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六十九章 宫殿,拳印(2)

第二百六十九章 宫殿,拳印(2)

    僵持了好一阵子,號龙真尊骂了一句粗口,然后用力的挥了挥拳头。

    “还没到窝里反的时候!等找到了足够咱们拼命的宝贝,再说其他。”

    號龙真尊冷笑道:“这里看制式,只是大门外的迎宾广场,离正经遗迹还远得很呢,在这里拼命,嘿嘿,真是够蠢的!”

    长幡随风不断的舞动,一缕缕急促有力的黑气不断从长幡中喷出。

    尹柩儿和號龙真尊相互看了一眼,同时笑了起来。两人好似同时忘记了刚才的不愉快,甚至都不朝那长幡多看一眼,就纷纷招呼了一下身后的族人,大家又颇有默契的向前行去。

    郝三擦了擦嘴角的鲜血,收起沧海戟,大步跟在了號龙真尊的身边:“小九儿,是哥哥我糊涂了。只不过,这一拳很有力气麽!从这里出去后,你也试试哥哥的拳头,看看够硬不够硬!”

    “闭嘴!”號龙真尊阴沉着脸,将郝三的废话一口全堵了回去:“所以,我挺看不起你们这些留在族地吃喝玩乐的纨绔废物!郝小三,不要看你年纪比我大一些……论办事情,我还真看不起你!”

    “喂,你怎么和自家哥哥说话的?”郝三被號龙真尊气得浑身直哆嗦。

    “嘻嘻!”一旁的尹柩儿恰到好处的轻笑了几声。

    但是郝三这次并没有被尹柩儿的笑声引动情绪,他甚至没看尹柩儿一眼,而是追在了號龙真尊身边,絮絮叨叨的和他低声呱噪着。

    尹柩儿有点失望的看了一眼郝三的背影,然后她飞快的回过头去,向尸山顶部的那柄长幡看了一眼。

    又向前走了一阵子,尹柩儿突然开口问道:“號龙真尊,咱们真不先将这宝贝收起来么?”

    號龙真尊回过头来,用看傻瓜一样的目光看了一眼尹柩儿:“女人,你果然够蠢!除了卖弄风-骚,偶尔用用你的脑子吧!这长幡既然是万邪魔瘴的源头,本尊还要靠他放出万邪魔瘴阻挡可能的竞争者,现在就收起来?呵呵!”

    尹柩儿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她沉声道:“我们放在外面的护卫,还不够么?”

    號龙真尊一边继续向前走,一边冷声道:“应付一般的人,够了,但是一群虾兵蟹将,挡得住登天境真灵呢,还是挡得住踏天境的老怪物?”

    “本尊在堕星洋厮混这么多年,就学会了一件事情,做什么都好,宁可多小心一些,总不会错!”號龙真尊加快了前进的速度:“话说,赶紧些,这万应辟邪丹的药力,只能持续一个月,谁也不知道这遗迹有多大,若是探索的时间不够,可就真太可惜了。”

    尹柩儿急忙跟了上去,她一边走,一边冷笑道:“你就应该,让那虎小天多炼制几炉丹药……”

    號龙真尊再次讥嘲的冷笑了一声:“多炼制几炉?本尊就怕,若是在无风峡谷待久了,本尊就没办法带着万应辟邪丹离开了!真当无风峡谷的地头蛇是吃素的?真以为他们不好奇万应辟邪丹的用处?”

    號龙真尊冷声道:“不要以为无风峡谷在第五岛圈就小看了他们,能够在堕星洋这鬼地方立足超过万年而不崩毁的势力,就没有一个是简单的!”

    尹柩儿冷哼了一声,她正要开口说些什么,號龙真尊继续说道:“你不信么?嗯,我也没准备给你解释!”

    尹柩儿被號龙真尊一句话憋得面孔发青,她死死咬着牙,狠狠的盯了號龙真尊的后心一眼,突然‘噗嗤’一声笑了起来:“真是粗人一个,哎,奴家和你生这个闲气做什么?”

    笑了几声,尹柩儿一边走,一边曼声问道:“真尊呵,能不能给奴家说说听,你是怎么发现这个遗迹的?那万应辟邪丹的丹方,你又是怎么弄到的呢?你怎么知道那丹方和这遗迹有关呢?”

    郝三也提起了耳朵想要听號龙真尊解释,但是號龙真尊只是冷笑了几声,脚下突然加快了速度,一道水波平地而起,卷起他的身体向前急速掠去。

    ‘哗啦啦’大浪翻滚声大作,號龙真尊瞬间向前抢出了七八里远,尹柩儿和郝三同时惊呼一声,忙不迭的带人施展秘法跟了上去。

    一行人蓦然加快了速度,一刻钟后,他们来到了广场的尽头。

    沿途他们看到,除了那座巨大的尸山,广场上还横七竖八的躺了好多古尸。

    不过这些古尸和楚天发现万邪圣莲的那具古尸一样,全都在万邪魔瘴的侵蚀下变得残破不堪,无论甲胄还是兵器,都已经残破得没有半点儿价值。

    广场的尽头,茫茫黑气中,一座巨大的宫殿群宛如怪兽一样蜷缩在那里。

    號龙真尊他们的前方,是一座高达千丈的宏伟城墙,通体暗红色的城墙上热力翻滚,不时有一缕缕火焰犹如岩浆一般从墙头上流淌下来,一路流进城墙外的护城河中,汇入宽达万丈的火焰河流中。

    高温袭人的护城河上,一条宽有千丈的桥梁已经断折,只有在护城河两岸上,分别有数百丈长的一段儿残骸。

    站在桥头向护城河对岸望去,能看到对面两扇崩塌的城门。

    城门上方,应该是标明这座宫殿名称的匾额位置,一个极大的拳印深深的印在了城墙中,原本的匾额当为被这一拳打得粉碎。

    时间不知道过去了多少年,一股极其可怕的拳意依旧凝聚在那拳印中。

    隔着上万丈远,號龙真尊他们依旧看到,在那拳印附近凝聚着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气爆,拳印附近的虚空扭曲,从这边望过去,那附近的光影都是扭曲而模糊的。

    他们似乎看到了,无数年前,有人站在吊桥的这一头,一拳轰破了万丈虚空,重重打在了护城河对面的城门上方,摧毁了城门上的匾额,拳劲轰塌了巨大的城门,而那股崩坏一切的拳意,却跨越岁月的长河,一直残留到了今天。

    “好可怕的一拳!”郝三突然开口道:“小九儿,这一拳,可比你刚才揍哥哥我的这一拳,重太多太多了!”

    摸了摸还有点肿的面孔,郝三喃喃道:“你看这城墙是用禁法火焰铁铸成,以我们现在的修为,根本想要在城墙上留下一丝痕迹都难。但是这一拳,可是陷入了城墙百丈深!”

    號龙真尊喃喃道:“是啊,刚才若是这一拳打在你身上……你都被打死了吧?”

    郝三沉默半晌,然后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我算了算,就算把族老给我保命的灵宝全用上,我也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