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菡翠崖大长老(2)

第二百五十四章 菡翠崖大长老(2)

    一刻钟后,楚天已经轻松的侵入了鶄夫子的梦想,在无数个五颜六色的梦境中,楚天神态自若的翻阅着鶄夫子的记忆,将他这辈子收集到的所有丹方、所有丹书、所有丹道相关的典籍,一切有用的资料尽数记在了自己心中。

    这是灵魂波动和灵魂波动之间直接的‘拷贝’,楚天没费多少力气,就完全记下了这些东西。

    随后他分开了一个个绚丽多彩的梦境,击破了一个又一个的鶄夫子的梦境分神,顺着一丝不可言喻的灵魂牵引,来到了鶄夫子灵魂的最深处。

    一点柔和的光芒悬浮在楚天的面前!

    这里是鶄夫子灵魂的核心要害,是鶄夫子的真灵烙印所在。

    鶄夫子之所以是鶄夫子,而不是任何一个旁的人,不是因为他的长相,不是因为他的生命历程,不是因为他的记忆或者其他什么,而是这一份独一无二的,天地之间唯有的真灵烙印!

    “我说的那一番话,真有够虚伪的。”

    “鶄夫子,我只收你的浮财,不收你的不动产,甚至‘大度’的让你可以继续留在无风峡谷,不是因为我真的大度……我楚天,怎么会不知道‘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道理?”

    “只是,我是一个外来人,我是一个外来无风峡谷刚刚三年的外来人。”

    “你是无风峡谷的老人,如果我用太激烈的手段对付你,就算我杀了你,怕是也会有很多人对我有了逆反心思,对我、对菡翠崖、对我的那些门人弟子未来的发展都不利。”

    “世人对自己多宽容,可以原谅自己的一切行为……但是对外人,世人多苛刻,他们更喜欢看到一个宽容大度的我,一个不计前嫌的我,一个温和无害的我,一个不会咄咄逼人、赶尽杀绝的我!”

    “我当然要让大家满意不是?”

    “所以,我才会说出那些话!”

    “但是鶄夫子啊,你是一个如此贪财、好色、贪恋权势的老匹夫,你的报复心这么重,我怎么可能留着你?怎可能留下你,让你在未来咬我一口?”

    “所以喽,要么毁了你,要么,就是掌控你!”

    “你毕竟是一个老资格的丹师,虽然传承不得法,你的凝炼术有很大的问题,你的丹道造诣真心不差。”

    “毁了你,多浪费啊?”

    “让你加入菡翠崖,成为我菡翠崖的首席大长老,大家成为一家人,既不浪费你这一身本领,又让很多盯着我的人放下心来,这是多好的事情啊?”

    “大家都在赞扬我小天先生是圣人胸怀……嚇,大狱寺死亡训练营出来的狼,居然是圣人?”

    楚天笑得很灿烂,他盘坐在了鶄夫子的真灵烙印下,开始默默的诵读《大梦神典》。在突破窥天境后,或许是因为灵魂力量极大增加的缘故,楚天又从《大梦神典》中得到了某些极其可怕的秘法神通!

    其中之一,就是在梦境中删除灵魂力量不如自己之人的记忆!

    其中之二,就是在梦境中篡改灵魂力量不如自己之人的记忆!

    其中之三,在梦境中,借助金色灯盏之力,牺牲一丝自身的真灵之力,彻底掌控某人!

    “过去,现在,未来,你真灵烙印存在时,你当奉我为主,你当永不背叛,你的生死,由我一念而断!”

    楚天的灵魂闪烁着夺目的光芒,一缕极细的真灵之力从他灵魂核心处分离出来,楚天感受到了灵魂中的一丝刺痛,痛得他差点嘶声惨嚎出来。

    这一丝真灵之力在他面前急速凝成了一枚枚复杂的符文,符文凝成了一条条极细的锁链,锁链又交织成了一张小巧的大网。

    楚天手一指,这张真灵之力凝成的大网轻轻笼罩在了鶄夫子的真灵烙印上。

    大网犹如烧红的铁丝网,紧紧裹住了鶄夫子的真灵烙印,然后深深的陷了进去。鶄夫子的真灵烙印上有大量扭曲的光纹喷涌而出,却都被这张大网死死禁锢在了核心处,没有一丝一点渗漏出来。

    鶄夫子的灵魂和肉体同时发出一声凄厉异常的惨嗥声,好似一头曾经雄霸一方的巨兽濒临死亡时,惨嗥声中蕴藏的恐怖和绝望让楚天都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惨嗥声在白螺沟的上空冉冉扩散开来,却没有一个活物听到这一声惨嚎。

    无数光影在楚天身边浮现,从鶄夫子还是他父母体内一个细小的细胞开始,父母的细胞结合,逐渐孕育出鶄夫子,一直到鶄夫子‘呱呱落地’,从他婴孩时期开始,一直到他成为一名落魄的散修,从他开始接触炼丹之术,再到他在堕星洋各处漂泊流离……

    无数画面在楚天面前急速闪过。

    每一副画面中,都有一枚枚龙头凤尾紫箓神章深深烙印了进去,这些画面剧烈的波动着,一道道金色、赤色混合的神光迅速的侵染这些画面。

    无数画面围绕着楚天急速的旋转,金红二色神光大盛,在他身边形成了一片金红色的海洋。

    不过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鶄夫子的所有记忆都被染成了金红二色,紧接着,他的灵魂表面开始有一层淡淡的神光闪耀,他的真灵烙印,更是直接扭曲成了一枚龙头凤尾的复杂神箓。

    楚天退出了鶄夫子的灵魂深处,跳出了他的梦境,直接从他眉心神窍飞出。

    通体流光溢彩的楚天灵魂静静的站在鶄夫子面前,看着眉心隐隐有金红二色神光闪烁的鶄夫子。

    过了一刻钟左右,鶄夫子体内突然有浑厚的灵魂波动扩散开来,这股灵魂波动一闪而逝,下一瞬间,鶄夫子就睁开了眼睛。

    鶄夫子的瞳孔深处,一抹金红二色神光一闪而过,他的目光澄净而深邃,不见丝毫往日里的暴躁和暴虐,更不复往日的倨傲和不可一世。

    微笑着看了楚天一眼,鶄夫子站起身来,落落大方的向楚天深深的作揖行了一礼:“尊主!”

    楚天绕着鶄夫子转了一圈,感受了一下他身上的气息,满意的点了点头:“罢了,以后,你的本性如何,就依旧表现出如何罢,不要让人发现你的性格异常!”

    鶄夫子笑了笑,他的目光顿时变得暴虐而倨傲,一股让人不安的热力从他身上扩散开来,他的手指开始神经质的抽搐、跳动。他龇牙咧嘴的向楚天笑道:“遵命!”

    楚天满意的点了点头:“好!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菡翠崖首席大长老。唔,你我合计合计,怎么把这戏给演得圆满一些?”

    鶄夫子笑了,楚天也笑了,两人凑在灯火下,叽叽咕咕的商量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