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兴之相(2)

第二百五十五章 大兴之相(2)

    站在青云舟上,相隔近百里远远眺望如今的菡翠崖,或者说以菡翠崖为核心的云台山,就见三重霞光相互缠绕,将方圆数千里地牢牢覆盖在内。

    云烟茫茫、雾气升腾,一轮红日当空,照耀得山林一片明媚。

    山岭之上,青色灵云是原本的青木灵雷大阵,黄色霞光中隐现山峦虚影,这是后来补上的那座防御大阵。在青云、黄霞之中,一缕缕灵动的淡紫色虹霓飞快闪烁,灵动而不可捉摸,这就是同样刚刚补上的,那座专门攻击灵魂,禁锢敌人于无形之中的禁锢大阵。

    三重大阵以体积庞大了许多的老金桂为核心,沟通了地下千多里的灵脉、灵穴,有源源不尽的天地灵髓随时补充,大阵连贯一气,威力堪称恐怖。

    三重霞光之中,楚丫丫、李灵儿带着万多名楚天门下弟子,乘坐飞舟在山岭之间飞速穿梭。

    在李墨风的指挥下,菡翠崖的门徒们忙碌着测绘山岭地势,规划各处建筑和药田用地,布置各种驱散鸟兽、保护药田的小巧禁制和阵法,总之除了在山门外看风景的楚天,在菡翠崖主峰上睡觉的虎大力,菡翠崖所有人都忙得脚后跟直打后脑勺!

    “气象万千,端的是一处立业的好山门!”

    急匆匆闻讯赶来的虎百川站在邻近的一条飞舟上,同样眺望着菡翠崖,大笑着抚掌赞叹。他看向楚天,很认真的问道:“天师,你是真正要在无风峡谷扎根了么?”

    楚天背着手,看着三重霞光笼罩下的菡翠崖,很认真的回答虎百川:“无风峡谷,一如其名,真正是堕星洋少有的无风无浪的乐土。这等好地方,我就留在这里了。”

    摇摇头,笑了笑,楚天感慨道:“可惜,可惜,我这菡翠崖,尽是有一群嫩萝卜头,缺少一些老人坐镇。若是能有一批经验丰富、修为足够的老人,菡翠崖的发展会更加迅速。”

    虎百川等人就咧了咧嘴!

    经验丰富?是炼丹经验么?

    无风峡谷倒也有这么一伙人,但是虎百川几个家主正盘算着怎么弄死这群人,怎么帮楚天清理后患呢。

    那群老没脸皮的老东西,虎百川盘算着,就算白送吧,楚天会收下他们么?

    就鶄夫子那老家伙的脾性,楚天敢收下他么?

    虎百川等人苦笑着摇头,仔细看看正在菡翠崖内忙乎的那些人吧,一如楚天所言,真的是一群水嫩嫩的萝卜头,也就五大家族送去的百多名精英族人年纪大一点,其他楚天收下的那些门人,年纪最小的不过十二三岁!

    现今的菡翠崖,真正是青葱水嫩得可以!

    就在这时候,一道灵光从无风城方向飞了过来,那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飞舟,以鶄夫子为首,二十几名无风城名气最响亮、丹道造诣最深的丹师整整齐齐的站在船头,见到楚天后,他们远远的就跪了下去。

    “天师!”鶄夫子的声音响彻云霄,惊得虎百川等人急忙回头。

    “天师,吾等错矣!”鶄夫子脸上两行热泪滚滚而下,他厉声喝道:“吾等自私狭隘,多有冒犯,更是咄咄逼人,不依不饶;换成他人,吾等斗丹失败,早已无立锥之地!”

    “唯有天师大人大量,圣人胸怀,免去我等罪责不做追究,更格外开恩,容忍我等继续留在无风峡谷!”鶄夫子‘咚’的一个响头磕在了船板上,他厉声尖叫道:“吾等以真灵立誓,一心一意归顺菡翠崖,一心一意归顺天师,为奴为婢,任凭天师驱遣!”

    一缕灵光闪过,鶄夫子等人同时在眉心神窍位置割开了一道血痕,点点鲜血洒了出来。

    他们举起右手,沾了沾眉心热血,空手在虚空画符,发下了堕星洋灵修之间最为狠毒的誓言——这誓言以自身灵魂、以自身真灵烙印,向天地之间一切有灵有感应之物,向天地之间一切造化奥妙而发,若有违反誓言之行为,定然会遭各种凄惨绝伦、无法以言语形容的报应!

    虎百川等人根本没反应过来!

    前两天还在和楚天斗得你死我活,为了将楚天赶出无风峡谷,用尽各种下作手段的鶄夫子,居然带着这些丹师哭天喊地的主动加入菡翠崖?

    他们立下了天地间最最恶毒的誓言,任凭楚天驱遣?哪怕是做奴婢,他们也甘之若饴?

    “这老家伙,傻了吧?”五大家主中,年纪最小的风白楼‘呵呵’傻笑了一声!

    “聪明人啊!”关铁骨若有所思的看着血流满面的鶄夫子,用力的点了点头:“真的是,聪明人啊!这老小子,知道自己离开无风峡谷一步,就是死无全尸的下场!呵呵,现在能救他的,唯有天师!”

    五大家主相互看了看,默默点头。

    他们正合计着如何将鶄夫子彻底扑杀,帮楚天清除一切后患,让楚天安心留在无风峡谷呢!

    一如关铁骨所言,鶄夫子离开无风峡谷一步,固然是必死无疑;他若是长时间留在无风峡谷,他也是注定死无全尸!

    真正是,除了向楚天卖身为奴外,鶄夫子还有什么选择?

    他别无选择!

    楚天故作沉吟看着跪在飞舟上的鶄夫子等人。

    过了许久,许久,楚天才缓缓说道:“本座幼年时,身边长辈时常与我说,要与人为善,要宽宏大量!”

    说这话的时候,楚天自己浑身汗毛都一根根竖起,身上起了无数鸡皮疙瘩。

    他小时候,镇三州的虎爹教他一定要斩草除根!

    他小时候,大狱寺的教官教他杀人一定要把脑袋剁下来,才能确保安全!

    ‘与人为善’?‘宽宏大量’?

    楚天觉得,这应该是他前世今生说过的最无耻的两句话!无耻到他自己都嫌弃自己了!

    “人,都会犯错,只要看,错了能改,就是好人!”楚天飞身到了鶄夫子面前,伸手扶起了鶄夫子:“你是真心归顺?”

    鶄夫子热泪盈眶的看着楚天:“天师,吾等可献上真灵命牌,生死尽由天师掌控!”

    楚天深沉的看着鶄夫子,如此一刻钟后,楚天点了点头:“如此,鶄夫子,以后你就是我菡翠崖首席长老矣!诸位,都是我菡翠崖长老!”

    轻轻咳嗽了一声,楚天拉着鶄夫子的手,转过身来很‘羞涩’的向目瞪口呆的虎百川等人笑了笑:“有了真灵命牌,几位家主可以放心了……唔,有了诸位长老襄助,我菡翠崖大兴就在眼前!”

    ‘呵呵’!

    五大家主同时很傻瓜的笑了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