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五十四章 菡翠崖大长老(1)

第二百五十四章 菡翠崖大长老(1)

    楚天醉了,醉得每个毛孔都在往外喷酒浆,甚至灵魂波动都变得紊乱不堪。

    于是贵宾们纷纷告辞,在李灵儿、虎万叶的恭送下离开了菡翠崖。

    號龙真尊留下了一句改日再来拜访的话后,急匆匆的带着郝三等人离开,根据一路‘护送’他们的无风城护卫说,號龙真尊等人径直从码头离开了无风峡谷。

    等这些贵宾纷纷离开后,在几个门人搀扶下,去往另外一栋小楼休息的楚天突然醒了过来。

    或者说,其实他一直没醉过。

    月之变化,这个世界一切变化的根源,千变万化、诡秘莫测,装起醉酒之人也是这样的活灵活现,在场的老江湖们没一个看出楚天居然是在装醉。

    静静的在小楼中坐了一会儿,炼天炉将体内所有酒气炼化干净后,楚天盘坐在了温玉蒲团上,闭上双眼,灵魂向神窍外一步迈出,他就来到了一处光怪陆离的梦境世界。

    白螺沟中,唉声叹气的鶄夫子半躺在一张软榻上,双眼无神的看着屋顶。

    数百年的辛苦,数百年的经营,一朝威名尽丧。哪怕楚天当众宣布只要他的浮财,他的鱼变炉、他的白螺沟,还有他在无风峡谷的各处不动产依旧属于他,鶄夫子自己知道,他已经没脸在无风峡谷混下去了!

    既然没办法待下去,就要尽早拔脚走人。

    鶄夫子叹息了一阵,他突然一跃而起,来到屋子角落里,手指在墙壁上快速的连点了上百下,点点灵光闪烁,墙壁上一个小小的暗格开启,鶄夫子从中取出了一个尺许见方的玉匣子。

    这个暗格,还是鶄夫子当年刚刚在白螺沟定居的时候,重金委托某位过路的机关师为他打造。

    来自第八岛圈内洋的机关师实力非凡,刚刚无风城的精英护卫查抄鶄夫子浮财的时候,硬是没能发现这个暗格,这里面的一应物件这才保存了下来。

    带着一丝得意的冷笑,鶄夫子打开玉匣子,取出了一叠厚达三寸的金色蛟皮。

    这些金色蛟皮上隐隐有无数紫色纹路缠绕,密密麻麻的暗记符文凝成了复杂的花纹,在金色的底色衬托下显得格外的华丽好看。

    紫色的花纹之间,是复杂的暗语、标记,正中则是一行行巨大的数字。

    这是堕星洋第九岛圈内洋超级大势力‘金钱帮’发行的,通用于堕星洋的‘灵晶券’,凭券可以在金钱帮的任何一个据点、或者金钱帮的合作伙伴的堂口,兑换对应数字的巨额灵晶。

    鶄夫子手上这厚厚的一叠灵晶券,足以买下菡翠崖所有门人手上的风雷炉还绰绰有余。

    作为无风城丹师行会数百年的会首,绞尽脑汁敛财的鶄夫子有如此身家真不稀奇。

    和这厚厚一叠灵晶券相比,被无风城护卫们抄走的那些库房里的浮财,还真不算什么。双手轻轻抚摸过这些灵晶券,鶄夫子的心里顿时一阵踏实!

    只要有了这些灵晶券,他在堕星洋哪里不能东山再起?

    就算以后再不炼制一颗丹药,这些灵晶也足以让鶄夫子在未来三千年内丰衣足食,足以保证他优渥的生活和修炼所需。

    “一群没眼力的小兔崽子,想要让老夫垮台?嘿,想要看老夫笑话?老夫这辈子的身家,可都在这里!”鶄夫子满足的笑了笑,将灵晶券放回匣子里,从下层掏出了几封信函。

    在堕星洋,灵修文明极度发达,日常通讯用各种灵符或者各种传讯灵器足以应付。

    唯有极其正式的拜会,极其隆重的邀请,双方又都是有头有脸的人,才会有人正儿八经的书写信函,由专门的信使往来传递。

    这几封信函,就是鶄夫子这些年结下来的人脉。

    从中挑选了一阵,鶄夫子喃喃自语道:“第六岛圈内洋?怕是高明炼丹师不少,就算去了,也不会受人重视。第五岛圈呢……已经在第五岛圈丢人现眼,还是不要在第五岛圈继续厮混下去!”

    “那么,就是这里了,第六岛圈外洋龙鲸帮大当家鲸王的邀请。三十年前,他请我去做龙鲸帮的大供奉,但是龙鲸帮整日里打打杀杀,也不是什么好路数。”

    “现在看来,龙鲸帮也不错啊!打打杀杀的,资源收集得快!打打杀杀的,就不缺敢拼命的莽货!给他们弄几颗高级丹药,说不定就能请动他们……哼哼!”

    “龙鲸帮想要攻下无风峡谷,自然是不可能的,但是无风峡谷的商队么,还有你们在海里面的这么多资源点,嘿嘿……老夫在这里丢的脸,以后要你们一块一块的帮老夫捡起来,缝补好了,乖乖的给老夫双手送回来!”

    鶄夫子笑得很得意。

    一门之隔,隔着厚厚的防御禁制,杜鹃、海棠、芍药、牡丹四女围坐在方桌旁,神色惊惶的看着通往里屋的房门。刚刚鶄夫子将她们赶了出来,没有鶄夫子的命令,她们不敢靠近房门一步。

    突然间,杜鹃的身体晃了晃,她眼神迷离,眸子一抹金红色神光一闪而过。

    一股奇异的波动笼罩了整个白螺沟,海棠、芍药、牡丹,还有在屋外小心翼翼屏息伺候的一众侍女,乃至白螺沟各处的鶄夫子门人,包括所有的仆役下人,全都身体一晃,眼前一黑睡了过去。

    鶄夫子所在的里屋四周的防御禁制毫无反应,任凭这一股波动传了进去。

    鶄夫子的身体晃了晃,他只觉眼角一阵酸涩,眼前一阵昏花,精神萎靡不振的坐在了软榻上。他用力的摇晃着脑袋,想要振奋一下精神,下一瞬间他就和门外的几个弟子一样,同样进入了梦乡。

    杜鹃的梦境中,楚天通体流光溢彩,宛如琉璃铸成的灵魂内一抹抹月华流荡,他双手结印,倾尽全身之力,迅速凝聚了一枚梦种,向着‘近在咫尺’的鶄夫子魂田投射了过去。

    梦种带起一道瑰丽多彩的长虹,轻盈的落在了鶄夫子的魂田核心。

    梦种在鶄夫子的魂田核心处扎下根茎,无数光线迅速向鶄夫子的魂田各处延伸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