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五十章 三重丹劫(1)

第二百五十章 三重丹劫(1)

    两份流光溢彩、散发出馥郁芬芳的药材,整整齐齐的摆放在了两张玉石长案上。

    每一种药材,都用性质各异的玉匣子加上封印灵符谨慎的封存收藏。根据封印灵符上淡淡的月华气息,楚天猜测,这些药材,估计还真是银月岛的月狐一族负责收集的。

    看来,號龙真尊和老狐狸月点点的约定,并没有因为金猡的死而有任何变化。

    “看仔细了,这些药草,可是花费了好几年时间,花费了天价,死掉了上千修士,好容易才收集起来的。”號龙真尊站在两张玉石长案之间,凌厉如火的目光狠狠的扫过楚天和鶄夫子。

    楚天微微笑着,丝毫不为號龙真尊的话动容。

    鶄夫子的脸色有点僵硬,这些药材,都是堕星洋的特产,其中好些都堪称绝世珍品,比如说其中一味起码要在深达三万里的海沟中,而且还要在海底火山和海底寒流对冲的水火融汇之处孕育出的‘三寸直径深海蓝灵珠’,起码就要上万年才能孕育得来!

    这一颗三寸直径的深海蓝灵珠,根本无法用灵晶来估价!

    若是落入幻灵阁的长老手中,就这颗蕴藏了巨量水火属性天地灵髓的深海灵珠,怎么也能炼制出一件顶级的登天境攻击灵宝!

    就算在很多实力雄厚的大家族,这样的攻击灵宝也能充当传家之宝了。

    天地灵物,自有神兽猛禽在一旁守护,采集这样的灵珠,可想而知会有多大的风险。號龙真尊说,为了这些药材,损失了上千修士的性命,应该不是虚言!

    但是在那七彩蟒皮记载的丹方中,这样的深海灵珠,只是排名第一位的辅助药材,专门用来调和多味主药之间的属性冲突,用水火之力逐渐的精纯药性而已。

    沉甸甸的压力让鶄夫子根本说不出话来!

    他对这次的炼丹,其实并没有半点儿把握。但是赶鸭子上架,谁让他把自己逼到了绝境?

    转过头,深沉的看了一眼楚天,鶄夫子肃然向號龙真尊稽首一礼,双手几乎碰到了地面:“真尊放心,小老儿一定全力以赴,定然不会糟践了这一炉灵药。”

    號龙真尊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沉声道:“也不用太紧张,这样的药材,本尊备了整整一百份!本尊是个讲道理的人,炼丹艰难,一炉灵丹,再高明的炼丹师也不敢保证就一定能成功,更不要说,你们还是第一次上手!”

    目光再次扫过楚天满是微笑的面孔,號龙真尊皱起了眉头,他隐隐觉得,楚天的面容似乎有点熟悉,但是楚天突破到窥天境后,周身月之真意形成的奇异力场波动,他的面容似乎蒙上了一层轻纱,蒙上了一层云光,随时处于某种玄妙的变化状态。

    號龙真尊只是觉得他的面孔有点熟悉,却怎么都想不出,眼前的这位菡翠崖‘小天先生虎小天’,会是青叶岛上帮他辨识出了丹方的‘明王楚天’!

    “所以,就算失败了,本尊也不会怪你们,但是你们一定要全心全力才好!”號龙真尊丢弃了脑子里那一缕对楚天的熟悉感,很认真的说道:“只要你们认真炼丹了,就算废了这一炉药材,本尊也不心痛,更不会找你们麻烦!”

    鶄夫子的心情骤然放松了许多。

    楚天则是差点笑了起来——这些药材花费的代价再巨大,那也是银月岛月狐一族的付出,你號龙真尊,自然是不会有半点儿心痛!

    不过,月狐一族的势力果然强大,如此珍稀的原材料,他们居然凑齐了整整一百副!

    楚天暗自揣测,或许这已经不仅仅是月狐一族的力量,搞不好老狐狸月小小,已经向他身后的主子求救了?或许正是因为这一副丹方,所以月狐一族才从金猡被杀的滔天祸事中幸存?

    感受到號龙真尊的目光正凝聚在自己身上,楚天笑着点点头,将脑子里不相关的杂念抛开,朝號龙真尊笑了笑:“真尊,若是你放心本座,取出五十份材料来,本座定然给你炼制出一炉成品灵丹!”

    鶄夫子的脸骤然一跳,他猛地转头看向楚天。

    鶄夫子扭头的力量用得太猛,他的颈椎骨都发出了‘咔’的一声响,差点痛得他叫了起来。

    號龙真尊的眼角也是骤然一跳,他猛地瞪大了眼睛看着楚天,一个字一个字的叫出了楚天在无风峡谷的化名:“小——天——先——生!五十份材料,没问题,你能给本尊多少颗成品丹药!”

    楚天缓缓点头:“一炉,三十六粒,这是丹方上记得清清楚楚的。本座,有信心怎么也能炼出一炉!”

    號龙真尊目光一阵闪烁,他冷声道:“若是失败了?”

    楚天猛地抬起头来看了號龙真尊一眼,经过月之真意变化之后,变得飘忽莫测,犹如月夜中山间云雾一样灵动诡秘的大周天星辰剑气骤然化为两道精光从他瞳孔中喷出。

    ‘嗤嗤’声大作,楚天面前的空气被他眸子里宛如实质的精光打出了一圈圈肉眼可见的波纹。

    號龙真尊都不由得骇然一惊——这小子不该是个炼丹师啊?哪个炼丹师能有如此凌厉的气息?

    “若是五十份药材都失败了,本座随你处置!”楚天潇洒的抖了抖袖子:“本座怎么也是一名很不错的炼丹师,一名活的丹师的价值,比起这些死物可要高出不少罢?”

    鶄夫子的脸再次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作为一个资深的炼丹师,他可没有楚天这种破釜沉舟的勇气!

    他喜欢奢靡的生活,喜欢各种浮华的享受,要他用自身的自由去做赌注,他鶄夫子才不会做这种蠢事。所以他低下头,不吭声,只是盯着面前长桌上那一份药材。

    號龙真尊沉默了。

    他上下打量了楚天一阵,他又转过头,看了看整整齐齐站在树冠上的菡翠崖万八千名弟子,他突然笑了:“三年时间,能有如此气象,小天先生,你比这五十份药材值钱十倍,百倍!本尊这个赌局,占了大便宜了!好,就给你五十份药材又如何?”

    大手一挥,四十九份药材化为一道道流光从號龙真尊袖子里飞出。

    楚天手一晃,手腕上纳镯放出一道寒光,将四十九份药材连同长桌上的那一份一并手下,然后转身就朝他平日里起居、修炼、炼丹的小楼走去。

    “灵儿、万叶,帮鶄夫子挑一处风水宝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