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三百零三章 约定(2)

第三百零三章 约定(2)

    这是一套太古至宝,是紫万重的战利品!

    因为罕见,而且威能宏大,紫万重一直将其随身携带,如今也是被紫箫生三言两语的,就忽悠着给了楚天。

    “天尊哪?”楚天扭过头去,看了紫箫生一眼。

    紫箫生正眯着眼,出神的看着远处老金桂的一根树枝,那里有几个鸟窝,天快亮了,几头白鹭正在鸟巢中活动胳膊腿儿,准备着出门翱翔。

    他的目光中,对那几头白鹭充满了羡慕和嫉妒。

    “天尊呢,很强很强的存在,反正比现在的我们强太多,暂时不用想这么多。”紫箫生懒散的说道:“这一套湮灭星珠,藏着吧,以你现在的修为,想要催动它们,不可能……不过它们只要吸纳一段时间的天地灵髓,你遇到难以应付的高手,就能自行护主一次,用来保命最好不过。”

    “收起来,藏着,不要让那些眼尖的老怪物看到了。”紫箫生手一挥,一百零八颗湮灭星珠就没入了楚天的手腕,化为一条若隐若现的黑色珠串附在了他皮肤下。

    “其实,这才是真正的好东西!”紫箫生指着那颗直径一里左右的晶球,闭上了嘴,一缕极细的声音直接飘进了楚天的耳朵里:“这宝贝,等阿叔走了,你掌控了它后,就将它和七巧天宫融为一体。”

    “它的名字,我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摩诃阵图’,内藏无数阵法变化,能自行根据擅山川地势地貌,演绎无穷阵法阵图。用来镇守山门,是最最厉害的宝贝。”紫箫生悠悠说道:“不过,没人敢攻打紫阀家门,所以这宝贝么,就被我从库房里拿了出来好玩的。”

    “也就阿叔能真正激发这摩诃阵图。”紫箫生叹了一口气:“正好他要带我回去,那就只能委屈他做苦力了……”

    “紫兄,你在紫阀,不开心?”楚天清楚的知道,紫箫生在紫阀肯定过得不开心,但是看到虚空中紫万重以莫大法力分化出的八万一千条分身,楚天还能说什么呢?

    “极其的,不开心!”紫箫生长叹了一声,猛地张开了手中折扇,用扇子捂住了脸。

    过了许久,许久,紫箫生才幽幽说道:“楚兄,你可是我的首席家臣,现在我没什么事要你帮忙的,以后,我是说,以后,万一,我派人来,找你……有事求你帮忙的时候!”

    不等楚天开口,紫箫生放下折扇,用力的摇了摇头,歪了歪嘴,长叹道:“哎,估计没戏,不可能的!”

    “什么不可能?”楚天愕然看着紫箫生。

    他总感觉,现在的紫箫生,才有点符合自己猜测的形象。

    只是看他如此纠结的表现,楚天真的很好奇,他究竟有什么为难,有什么纠结的。

    紫箫生从袖子里掏出了一瓶最劣质的劣酒,拔出瓶塞,往嘴里灌了两口。入口火辣、刺喉咙的劣酒呛得他狠狠咳嗽了几声,嘴角有酒水流淌了出来。

    远远站着的柳嬷嬷看到紫箫生这等狼狈模样,急忙殷勤的凑了过来,掏出了一条芬芳四溢的手绢,似乎想要帮紫箫生擦嘴,却又不敢靠近的模样。

    紫箫生目光森冷的看了柳嬷嬷一眼,轻轻的摆了摆手:“滚一边去,今天懒得搭理你……其实,你信不信,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也知道你仗着谁的势……在紫阀,敢告我歪状的人,你是第一个……我其实,蛮佩服你的!”

    柳嬷嬷的笑脸骤然一僵,眸子里透着掩饰不住的惊恐之色看着他。

    紫箫生慢慢的喝下了一口劣酒,慢悠悠的说道:“我知道,我有时候脾气不好,有时候喜怒无常,有时候好像脑子里面有两个人一样,经常做一些古怪的事情。不过,我从来没有对我的身边人下死手。”

    “所以,有人就以为,这是我的一个弱点,可以加以利用,所以柳嬷嬷,你的胆子就越来越大!”

    楚天静静的看着紫箫生,同时用眼角余光不断观察着柳嬷嬷的表情变化。

    “但是柳嬷嬷,你知道我的身份,你也知道,我如果真的要你死,连一句话都不用说。你,还有你的九族,就必死无疑。你真以为,你身后的人,可以救你不成?”

    紫箫生讥诮的看着柳嬷嬷:“我现在让你活,只是因为你和枫姨一样,从小照顾我,仅此而已。所以,自己滚远一点,不要逼我亲手……”

    紫箫生‘呵呵’笑着,折扇轻轻的点了点柳嬷嬷的眉心。

    柳嬷嬷面色如土,低下头飞快的退后,一直退到了菡翠崖的边缘地带,这才哆哆嗦嗦的停下了脚步。

    “假如有一天,我要楚兄帮忙的时候……”紫箫生也不看楚天,而是一边喝酒,一边类似于喃喃自语的低声咕哝:“楚兄,你会帮我么?”

    楚天看着做低头鸵鸟状的紫箫生,突然笑了起来:“只要紫兄有话传来,不远万里,定然赶去。”

    摊开双手,楚天很轻松的说道:“不过,我一定会赶去,是否能赶到,我就不敢说了。”

    紫箫生猛地抬起头来,翻着白眼看着楚天:“哪?还有没有兄弟义气?什么叫做是否能赶到?你应该说,你一定能赶到,一定会不惜粉身碎骨报答我对你的情谊才对!”

    楚天很诚恳的看着紫箫生:“紫兄啊,紫兄,我楚天很有自知之明,有些事情,我会不惜粉身碎骨去做,但是粉身碎骨之后,能否做到,那就真不敢保证了。或许,只是粉身碎骨!”

    “呃!”紫箫生有点傻眼了,他悻悻然的抬起头,看看悬浮在半空中,额头上不断有冷汗渗出的紫万重,低声骂了一句市井粗口。

    “不过紫兄你放心,今天我楚天把话放在这里。紫兄帮了我这么多,甚至可以说,没有紫兄,我楚天和一众兄弟,或许早就死在了乢州战场上。所以,如果有一日,紫兄真的派人来传话,那么楚天会用尽一切力气赴今日之约。”

    “男子汉大丈夫,从来不说虚话!”楚天很认真的看着紫箫生。

    “欸……”紫箫生突然有点狼狈,他干笑道:“哈哈,自然,男子汉大丈夫,嘿!啊呸,好差劲的酒,赶紧的,把你菡翠崖最好的酒搬出来。”

    “哎,等阿叔这里完事了,就要被抓回去喽!”

    “啧,打断了那小王八蛋的两条胳膊,那老王八蛋,还不知道怎么罚我呢!”

    “紫兄,那老王八蛋,可是你爹?”

    “是啊!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觉得,紫兄真是真性情,极少有人能用那个词,骂自家亲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