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XT小说下载 > 玄幻小说 > 万界天尊 >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大度的楚天(1)

第二百三十九章 大度的楚天(1)

    “丹道,多风雅的事情?弄得打打杀杀做什么呢?”

    坐在小楼前石阶上,楚天看着青铜镜中不断吐血的鶄夫子,悠悠叹了一口气。下一瞬间,他双眉一挑,眼角眉梢间一缕锋利如剑的锐气喷薄而出,让站在石阶下的虎万叶激灵灵的打了个寒颤。

    这是楚天在大晋大狱寺多年,经过无数次浴血厮杀,在心头养成的一缕凌厉杀机。

    和鶄夫子这些养尊处优的丹师不同,这些丹师啊,就好像猪圈里一头头吃得肥肥胖胖的家猪,而楚天呢,他可是大狱寺用铁血手段培养出的狼头!

    狼行千里吃肉,猪走百里,只能被野狼吃了去。

    “鶄夫子,鶄夫子,你要给我一个交代!”楚天朝着青铜镜幽幽冷笑:“你凭什么污蔑我?你凭什么打上我门来?今日你不给我一个交代,你们一个都别想走!”

    随着楚天的冷笑声,雷霆大作,无数条雷光纠缠着化为一张大网,将鶄夫子带来的数十丹师、他们的门徒,还有后面的数千灵修全部包裹了进去。

    菡翠崖主峰前的大金桂通体亮起了淡淡的金光,无数点犹如萤火虫的金色幽光从树干中飞出,围绕着体积庞大的金桂树盘旋飞舞。

    很快这些金色光点就化为一道金色狂潮,盘旋着冲上了天空,和高空的青色雷云连为一体。金色的流光顺着青色的流云急速向四面八方扩散开去,菡翠崖方圆数百里的山林,一时间都被金色和青色的光辉笼罩。

    这些金色光点正是老金桂从地下灵脉中抽取的天地灵髓,随着阵法的催动,老金桂的根茎开始向四周快速的生长蔓延开来,越发庞大的天地灵髓不断输入护山大阵。

    雷鸣巨响,青色的雷霆几乎变得有房子粗细,雷光几乎凝成了实质,化为一座狂雷囚牢将鶄夫子等人笼罩在了里面。

    鶄夫子一口口的吐着血,他七窍中喷出了缕缕浓烟,五脏六腑都被火毒几乎烧熟了。他根本顾不上和楚天搭话,忙不迭的掏出随身携带的极阴药材服下,不断的压制体内的火毒。

    楚天看着青铜镜中鶄夫子的动作,回想到长春谷典籍中关于凝炼术的介绍,不由得摇了摇头:“饮鸩止渴,凝炼术失衡,导致体内积蓄的火毒,只能排出去,哪里能用对立属性的药草压制?这鶄夫子,也是野路子出身,这般做,他还能活几年?”

    一旁的虎万叶听得是目眩神迷,在无风峡谷丹药行当一言九鼎的鶄夫子,在楚天嘴里,只是野路子出身、随时可能火毒爆发陨落的可怜人?

    他不由得暗自揣测,楚天的丹道造诣,究竟高到了什么程度?

    楚天手指向青铜镜轻轻一点,围困了鶄夫子等人的狂雷囚笼就向中间碾压了下来,雷霆逐渐逼近这些灵修,震耳欲聋的雷鸣声震得他们五脏翻滚,散溢的电流更是让他们的头发一根根竖起,好些人的身上不断有细细的电光喷出来。

    “鶄师!”一名老丹师声嘶力竭的尖叫了起来:“我们该如何是好?”

    鶄夫子咬牙切齿的服下了好几株难得的极阴药材,这些药材,平日里可是他好几个月的用量,今日却一口气服了下去。

    他的身体微微哆嗦着,身体内的火毒烧得他五内欲焚,但是他的毛孔内,却又凝结了无数细小的冰渣子。冷热之力在他身体内急速冲撞,鶄夫子这时候难受得想死!

    听到老丹师的呼喊声,鶄夫子不由得冷笑了起来:“急什么?怕什么?这小子莫非还敢对我们下杀手?嘿嘿,不要忘了,若是没有了我们,无风峡谷的丹药……他们从哪里去找这么大一批丹药供应?”

    一众丹师的心情略微平复了一些,他们哆哆嗦嗦的看着四面八方不断碾压过来的雷光,心里抽搐着,暗自把鶄夫子骂了个狗血淋头!

    老不死的老东西,你算计人家的丹道传承,那么你就做得漂亮些!

    这算什么呢?派出来的门徒,居然底细被人家摸了个干干净净,不仅没能拜入楚天门下,反而还把一口上好的丹炉拱手奉上!

    你说,你鶄夫子也是近千岁的老江湖了,怎么就被这么一个毛头小子给坑了?

    不过,很多丹师已经想到了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楚天怎知道百合本名是李灵儿?他怎么知道李灵儿已经拜鶄夫子为师?

    那不成,鶄夫子身边有人给楚天通风报信?唉哟,这事情可就……鶄夫子身边有这种吃里扒外的人,他们身边的门徒呢?

    他们平日里对这些门徒可不怎么好,现在楚天表现出来的丹道造诣,又压过了他们所有人一头,保不准就有他们的门人弟子动了别的心思,想要勾搭楚天,拜入他的门下!

    一众丹师不吭声了,一个个转悠着脑子想着事情。

    被鶄夫子召集过来的数千小家族出身的灵修,现在可乱了阵脚。被楚天用护山大阵困住,他们可不觉得楚天不敢对他们下手,刚刚楚天可是突然下了狠手,干掉了几十个冲着菡翠崖轰了一支隳城火弩的冒失鬼!

    一名白发苍苍,修为达到了自然法境界的老人沉沉的咳嗽了一声:“小天先生,是我等错了。今日冒犯,来日我等定然登门谢罪,还请小天先生大人大量,饶恕我等冒失。”

    鶄夫子刚刚压制下去的火毒,骤然又腾腾涌了上来,他看着那老人厉声喝道:“钱老儿,你不要忘了,当年你是借助老夫一颗大黄丹之力,这才突破了自然法境!你钱家,这些年从老夫这里得了多少便宜?你敢!”

    钱姓老人干笑了一声,无奈的指了指已经迫到了他头顶的狂雷。

    再不开口求饶,这雷光就要轰到他身上了,这些灵修出身小家小户,每个人都是自家的中流砥柱,他们绝对不能死在这里!

    在这些损失一两个高手,或许就是整个家族衰败的开始,他们实在没胆量和楚天斗狠。

    “不要怕,怕什么!他不敢向我们下手!”鶄夫子连连冷笑,向那些面露惧色的灵修大声喝道:“你以为,他一个初来乍到的外人,敢一次得罪我们这么多土著?”