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八十三章 惆怅(2)

第二百八十三章 惆怅(2)

    ‘咚’的一声巨响,楚天干脆一拳轰在了尹柩儿的小腹上。

    巨力震荡,尹柩儿身上一抹银光浮现,楚天的重拳在银光上轰出了一个深深的拳印,却没能碰到尹柩儿的身体。

    尹柩儿被楚天重拳震得向后倒退了几步,一张俏丽的小脸已经黑得和木炭一般。深深的看了楚天一眼,又忌惮的望了一眼给了她莫名震慑力的青蛟剑,尹柩儿沉声道:“走!”

    三头银毛狐狸同时张开口喷出大片银光,银光奔涌,包裹住了尹柩儿和一众尹氏女护卫,当银光散去,尹柩儿一行人已经不见了踪影。

    楚天提起中气,厉声喝道:“尹柩儿,记住,我只是给了你一拳,没有给你一剑,是不想在金家之外,再招惹你们尹氏!下次再敢在我面前乱晃,我必杀你!”

    丹殿外,一抹银光落下,尹柩儿从银光中走出,阴沉着脸看了一眼丹殿。

    听到楚天的呵斥声,尹柩儿眯了眯眼睛,轻轻的抚摸着怀里的银毛狐狸:“呵呵,不想在金氏之外,再招惹我们尹氏?倒是个聪明的家伙。不过,杀了老祖宗给我的护卫……”

    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护卫们,尹柩儿冷哼了一声:“一群没用的东西!拾掇不下號龙真尊那群长虫,那也罢了,毕竟是天地真灵!连这个野修都对付不了,尹氏要你们还有什么用?”

    一众女护卫低下头,不敢吭声!

    饶是心中有万般委屈,楚天一剑击杀她们四个同伴,更如入无人之境的穿过她们的阻截,当着她们的面给了自家少主一拳,按照尹氏森严的家规,她们今日就已经是死罪!

    “调动在堕星洋的暗桩,彻查这位明王楚天!”尹柩儿突然笑了:“我突然对他很感兴趣!当年杀了金猡那废物,废物就是废物,被人宰了也不奇怪。”

    “但是金氏的五督管……呵呵,金奡这厮这么不要脸,让自己的手下去顶缸面壁思过,自己冒充自己的手下在外行走逍遥。虽然无耻了一些,他可是真正的金氏宗脉。”

    尹柩儿目光流转,小脸蛋上浮现出的笑容真个是美不胜收:“奴家真是心痒痒呢,能一击杀死金奡,也难怪你们这群废物挡不住他!和金氏少主相比,你们算什么东西?”

    一众女护卫的脑袋越发耷拉了下去,今日和楚天略一过招,实在是将她们平日里的傲气打得烟消云散,就连最基本的自信心都被打得几乎粉碎。

    有气无力的应了尹柩儿一声,一众女护卫有气无力的跟着她,继续向七巧天宫的深处进发。

    “惹不起,奴家就不惹嘛,嘻嘻,大不了在这里面,避开你,让着你。”尹柩儿的心情逐渐恢复,她笑吟吟的说道:“到了外面……嘻,老祖宗说得最对不过,女人对付男人,从来不是舞刀弄枪的……只要我们女人生得足够美,就够了!”

    “任凭你什么英雄好汉,到了那等境界,也得乖乖的像条狗子一样听话!”

    尹柩儿抚摸着怀里银毛狐狸的脑袋,轻轻的说道:“明王楚天,奴家想你变成一条狗呢。”

    丹殿内,楚天大步走到了九口丹炉前,慎重的看着烈焰熊熊、通体散发出可怕高温的丹炉。

    鼠爷站在他肩膀上,很是诧异的用爪子摸着胡须:“奇怪也哉,那金氏族人流出来的血,是金色的;这尹氏族人的血,却是银色的。他们这是什么毛病?”

    从楚天肩膀上跳了下来,鼠爷跑到了刚刚四位尹氏女护卫所在的位置。

    这里的地面上,洒了一大片银色的血浆,此刻已经凝固。鼠爷翘起自己的尾巴,尾巴尖尖狠狠扎在了一片凝固的银色血浆上。

    ‘叮’的一声,血浆裂开。

    听这声音,这些尹氏族人的血液凝固后,居然凝结成了类似于金属一样的东西。

    鼠爷皱着眉头,歪着脑袋绕着这一滩血迹转了几圈,然后张开嘴,小心翼翼的咬下了一小块银色的血块。‘咔嚓’、‘咔嚓’,鼠爷咀嚼了一阵,将这些血块又吐了出来。

    “天哥儿,这些天族,有点意思。”窜回楚天的肩膀,鼠爷趴在他肩膀上幽幽说道:“他们的血,和你的血有些不同。多了一些东西,却又少了一些东西。嗯,古怪,古怪!”

    楚天看了一眼鼠爷,双手小心的向丹炉摸了上去。

    “再古怪,暂且不管他。不管天族是什么来历,该对上,就会对上。”双手喷出了熊熊烈焰,楚天眯着眼睛,一波波精神波动小心翼翼的包裹住了面前九龙缠绕的丹炉。

    “鼠爷,先帮我,从这遗迹中找到足够的好处吧!”楚天喃喃自语道:“杀了金氏的人,嘿,以后有的是乐子了。”

    鼠爷跳到了楚天的手臂上,他回过头来看着楚天:“你小子,刚才没有对那丫头下杀手,不会是真看上了她?”

    鼠爷的笑声中就带上了几分龌龊之意:“不过,你小子说得对啊,你们身高体型相差太大,这型号不匹配……而且,大活人和死物……”

    “嗯?死物?”楚天愕然看着鼠爷。

    鼠爷浑身激灵灵打了个寒颤,一圈圈银光从他的头顶快速的向他尾巴尖尖延伸了过去。

    他的眸子里一丝丝极细的银光犹如雨点一样从他的眼珠上面向下滑落,若是仔细看去,就能发现这些银光尽是无比细小、无比复杂、无比精密的符文。

    沉默了一会儿,鼠爷悠悠的叹了一口气:“原来,鼠爷我知道天族的来历,只不过,被我自己硬生生给忘记了。欸,刚才似乎想起了什么,但是这些东西让鼠爷心里酸溜溜的,不好受……所以,又把它给忘记了。”

    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鼠爷的尾巴有气无力的打了下来,在楚天的胳膊下面轻轻晃荡着。

    “老了,记不住事情了。哎,鼠爷也没别的追求了,什么人生理想之类的……每天看看小寡妇,看看小娘子,这辈子,也就这样了。”

    “英雄难当年迈,惆怅啊!”

    鼠爷长叹一声,四颗大牙上喷出淡淡银光,罩在了丹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