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九十三章 贵宾紫箫生(1)

第二百九十三章 贵宾紫箫生(1)

    “曰:遂古之初,谁传道之?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

    冥昭瞢暗,谁能极之?

    冯翼惟象,何以识之?

    明明暗暗,惟时何为?

    阴阳三合,何本何化?

    圜则九重,孰营度之?

    惟兹何功,孰初作之?

    斡维焉系,天极焉加?

    八柱何当,东南何亏?

    九天之际,安放安属?

    隅隈多有,谁知其数?

    天何所沓?十二焉分?

    日月安属?列星安陈?

    ……”

    紫箫生要听故事,楚天现在没心情讲故事。

    依旧是无风峡谷的大街上,某位快要病死的老乞丐,楚天给了他一条鸡腿,这老乞丐就将他在堕星洋多年游历,俯仰星辰日月,观大洋涛生云灭,观天地众生造化而成的一曲《天问》,在临死之前诵读给了楚天听!

    今日楚天心有所感,见到老朋友紫箫生很开心,颇感人生变化无常,故而将这曲《天问》献给了他!

    虎大力摇晃着脑袋,听得稀里糊涂的,没弄懂楚天这曲《天问》中的好些词句。

    紫箫生则是听得双眼圆瞪,不转眼的盯着楚天,不断的重复着《天问》中的一些句子。

    “上下未形,何由考之?……阴阳三合,何本何化?……日月安属,列星安陈?”紫箫生的俊脸通红,他身体微微摇晃着,颇有点喝醉酒的感觉。

    “天,天,天,呵呵,自诩天族,自诩天修,可是这天究竟是怎么回事?”紫箫生摇晃着脑袋,不断的喃喃自语:“天问?问天?呵呵,天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天,能回答我们么?”

    “玉兄!”楚天沉沉的咳了一声,指了指远处那一道道冲天而起的金光:“你在这里,忙活什么呢?”

    “打劫!”脑子里浑浑噩噩,沉浸在《天问》奇特魅力中无法自拔的紫箫生下意识的回应了一声。然后他马上改口:“哈哈,探宝,探宝……楚兄,你是不知道,经过我这些天的勘察,这白玉台里面,大有古怪!”

    用力晃了晃脑袋,将脑袋里那些苍古奇妙的语句暂时丢开,紫箫生朝着四周比比划划笑道:“也就是这些蠢货没能发现,我紫……玉扇生多英明睿智的人?我一眼就看出,这所谓的白玉台遗迹,应该只是某个真正遗迹的入口世界。”

    沉吟了片刻,紫箫生点了点头:“这话怎么说呢,就好比,在我家里,我居住的宫殿外面,有一大片屋舍楼房,是供那些仆役、下人、花匠、车夫居住的,那格局,就和这里差不离!”

    楚天的眼角挑了挑,紫箫生居住的,也是七巧天宫类似的洞天福地?

    他说得全对,这白玉台遗迹,原本就是七巧天宫的外门仆役、下人居住的地方,七巧天宫内,居住的是七巧天宫的嫡系血裔。

    紫箫生的出身,也就不用多问了,楚天依稀还记得,他曾经在乢州的时候,还偶然提起一句,平日里专门负责伺候他的侍女丫鬟,总数就以百万计?

    楚天也无法想象,你紫箫生平日里有多少乱七八糟的事情,要上百万侍女围着你一个人转呢?

    轻咳了一声,楚天看了看远远近近,被裂空锁界大阵禁锢得动弹的众多修士。

    “楚兄有话要说?只管说,这时候,你在他们耳朵边敲锣打鼓,他们都听不到的。”紫箫生信心满满的说道:“毕竟这座裂空锁界大阵,是我刚刚偷……啊,从那老不死的书房里借出来玩的,那老家伙虽然人品极差,但是这大阵出自他的手,威力是自然不用说的!”

    挑了挑眉头,紫箫生轻声道:“不要说这些家伙了,能够在这裂空锁界大阵中脱身的人,数遍堕星洋,大概不出一百之数!”

    楚天的眼角再次跳动了一下,紫箫生所谓的‘老不死’,究竟是谁呢?

    不过,听他在乢州时的口风,要么是他亲爹,要么就是他爷爷,应该不出这两个身份了!

    出自他们之手的大阵,整个堕星洋能够从这大阵中逃脱的人不超过百人?楚天的心脏狠狠的抽了一下,这岂不是说,紫箫生口中的老不死,一身修为绝对站在这个世界的最巅峰?

    “玉兄,一如你所知,这白玉台后面,有一座上古天宫!”看着紫箫生圆瞪的双眼,楚天很坦直的说道:“那七巧天宫,已经被我炼化收服了。”

    紫箫生的小脸抽了抽,无奈的双手一甩,长叹了一口气:“哎,白忙活了!既然是楚兄你的东西了,我怎么也不能下手了。得了,找地方和喝酒去!”

    ‘嘿嘿’笑了一声,紫箫生很亲热的用手中大折扇敲了敲楚天的肩膀:“多喝点,顺便,多讲几个故事听听!哎,你不知道,我在家里闷得头痛,啥乐子都没有,这才偷偷摸摸跑到堕星洋找乐子啊!”

    紫箫生毅然决然的放弃了探索七巧天宫,楚天愕然之余,也颇为感动。

    听到紫箫生跑来堕星洋找乐子,楚天不由得笑问他:“哦?紫兄可找到了乐子?”

    双眉一挑,紫箫生很是快活的笑了起来,他手掌一翻,就取出了一串紫光升腾的翎鸪珠串:“看,这紫气升腾的翎鸪珠串,好看么?嘻,一闷棍放倒,这宝贝就是我的了!哎,没办法,我就喜欢紫色的宝贝,这翎鸪珠串对我没什么用,但是谁让它好看呢?”

    一旁的虎大力眼珠都直了!

    他可是记得清清楚楚,玉印真君就是因为丢失了一串翎鸪珠串,这才发疯一样瞎折腾了许久。

    而且,似乎,玉印真君也正是被人在背后打了闷棍,这才丢掉了翎鸪珠串?

    虎大力喃喃问道:“这珠串的主人,是不是一尊灵修的真灵?”

    “耶?大力哥你知道这珠串的原主人?”紫箫生很敏感的瞪了虎大力一眼,迅速将珠串收了起来:“不过,现在这宝贝是我的了!就算那家伙是你朋友,嗯……也甭想从我这里拿回去!最多,最多,大不了看在楚兄的份上,给他点补偿就是!”

    虎大力重重的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大声骂道:“谁是玉印真君那厮的朋友?我是说,你怎么没一棍子打死他呢?嚇,大力哥在他手下,吃了多少苦头?”

    紫箫生‘呵呵呵’的很快活的笑了起来:“那行啊,下次碰到他,一闷棍打死就是。多大点事呢?大家是朋友,这笔账,我帮你记在心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