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五十六章 智慧(1)

第二百五十六章 智慧(1)

    夜。

    今夜无月,青、黄、紫三重极淡的霞光笼罩天穹,和漫天繁星相映成趣。

    真是得天独厚的一方世界,天空的星辰每一颗都是那般的亮、那般的璀璨,从天空降落的星光犹如流水,不,比流水还要粘稠厚实许多,简直犹如稀粥一样铺天盖地的灌了下来。

    老金桂庞大的身躯上,一片片镶嵌着淡淡金边的绿叶很舒爽的挺直着,一蓬蓬藏在枝叶间的桂花喷吐着馥郁的芬芳,漫天星光洒落在如今占地过千亩的树冠上,可见星光不断被老金桂吸入体内。

    整株老金桂都在散发出明亮的光辉,有无数好似萤火虫的银色光点围绕着老金桂缓慢的旋转,犹如一条银色的龙卷风。

    大半个菡翠崖都被老金桂照亮,靠近老金桂的李家庄园甚至不用点灯,就算是老眼昏花的老人不需要灯火,都能看清书本上的蝇头小字。

    李灵儿双手端着一个硕大的黄铜脚盆,里面装满了热水,迈着小碎步来到了李墨风的书房。

    放下脚盆,用力在李墨风的膝盖上锤了一拳,李灵儿跪在地上,去脱李墨风的鞋袜。

    李墨风恋恋不舍的抓着手上厚厚的药典,一只眼睛盯着书本,一只眼睛斜着看向自己的宝贝女儿:“乖囡……这洗脚的事情……”

    李灵儿阴沉着脸,冷声道:“这洗脚的事情,灵儿不在家住,爹爹却是好几天都不洗脚的!”

    李墨风的老脸微红,干笑了几声。

    狠狠的在药典上扫了几眼,李墨风放下书本,侧过了身子,任凭李灵儿扯掉了他的鞋袜,将他的脚放进了脚盆。从丹炉中倾倒出来的热水热力逼人,很快烫得李墨风双脚通红。

    他喃喃道:“修炼之人,体内并无杂质……爹爹和你修炼的,又是一般的功法,遍体清洁无尘,三五天不洗脚,算得什么呢?”

    李灵儿没吭声,只是掏出一块老丝瓜囊子,用力的擦洗李墨风的脚丫子。修炼了九死玄龟法,李灵儿的手劲极大,丝瓜囊子三两下就被擦得稀烂。她手掌一翻,一柄小巧的,用来给菡翠崖的妖兽坐骑刷毛的钢丝刷子蓦然出现。

    ‘唰唰’声中,李墨风被李灵儿刷得龇牙咧嘴,他看着一脸阴沉的李灵儿,干笑道:“灵儿……你有心事!嘿,爹爹知道了,你年纪大了,可是看中了……”

    李灵儿放下了钢丝刷子,掏出了一柄小巧的、平日里用来切割某些坚硬药材茎秆的灵器小刀,作势就要切向李墨风脚后跟的老茧!

    “嗯,是为了鶄夫子那老匹夫么?”李墨风急忙变了口风,他一脸严肃的看着李灵儿,沉声道:“真正是想不到,高明,太高明了,厉害,太厉害了!”

    李灵儿收起小刀,用钢丝刷子狠狠的擦拭着李墨风的脚板,就好像她平日里和楚丫丫一起帮楚丫丫养的那头妖豹坐骑刷毛一样用力。

    她抬起头来,看着李墨风沉声道:“爹爹是说,那老贼很高明?很厉害?哼,不过是不要脸罢了!”

    狠狠的将钢丝刷子往脚盆里一丢,李灵儿的小脸气得通红:“那等老而无耻的老贼,师尊为什么要收他做长老?当年,可是他勾结了几位家老,逼着爹爹将祖传的丹书献给了那老贼,还逼着灵儿拜他为师……那老贼,好生不知道羞耻!”

    “不要脸么?”李墨风双手十指纠缠在一起,他向后靠了靠,双眼看着书房的天花板,慢吞吞的自言自语:“鶄夫子是挺不要脸的……只不过,他再不要脸……吃了这么大的亏,他耗费重金,勾结匪人,行刺天师,这是有可能的……”

    李灵儿的脸色微微一变。

    “要说他能拉下脸来,丢下那张老脸皮,主动拜入菡翠崖,发下那等毒誓任人驱遣……不可能,根本不可能!”李墨风眯起了眼睛,轻声说道:“爹说的厉害和高明,是说的你师尊,说的是天师啊!”

    “欸?”李灵儿莫名的看着李墨风:“师尊高明?厉害?他收下那老贼做什么?”

    李灵儿回想起当年她在白螺沟做门徒的那几年,想起了鶄夫子时常在她身后,投在她敏感部位的黏糊糊的目光,想起了好几次她撞见的,在白螺沟的花林中、游廊下、山林里,鶄夫子和几个师姐的各种下流举动。

    那真是噩梦一样的几年!

    李灵儿毫不怀疑,如果不是那时候她年纪太小,或许她早已和那几位师姐一般,沦为了恶狼口中的一块小嫩肉任他大快朵颐!

    对鶄夫子,李灵儿只有厌恶和恐惧,绝无任何师徒之情!

    她深深的明白鶄夫子是什么样的人,所以她无法理解,楚天为什么要收容鶄夫子。

    “灵儿,起先,你要明白一点,鶄夫子,是肯定不可能主动拜入天师门下任凭驱遣。”李墨风温和的看着李灵儿,轻声说道:“其次,爹这些年来,帮天师打理内外一应事务,每年菡翠崖出去了多少灵丹,换来了多少丹炉和灵晶,天师手上大概有多少闲钱,爹都一清二楚。”

    “师尊手上有多少闲钱?爹,你管师尊花钱怎的?”李灵儿没好气的白了李墨风一眼。

    李墨风笑了笑,向窗外指了指:“这三千八百里地盘,几乎等于白送。但是这两座轻松含括数千里地盘的护山大阵,价格可不便宜,算起来,可比你那一万八千多个师弟手上的丹炉,加起来还要贵好几倍!”

    李灵儿瞪大了眼睛:“这么贵?”

    李墨风点了点头,他沉吟道:“天师手上闲钱不多,全都用来购买丹炉和各色炼丹的原材料了……尤其是这三年开辟的数十万亩药田,里面埋进去了多少辅助灵药生长的材料?”

    “天师手上的闲钱,连买下这两座护山大阵的零头都不够,他从哪里弄的钱?”

    李墨风浅浅一笑:“所以,爹才说,天师真个厉害,真个高明……这钱,估计是鶄夫子他们孝顺的……拿了他们的钱,还让他们心甘情愿的卖身为奴,这手段啊……厉害啊,高明啊!”

    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目瞪口呆的李灵儿的脑袋,李墨风轻声道:“高深莫测啊,灵儿。”

    “能拿出天功,轻松赐给你我父女两修炼的天师,高深莫测啊,你我父女,只管真心追随就是……鶄夫子,不值一提……爹现在还好奇,鶄夫子,果真还是鶄夫子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