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再见(2)

第二百六十三章 再见(2)

    时间过得飞快,日升月落,数日时光一晃而过。

    这一日,正是白玉台十年一度开启的正日子,八月十五月圆之日,当那一轮皓月从东边海平线上慢悠悠露出面庞的时候,陆续赶来的一万多条大大小小的海船、高高低低的飞舟,纷纷向白玉台靠了过去。

    ‘咚、咚、咚’,连续三声钟鸣从无风峡谷各大势力的联合船队中传来。

    众多海船、飞舟就纷纷让开了一条宽敞的通道,让作为地主的无风峡谷船队率先靠近了白玉台。

    大妖千眼魔鬼鳐驱动飞舟,跟在无风峡谷的船队后面,慢吞吞的靠近了白玉台。距离白玉台还有七八里远近,小小的飞舟腾空而起,带着淋淋漓漓的海水,飞到了和白玉台顶部平齐的位置。

    超过三十万从各处赶来的灵修纷纷飞身而起,脚踏各色灵光从四面八方围住了白玉台。

    东边的那一轮皓月慢吞吞的向高天爬升,唯有皓月爬到天心位置,白玉台才会开启。经历过几次遗迹探索的老人很是熟络的相互问候、喊话,第一次来白玉台探索遗迹的灵修们,则是紧张得直喘气!

    无论怎样说,这座孤零零杵在无边大海上的白玉台,实在是太神奇了,太瑰丽了,太壮观了,太不可思议了。好些年轻灵修这几日里已经将白玉台上上下下翻了个遍,以他们的眼光、阅历,他们根本无法解释这座白玉台的来历!

    究竟是何等了不起的存在,建造了这座白玉台?

    如此广大的白玉台上面,长宽三十六里的巨大面积,当年是否有犹如天宫的无数宫殿坐落其上?是否有神妃仙子于中翩翩起舞?是否有无数威武的神兵天将游走其中?

    是否又有无数的龙凤麒麟,诸多传说中的神兽灵禽绕着这座白玉台盘旋飞舞?

    那又是何等不可思议的景象?那是何等辉煌伟大的文明?而近日,却只剩下一座孤零零的白玉台,如此恒古寂寥的矗立在这无边碧波之上。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起风了。

    堕星洋就是这般,变天和小孩子变脸一样无常。

    一道黑风从东北方向呼啸而起,卷起了高有百丈的巨浪,一波波的拍打在白玉台上。

    ‘轰、轰’巨响不断,白玉台上淡淡的流光回荡,在月光的照耀下,开始有龙凤虚影、风云雷纹以及无数古老玄奥的巨大符文在白玉台内若隐若现。

    巨浪在白玉台上撞得粉碎,随着白玉台逐渐发出明亮的光芒,白玉台放出的明净白光照耀之处,海面变得光滑如镜,任凭你飓风吹拂,硬是不能掀起哪怕一丝丝的波纹。

    月亮慢吞吞的继续爬升,随着月亮逐渐靠近天心位置,一缕缕肉眼可见的银色月华从月亮上倒垂了下来,宛如丝丝缕缕的璎珞,不断钻进白玉台。

    一股莫名的神圣气息从白玉台中洋溢出来,无法形容的奥义波动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去。

    数十万灵修中,一些看上去年纪极大的灵修纷纷盘坐在半空中,腾空了精神,竭尽全力的开始捕捉白玉台扩散出的若有若无的奥义波动!

    这些老灵修对于白玉台中的灵器和财富已经不大感兴趣,如今能够吸引他们的,是每十年白玉台开放时,这股莫名的、似乎蕴藏了天地间某种玄奥大道的波动。

    曾经有困在窥天境巅峰境数千年不得突破的真灵,在白玉台一朝顿悟,短短一刻钟突破到登天境,而且一步就踏入了登天境的高阶境界!

    这等神奇的造化之功,才是这些老修士来此的主要目的!

    他们不奢望一步登天,只祈求自己的运气好一些,能够得到一丝半点的感悟,就是莫大的造化!

    飞舟船舱内,金色的园林中,楚天透过悬浮在前方的,方圆近千丈大小的光幕,静静的看着外面的动静。金奡的这座洞府灵宝极其玄妙,白玉台放出的奇异波动,一丝半点不打折扣的,同样传入了园林中。

    站在楚天前面十几丈外的金奡突然冷笑一声,他伸手向空气中抓了一把,就有一丝丝淡淡的光芒在他手掌上亮起,他的手掌就好像伸进了一片清澈的湖水,荡起了一丝丝细微的涟漪。

    “真是大道韵律?”金奡惊讶的笑了起来:“好得很,好得很,这座遗迹,来得不冤!尹柩儿,尹小娘子,这份人情,吾受了……金猡那蠢货的死,就算和你的银月岛没半点儿干系,这桩麻烦,我帮你顶了!”

    楚天轻咳了一声:“五督管,三日前,您说,本座第二次炼制的万应辟邪丹,是您设法将药材送入鶄夫子手中的?这丹方,似乎是號龙真尊他……”

    金奡回过头来,很是得意的向楚天点了点头:“然也,號龙真尊被人卖了!尹氏的尹小娘子尹柩儿,为了平息吾的怒火,让吾不追究她那几条小狐狸的罪过,很干脆的将號龙真尊给卖了!”

    得意的笑了笑,金奡淡淡的说道:“这次的遗迹探索,无论收获如何,大头都是我们的!所以,诸位还请努力才是!地师,你紧随在吾身边,若有用到你的地方,你只管用心炼丹就是!”

    楚天眉头一挑——难怪金奡能有丹方,难怪金奡能配齐丹方上所需的药材。

    感情,號龙真尊被月狐一族还有他们背后的主子卖得干干净净啊?

    楚天点了点头,不吭声,他突然看向了那金色的光幕,真正犹如大白天见鬼了一般。

    空荡荡的白玉台上,突然一叶飞舟犹如电火流光一样从落下,正正的占据了白玉台正中的位置。

    一裘紫衣,通体萦绕着一层淡淡紫色的紫箫生拎着一柄大折扇,满脸是笑的站在飞舟船头,颇有点顾盼自豪的向四周打量着。

    透过光幕,楚天甚至听到了紫箫生的自言自语:“嗯,果然是个有趣的地方!这白玉台,真正有几分玄妙,这一趟,来得值了!呵呵,那几个剪径的小贼,饶过他们一命,倒也合算。”

    ‘啪’的一下将大折扇打开,紫箫生很潇洒的扇了扇风,团团圆圆的向四周做了个四方揖。

    “诸位江湖朋友,老子……不,本公子玉扇生,呵呵,来这里,就是趁热闹的!大家别理我,爱干啥干啥!寻仇的继续寻仇,打劫的继续打劫,本公子不掺和!”

    “诸位若是在这白玉台中有什么稀奇好玩的发现,只管拿来让本公子过过眼,只要本公子看上了,灵晶不是问题,要换什么都可以!呵呵,本公子最近很是发财,不缺钱啊!”

    楚天的脸整个抽了起来。

    在乢州,你手里拎着一根紫玉箫,你就是紫箫生!

    在这里,你手里拎着一柄大折扇,你就是玉扇生!

    只是,为什么你不姓紫了,要姓‘玉’呢?

    紫兄,你的节操呢?喂狗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