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七十九章 残破的丹殿(2)

第二百七十九章 残破的丹殿(2)

    一枚构造复杂的龙头凤尾紫箓神章,可能因为它和其他神章的相互组合,拥有上亿种不同的阐述蕴意,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自然流畅的诵读用这种神章记录的典籍。

    而鱼龙神章就简单了许多,一枚鱼龙神章或许只有三五种蕴意,更适合日常书写、记事。

    用不是很恰当的比喻来说,龙头凤尾紫箓神章是国之重器,犹如九鼎一般高高在上,但是正常人平常根本用不上这么高大上的玩意儿;而鱼龙神章,则是陶罐瓷盘一类的器具,平日器具根本离不开它们。

    匾额上,那两枚紫气升腾、古朴厚重的鱼龙神章标注的,正是‘丹殿’一词。

    若是引申开来,这两枚神章蕴藏的意义也等同于,这里是‘炼丹大殿’,或者是储藏灵丹的殿堂,又或者,这里是某位炼丹宗师日常传授丹道的场所。

    究竟这两枚神章在这里是什么蕴意,就只能是依靠楚天自己走进去才能发现了。

    两具金属傀儡大步走向了丹殿倾倒的大门,它们腾空跃起,越过了高有二三十丈的门槛,站在了宽有十丈的门槛上。

    呆了一阵子,楚天见这两具金属傀儡安然无事,他也飞身而起,轻轻落在了门槛上。

    巨大的丹殿中,左边是一排排透明晶石雕成的书架。一排排高有五百丈的书架整齐的排列着,丝毫没有因为岁月的洗礼堆积半点儿尘埃。

    站在楚天这里,可以看到一排排的书架一眼望不到头,起码有上千排书架静静的矗立在那里。

    书架上,错落有致的摆放着大大小小很多典籍,有卷轴,有书本,有玉碟,有玉册,更有一团一团闪耀着奇异光芒的光团。

    时间流逝无数年,一层肉眼可见的紫红色光晕覆盖在这些书架上,散发出让楚天心惊胆寒的强大波动。

    很显然,这是一层极端强大的防御禁制,专门用来保护这些书架,保护上面的那些典籍。也正是因为这一道强大的禁制,时间过去了无数年,这些典籍依旧保存完好。

    “乖乖!好多书!”鼠爷下意识的开始摩擦两只前爪,眼睛里闪过一抹极其凌厉的精光:“搬空啊,搬空啊,一定得搬空啊!你们乢州楚氏的那位祖宗说得好啊,楚氏后人,要多读书,书中有金山,书中有银海,书中有美女无数啊!”

    楚天飞快的看了鼠爷一眼,他很好奇,当年救了鼠爷的那位楚氏先祖,究竟是何等精彩人物,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搬空,我也想,但是也要看我们有没有这个能耐!”楚天掏出了一块在路上捡到的炎玉晶,轻轻的将它向最近的一个书架丢了过去。

    ‘嗤’,炎玉晶距离书架还有十几丈远,就莫名的化为一缕青烟。

    楚天和鼠爷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炎玉晶固然是火属性材料,但是它内蕴极度精纯的巨量天地灵髓,自身质地极其坚硬,寻常的登天境灵器都难以伤损分毫,必须用有些特殊手法才能熔炼锻造。

    如此坚硬的炎玉晶,如此轻松的就被防御禁制化为一缕青烟,楚天也不敢想自己若是不小心摸上一把会是何等惨状。

    “没道理么!”鼠爷将尾巴塞进嘴里,狠狠的咬了一口,脸上的胡须都耷拉了下来,脸色变得很是难看:“人都死光了,还死守着这些宝贝不放……守财奴什么的,真正是可恶到了极点!”

    楚天看着那些书架出了一阵神,摇摇头,眼睛骤然一亮,他看到了大殿右侧,一片广袤的空间中,九个从地下伸出来的龙头地火喷口上,九座通体紫气缭绕的丹炉!

    比起楚天如今使用的,从幻灵阁买来的紫阳炉,这九口丹炉的卖相也要、散发出的气息也好,起码是紫阳炉的千倍、万倍!

    九口丹炉高有三百丈上下,下有三足,炉身浑圆,通体紫光熠熠好似半透明一般,炉身上有三个圆形火门,可以看到炉体内呼啸盘旋的纯金色烈焰。

    九口丹炉显然是一套儿宝贝,第一尊丹炉上,是九条飞龙盘旋;第二尊丹炉上,是九头凤凰狂舞;第三尊丹炉上,是九只麒麟踏山;第四尊丹炉上,居然是九头正在拜月的九尾天狐形状……

    九口丹炉上的花纹各自不同,龙、凤、麒麟、天狐,尽是传说中天地间最最尊贵、最最强大的真灵!

    距离楚天最近的,九龙缠绕的那口丹炉中,透过圆形火门,还能看到金灿灿的烈焰中有一团团夺目的光华闪烁。这些光华内七彩霞光闪烁,偶尔霞光旋转间,惊鸿一瞥可见一颗颗浑圆的丹丸在金色火焰中急速的盘旋飞舞。

    “有丹!”鼠爷猛地吸了一口口水。

    “问题是,过了这么多年的丹,没有被这火焰炼化成灰,您敢吃么?”楚天看着炉中若隐若现的丹丸,同样吞了一口吐沫,很纠结的问鼠爷:“您,敢吃么?”

    子阴传承中也好,太乙青灵宗的丹经典籍中也罢,耗费时间最长的灵丹,也不过三百六十年就能出炉。再极品的灵丹,若是错过了出炉成丹的时机,全都会被炼成灰烬,或者凭空生出莫名的丹毒,总之不会是什么好结果。

    而这座七巧天宫存在的时间,得有多少万个三百六十年了?

    “也难说!”鼠爷浑身刚刚长出的绒毛一根根竖起,他咬着牙狠着脸说道:“鼠爷就好这一口……先想办法取出来,鼠爷轻轻咬一口,鼠爷命大,总不会死!诶,说不定是好丹呢?”

    一缕亮晶晶的涎水从鼠爷的嘴角流了下来,他和楚天一样,直勾勾的盯着九座丹炉放不开眼。

    只不过,楚天盯着的是九座丹炉本身,而鼠爷盯着的是丹炉内的丹药。

    过了许久许久,楚天才叹了一口气,定睛向大殿中间望了过去。

    显然,这座丹殿,是原本主人炼丹、读书、讲课的场地,左边书架,右边丹炉,而中间位置,则整整齐齐的码放着上千个光滑润泽、用寒玉制成的蒲团。

    在这些蒲团的最前方,一道紫气从天而降,氤氤氲氲笼罩一座高台。

    高台上摆着一个蒲团,前方有一张小小的书案,上面有一只香炉、一只玉磬、一只戒尺,更放着十几卷长有二十几丈的巨大玉质卷轴!

    楚天的眼睛骤然一亮,丹书!

    而且,这高台上,似乎并无禁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