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四十八章 明确赌注(2)

第二百四十八章 明确赌注(2)

    菡翠崖,会客大殿中,鶄夫子面色如土,看着手上楚天抄录的丹方!

    一字不错,完全一字不差!

    鶄夫子的身体微微的颤抖着,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这张七彩蟒皮上记载的丹方,当年曾经有某位有极强背景的大能高手,抄录了半张丹方找上门来,让鶄夫子帮他辨识。但是以鶄夫子野路子出身的水准,他只能识得那半张丹方上不到两成的秘文。

    那位找上门来的大能高手失望而去,鶄夫子已经将这件事情忘到了九霄云外。

    那等出身非凡的大人物,绝非他鶄夫子所能惦记的,鶄夫子虽然对那张丹方好奇无比,很想见到丹方的全貌,但是借给鶄夫子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动那种脑筋。

    时隔多年,就半个月前,那位大能高手又找上门来,他居然已经找到了极其了得的丹道宗师,辨识出了整个丹方,甚至还配齐了丹方上那些苛刻的珍稀药材,配齐了整整一百副原材料!

    那位大能邀请鶄夫子为他炼制丹方上记载的丹药,许诺给他极其优渥的报酬。

    鶄夫子一阵思前顾后,终于决定,用这张丹方来为难楚天——鶄夫子对那位大人物说得清楚,若是能够用这张丹方为难住楚天,就算鶄夫子欠那大能一个人情,这次的炼丹,鶄夫子一块灵石都不收!

    原本鶄夫子想得很好,这份丹方如此艰深难懂,楚天根本不可能辨识出来!

    但是,楚天居然真的做到了!

    鶄夫子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惊愕的看着楚天,眼前一阵阵的发黑,无数金星在眼前乱闪。

    “你……”

    鶄夫子张了张嘴,想要说点什么。

    一旁的关铁骨已经抢过了卷轴和楚天抄录的丹方,他逐个对比了一番,然后点了点头:“天师的丹道造诣,真正是非凡,这丹方,果然一字不差。这一局,却是天师赢了!”

    鶄夫子面色如土,那些丹师行会的炼丹师们一个个脸色难看到了极点。

    他们脑子里同样一阵空白,用一种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楚天——他们真的无法想象,楚天是如何做到这一点的!鶄夫子曾经向他们出示过原始版本的丹方,但是他们根本连一味药材都辨识不出呵!

    “鶄,鶄师!”几个和鶄夫子交情最好、走得最近的老丹师结结巴巴的开口叫他。

    “好,好,好!”鶄夫子打点起精神,咬着牙冷笑道:“不错,不错,真个不错。好,好,好,真个是好!”

    深吸一口气,鶄夫子压制住体内又蠢蠢欲动的火毒,看着楚天说道:“那么,小天先生,可有胆量继续下去?老夫和你,各自炼制一炉丹方上的灵丹!”

    楚天深沉的看着鶄夫子,突然笑了:“嘿,有点意思。不过,你那战帖上的条件,本座不满意!”

    鶄夫子眯起了眼睛,他沉声道:“哪里不满意?”

    楚天背着双手,淡淡的说道:“本座若是输了,就要加入无风城丹师行会,从此一言一行都受你们这群无能废物的节制。而本座若是赢了,你只不过是让出会首的头衔,居然可以全身而退?”

    冷冽一笑,楚天沉声道:“用一虚名,对赌本座和本座这么多徒儿的全部,老匹夫,你想得精彩!”

    鶄夫子一口老血直冲嗓子眼,他好容易才将这口血压了下去,气得额头青筋乱跳的他厉声喝道:“骂得好!哈哈,老匹夫,真正是骂得好!小子,你以为,你要什么赌注才是公平合理?”

    楚天卷起袖子,双手用力握拳,发出‘咔咔叭叭’一阵脆响,他死死盯着鶄夫子,犹如猎食前最后观察一眼猎物的狼王一般,死死的盯着鶄夫子:“好说,本座以为,大家拿出全副身家来对赌,这才是真正的公平合理!比如说,本座这里有一万八千三百二十七个门人,每个门人手上都有一尊风雷炉!”

    在场的五大家主、一众大势力的首脑同时惊叹了一声。

    幻灵阁的风雷炉,一口风雷炉市价三千万灵晶,楚天门下弟子人手一尊……天,亏他短短三年时间,怎么积攒了这么多的灵晶?

    炼丹师的确豪富,但是楚天颇有点富得流油,油水都从毛孔内往外喷的意思了。

    鶄夫子的身体晃了晃,他怒视楚天,一万八千多口风雷炉,你这小子是疯了吧?

    就那些下贱的,和仆役无异的门徒,你给他们配这么高档的丹炉?

    三千万灵晶啊!

    就那些下贱弟子,三千万灵晶可以买他们多少条性命?知道在堕星洋的其他地方,杀一个安身境的修士,请一个高明点的杀手,也就是两三万灵晶的事情么?

    只不过,众目睽睽之下,鶄夫子不能露怯。

    他咬着牙,厉声喝道:“好,区区一万八千口风雷炉……”

    鶄夫子的心在滴血,他很想拔刀狂砍楚天数千刀,一万八千口风雷炉,这哪里能用‘区区’这个词来形容?这是何等惊人的一笔灵晶!

    “还有我这菡翠崖!包括这三年,我那些弟子开辟出的数十万亩药田!”楚天冷眼看着鶄夫子:“还有这老金桂,还有我虎小天的全部丹道传承!总而言之,除了我的性命和门下弟子的自由,其他一切我都压上……老匹夫,你可有足够的赌注?你可敢和我对赌?”

    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被楚天一口一个老匹夫骂得恼羞成怒,但是鶄夫子不得不赌!

    但是他根本凑不齐足以和楚天对等的赌注,鶄夫子这数百年来攒下的家当的确丰厚,但是他平日里大手大脚奢靡享受太甚,其实他没积攒下多少身家!

    他走到一众炼丹师的身边,和这些神色难看的炼丹师嘀咕了足足一刻钟的功夫,最终鶄夫子代表无风城丹师行会的所有炼丹师,用他们所有人的身家加在一起,在五大家主和一众大势力首脑的见证下,签署了对赌的协议。

    如此豪赌,赢的人得到一切,输的人立刻破产。

    巨大的赌注,让五大家主都不由得面皮赤红,一个个兴奋得想要仰天狂啸!

    这赌注对于五大家族而言,倒也不算什么大数字,盘踞无风峡谷无数年,代代相传积攒下来的基业,是今日赌注的百倍不止。

    只不过,那产业是属于整个家族的。

    私人能够拿出这么一笔财富豪赌,五大家主都感到心神震荡,就好似当年第一次摸上女人的床一样震荡不已。

    “好了,这下妥当了!”楚天向鶄夫子伸出了手:“拿出炼丹的材料吧!是你提出的赌斗,难不成还要本座备妥原料么?本座哪里有这个闲工夫和你玩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