅速从虚无状态化为实质。它舒畅的叹了一口气,原本拇指大小的树苗开始快速的生长,短短一个时辰后,就长到了三寸上下。

    鼠爷笑呵呵的看着小树苗,看着从黑色逐渐化为淡青色的它:“来,张开嘴,多吃点,虽然你不是它,但是你毕竟和它多少有点干系,所以,鼠爷我做主了,成全你。”

    “来,虽然你只是一头魔怪,没有魂魄可言,但是鼠爷能够帮你凭空生成精魂啊,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呵呵,精魂是什么?精魂不过是……”

    鼠爷眸子无数条极细的银光闪过,他的身体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下面的话就戛然而止:“嗯,你也不用管精魂是什么,就好像世间凡人吃饭,你还用管米饭是怎么来的不成?管吃就好!”

    小树苗体内的怨气一丝一丝的被炼化,老金桂的精气不断的注入它体内。

    三寸高,五寸高,一尺高……

    老金桂体内的精气近乎无穷无尽,在这精纯精气的滋养下,七天之后,小树苗已经涨到了十丈高下,枝繁叶茂的它通体充盈着勃勃生机,一缕缕淡金色的灵光环绕着浓郁的树冠,树干上的苍老面孔也年轻了许多,再不复鼠爷刚见它时的狰狞和恶毒。

    很平和、很轻松的看着鼠爷,小树苗……不,树魔颇有感情的轻叹道:“鼠爷,多谢你。”

    “不谢,不谢,难得碰到你这样的奇葩,嘿,正好这大树桩子闲着也是浪费,不如成全了你。”

    “乖乖的听话,以后跟着天哥儿和鼠爷,吃香的喝辣的,好日子在后面呢。”

    “来,先试试你的这天赋神通,嘿嘿!”

    树魔用力点了点头,他身体一晃融入了老金桂的本体,随后一道道流光在老金桂的本体上快速的闪烁着。

    下一瞬间,菡翠崖的老金桂喷出了无数桂子。

    一缕缕金绿色的细细流光飞向了四面八方,落在了山川河岳之中。

    这些桂子落地就发芽生长,长出了一株株稚嫩的桂花树苗。每一株桂花树苗上,都隐隐有一张若隐若现的朦胧面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