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九十九章 柳嬷嬷(2)

第二百九十九章 柳嬷嬷(2)

    含糊的咕哝了几声,紫箫生身体抽了抽,真正睡死了过去。

    任凭楚天再轻声呼唤,紫箫生都不吭声了。

    楚天呆呆的看着紫箫生,空间、时间、命运之力,楚天都是碰到了逆天的运气,这才在编钟岩下的太古秘坛中,得到了完整的月之真意。

    不,楚天能够得到月之真意,搞不好还要归功于紫箫生!

    整个六道封魔大结界,亿万生灵,九成气运被他用一枚玉符灌注在了楚天的身上!

    包括楚天能莫名其妙的被送到堕星洋,轻松的脱离了金奡的掌控,得到完整的月之真意,来到菡翠崖,得到七巧天宫……后面这许许多多的好运气,都是因为紫箫生吧?

    命运之力,真是一种可怕的力量!

    “只不过,紫兄,你却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看着醉醺醺睡得昏天黑地的紫箫生,楚天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然后他突然浑身毛骨悚然的打了个冷战,骤然向前猛地一窜,化为一条人形光影瞬间冲出了十几丈远。

    青蛟剑化为一道青光向他身后横扫而出。

    ‘叮’的一声巨响,一根青木杖无声无息的横扫而出,重重点在了青蛟剑上。

    这柄紫箫生亲手炼制,又经过炼天炉多番加强的神兵,居然无法奈何这柄看上去青翠欲滴,好似刚刚从树干上截取下来的一条树枝的木杖,点点火星溅起,青蛟剑低声震鸣着被打飞了数十丈远。

    那根青翠欲滴的木杖上,连一丝痕迹都没有。

    青蛟剑急促的轻鸣着,虽然外表没有受损,内部刚刚萌发的剑灵受到剧烈震荡,已经受了轻伤。

    楚天猛地转过身,看向了刚刚无声无息出现在他身后的人影——如果不是他借着月光下的影子发现了对方的存在,刚刚那一木杖,定然打在了他的后心上。

    青蛟剑都只是勉强承受了对方一击,这一木杖岂不是能打断楚天的脊梁骨?

    “背后伤人?敢问,本座可有得罪……大娘您的地方?”楚天看清了刚刚出手偷袭的人,语气森冷的开口喝问。

    天族,没跑的了。

    也只有天族,才有这么离谱的身高。

    看上去四十岁许的美貌妇人,面容美艳绝伦,却冷冰冰犹如傀儡,身高一丈一尺开外,比七尺多高的楚天高了四尺有余,身形瘦削高挑,穿着一件绿色长裙,夜风吹过,长裙轻柔的舞动着,在月光下反射出迷离的幽光。

    妇人手中,是一根一丈四五尺长的青色木杖,通体青翠欲滴,好似青玉铸成。

    月光下,木杖内隐隐有无数符文闪烁,刚刚就是这一木杖,让青蛟剑尚未成型的剑灵都吃了一个小亏。

    楚天冷眼看着妇人,神窍中紫霄金阳炉蓄势待发,只要这妇人有丝毫异动,他就会毫不犹豫的催动全身法力,倾尽全力的用紫霄金阳炉给她一记狠的。

    妇人眯着眼,上上下下的打量着楚天,突然冷冰冰毫无表情的抿嘴一笑。

    “无知下贱种,少主何等人物,你岂有评价少主的资格?”

    “少主尊贵无匹,乃天地之间最最尊贵之人,他的命高贵无双,下贱种焉敢评点少主命运?”

    妇人手中木杖重重往下一按,无声无息的穿透了厚达三尺的露台地面,她低声呵斥道:“不知道死活的下贱种,自行掌嘴,将满口大牙都给我……”

    紫箫生是睡死了,但是他天生灵性极其强大,楚天和这妇人闹出的动静,骤然惊醒了他。

    猛地睁开眼睛,昏昏沉沉的坐直了身体,紫箫生先是看了看护在他靠椅边的楚天,看了看悬浮在楚天身边低声哀鸣的青蛟剑,然后猛地回头看向了手持青木杖,正声色俱厉呵斥楚天的妇人。

    “柳嬷嬷?”紫箫生头顶一缕紫气冉冉升起,他身上的酒气急速散去,迷离朦胧的眼神迅速回复了清明。他缓缓站起身来,脸上再不复这几日的灿烂笑容,而是绷紧了一张笑脸,面无表情、目光森冷,周身气息冷酷肃杀的看着那妇人,冷冷的问了一声。

    “少主!”美貌妇人柳嬷嬷猛地露出了一个完美的笑容,深深的屈膝跪在了露台上:“老奴,总算找到……”

    紫箫生走了过去,飞起一脚踢在了柳嬷嬷的下巴上,一声巨响,柳嬷嬷的脑袋猛地向后仰起,楚天听到了她下颌骨粉碎的脆响,更看到几颗亮晶晶的大牙从她的嘴里飞了出来。

    “老奴才!”紫箫生粗暴的打断了柳嬷嬷的话:“怎的,我这次偷偷溜出来,你看管不利,没有被那几个老家伙下令打死?”

    楚天猛地瞪大了眼睛,紫箫生的这话……他跑到堕星洋来四处打闷棍,看来是专门冲着这柳嬷嬷来的?

    对了,在乢州的时候,跟在紫箫生身边的是枫姨!

    那个陪着紫箫生一起听故事,一起哭、一起笑、感情丰富细腻的枫姨,怎么不见了?

    “老奴,被老主人下令重重打了三万鞭!”柳嬷嬷粉碎变形的下颌骨一阵蠕动,弹指间就恢复如初,她诚惶诚恐的跪在地上,小心翼翼的说道:“老奴命硬,扛了过来,老主人就让老奴戴罪立功,带少主……”

    “命硬!”紫箫生‘哈’的大笑了一声,笑声中却连一丝半点儿笑意都没有:“很好,看来我得给你改改命,让你这条老狗,命软一些!嘿,这样都没整死你?下次绝对没这样的好事!”

    转过身,紫箫生朝着楚天冷声道:“还记得枫姨么?我让枫姨陪我出来散心,让这老狗在家里帮忙掩饰,原本无人发现我私自离家,这老狗却跑去向那几个老不死的出卖了我!”

    “我倒是没事,枫姨被判罚在冰牢中面壁一万年!”

    “这老狗以为,她能取代枫姨?呵呵,楚兄,你觉得我要怎么样才能整死她呢?”

    紫箫生笑得很怪异:“这次我离家出走,可是给我爹留了一封书信,说是这老狗配合我,这才让我顺利的出逃!没想到,三万鞭都没能打死她!”

    楚天看着紫箫生,半晌没说出话来!

    这紫阀!

    这柳嬷嬷!

    还有紫箫生处置这事情的手法!

    轻咳了一声,楚天淡然道:“既然这老奴婢出卖主人,杀了就是!”

    “紫兄心软,看得出来,你不愿意亲自出手,不如,让本座帮紫兄解决了这老奴婢,不过是一剑的事情!”

    柳嬷嬷刚才背后偷袭了楚天一木杖,楚天可不是以德报怨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